老江癌瘤太给力!周永康的艾未未案骑虎难下虎(图)
 
瞿咫
 
2011-7-17
 

2011年6月23日,艾未未获释后在工作室外接受媒体采访,
声称不方便说话。

【人民报消息】艾未未是国际上的知名艺术家,抓他会引起地震,江泽民的侄女婿周永康不是不知道后果,正因为知道后果,才会抓艾未未。这是江系人马在十八大前的政治需要,为的是把公众的仇恨视线转送胡锦涛。没想到老江的癌瘤太给力,让周永康的「艾未未案」骑虎难下虎。

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机场临登机前被警察带走,4月22日失踪的第十九天,周永康派人向记者透露,艾未未在审讯过程中遭到酷刑逼供,并点名点姓的说艾未未案件是由北京市公安局经济侦办总队和国保总队联合办案,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亲自督办的。说傅政华指使办案人员将酷刑折磨高智晟的录像给艾未未看,其中包括将电棍插入高智晟的肛门。

从2007年到现在数年间,外界没人知道办案人员酷刑折磨高智晟时还现场拍摄了录像,透露消息的人一定得是江系人马,而且还得是与高智晟案有关联的人物。

另外,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高智晟证实了折磨他的人是江系人马,高律师写道: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高智晟把江的「610」系统给他性酷刑说的很清楚:「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

正因为此,法轮功修炼者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把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公安部副部长刘京、现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等告上国际法庭。

高智晟还讲的很明白,公安局长没权力左右他的事情,「经这次折磨后,我几乎时常处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中,更多的是没有了时间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准备再次施刑时,突然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得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得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支吾以对。」

在这个期间,高智晟要求送他进监狱,或送回家,该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无法承诺,他最大的权限是把折磨高智晟的人叫进来声斥了一阵,命他们给高智晟买衣服穿,晚上必须给高智晟提供被子,必须给他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在中国,江泽民建立的「610」系统权力高于一切。高智晟亲身证实了这一点。

4月,当江的癌症还没有迅速恶化的时候,江系谎称是胡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下令折磨艾未未的,并说的活灵活现:「『怎样对待高智晟就怎样拿下艾未未』,在连续几天的折磨之后,艾未未最终被迫在认罪书上签字,承认偷税。」

外界义愤填膺,矛头直指胡锦涛和傅政华。周永康正偷着乐呢,江的病情突然恶化,癌症转移至全身主要脏器后,于是艾未未妻子得到15分钟的探视。艾未未亲口对妻子证实说,他没有受到(高智晟那样的)酷刑,更准确的说没给他动过任何刑。江系动用的是「艾未未的名气」。

6月下旬,江的生命处于倒计时,周永康心乱如麻,本想借软禁国际知名艺术家艾未未来搞臭胡锦涛,现在反而要担心江一咽气自己的处境会如何,于是艾未未来被莫名其妙的拘押81天后又莫名其妙的获得「假释」,于6月22日晚上被放回家。

在这81天中,被江系李长春掌握的官媒最后报导说,艾未未的「发课公司」逃税一千多万。但这个公司的法人是艾未未的妻子、美籍华人路青。更离奇的是,江系人马还把发课公司经理刘正刚和会计胡明芬拘留起来,让本案的关键人物被玩失踪。

江一垂危,周永康慌了手脚,赶快释放了刘正刚和胡明芬。但下台阶很难,所以虽释放却仍不让他们自由发声。据经理刘正刚称,偷税漏税的传说是错的,发课公司几十个项目都是交过税的,发课公司没有问题;他要见律师!

但诡异的是,发课公司、律师也一直在找他们,但都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也无法联系上他们。「有问题说问题啊,你把人家弄失踪,不许当事人出声,这等于是不打自招!」

周永康本想在十八大前搞臭个名气大的人物,栽到胡锦涛头上,但没想到老江的癌症不听指挥,让江系弄巧成拙,「骑虎难下虎」。

假释艾未未的条件有二:一是一年内不准对媒体发表任何讲话,二是允许上网看任何新闻但不能发声。

因为江系真正要整的是胡锦涛,所以拘押的81天中,艾未未与高智晟的处境完全不同,外面已经天翻地覆,里面的艾未未除了失去人身自由外,其它方面都受到照顾。

假释后,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中国警方说,现在让他取保候审,是因为他认罪态度好,并保证偿还他漏缴的税款。」

但滑稽的是,艾未未被关了81天,没有一次被问过经济问题。6月22日出狱后不久,艾未未收到了一张187万美元的税单。这笔被指是「发课公司」的逃税债务包括77万美元的拖欠款和110万美元的罚款。税务人员去他家要欠税时,艾未未说:「我就是一个打工的,公司欠税问我要,还是把我抓进去吧。」税务人员一个屁没敢放,掉头就走。再也没出现过。

掌握公检法大权的周永康当然不会公开这种闹剧,于是定于7月14日法庭闭门聆讯。「发课公司」的律师们说,「当局没有提供支持对艾未未指控的任何证据。」但打工仔艾未未却被命令留在北京,直到公司结案为止。

柏林艺术大学表示,该校在艾未未4月3日被捕后首次聘请他作为客座讲师,并表示,该校去年年底就开始计划聘请艾未未。

艾未未假释后短短的23天之内,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看到江从病危到脑死,还听到民间驱邪崩江的齐鸣鞭炮声……


鞭炮齐鸣庆江死,江系人马无坟哭!

7月15日,艾未未终于撕开嘴巴上的封条,首次对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谈到所谓的偷漏税案「认罪」的说法。他高调否认曾向任何人认罪:「我连情况都不了解怎么认罪,认罪至少要知道我犯了什么罪。」「对于税务方面的这种起诉,我觉得我们当事人经理刘正刚、 会计胡明芬,不能正常出庭,都被控制住,证据也被警方收走,所有关于税务案的内容都是不清晰的,而且也不能进行公开的听证。」

艾未未一针见血的指出,当局只是想找「下台阶」释放他。对于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发出的客座教授邀请,艾未未表示,他十分愿意到该校任教,但他不知道何时能起程。「我这一年还是不可以离开北京的。」

艾未未不必如此悲观,周永康已经自身难保,江系铁杆正惶惶不可终日,脑死的老江拔喉……呵……不可能拔上一年吧?真要那样,中国的鞭炮公司得发成啥样儿喔!△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