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
 
 
 
 
 

 
 
2011年4月1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一个魔鬼编织的三张网(图)
 
九天剑
 
【人民报消息】多年前,和朋友一起到北京西北边的一座山上野游,爬上半山腰,听到前边有清脆但很凄凉的鸟叫声,走近一看,两棵树之间拉着的一张半透明的丝网上,粘住了一只漂亮的、叫不出名字的小鸟。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没用,只有发出那惊恐的鸣叫……

时间过去很久了,那小鸟的叫声却挥之不去。最近看到许多媒体刊载的中国人出国无门,回国无路的报导,小鸟的惨叫声不由得又在耳边响起。

一张叫做护照签证的网

这个党当政的前两个10年,普通百姓没几个知道什么叫护照的。世界上到处是敌人:美帝国主义、英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西欧资本主义,我们不能去敌人的国家。去也要去毛泽东称作父亲的斯大林的苏联,而且只能办一本公务护照,但那不是你的私产,回来必须立刻上缴党委。

毛泽东一死,邓小平想通了,他早年还去过法国,带点奶酪味。也知道老毛是骗农民起义的领袖,把百姓圈到炕头上那一套早晚吃不开。于是乎毛尸骨刚凉,他就背叛了对伟大领袖“永不翻案”的毒誓,给黑猫白猫来了个续集:摸石头过河和一拨人先搂钱。谁想这一摸一搂控不住了,憋了几十年的宦官们,一下玩大了,酿成8964几乎全民起义!

这回邓摸搂吓出一身冷汗,不摸也不搂了,重拾毛阴魂——开枪杀人。

从那时起,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各民主国家移民局里,挤满申请政治避难的中国良心人士。到后来,伴随着江代表等20余年间对数千万“真、善、忍”信仰人群的邪恶打压,对全国弱势群体生存诉求的强力遏制,对各界良心媒体人、良心作家艺术家、良心律师、良心知识份子的无情摧残,这股难民潮成了世界性的中国标志。酿成我们民族之大不幸。

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让进,是60年国人目睹之怪现状之怪中特怪。古往今来,除了种族和宗教原因,没有哪一个当政者把自己国民往外轰的,也没有哪个政府不让国民入国的,只有中共这个唯一的怪胎。

它有世界上最多的军队,最多的警察,最多的党员,可是却怕人民怕的要命。到处织网堵漏,护照也成了它的私器。

进入21世纪,中共公安部宣布,普通人可以交200块钱,办一本因私护照。一时间,各地公安出入境大厅人头攒动,终日不散,拉动了周边的停车业、复印页、代办业。按中国一亿人办照的比例,单项毛入账就是200亿,还不算换照的、挂失的、台港澳通行证的费用。当时就有个感觉,是党开窍了,还是公安缺钱想创收了?

刚拿到自己的护照着实有点兴奋,哦,我可以出国了。等看过、听过各国关于护照的说法才知道,敢情它只不过是一国公民出入国境的身份文件,就这么一点功能。实在没什么好激动的。要出国还得目地国给你签证。

可事情到了政府手里就变味了。很极致的一例是,中国公民冯正虎去日本后回国,下了飞机不让进关,愣被押上日本飞机又送回了日本,这不滑天下之大稽吗!更有甚者,美国神韵艺术团二胡演员美旋的丈夫江峰拿着中国护照、美国签证到美国探亲,没等上机,被一群鸟人绑架,至今不知下落。任你美国谴责,国际人权组织照会通通没用,人就像蒸发了。

冯正虎在日本成田机场住了近90天,曾拿出一封来信与大家分享:
“冯先生:
非常敬佩你为了自己的权益,也是为了这个腐朽国家众多的正在受到蹂躏的无数的民众发出自己的声音。今天,他们可以不给出任何理由将一个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效护照的中国公民挡在国门之外,明天,他们也就能不经任何法律手续流放甚至处死这个国家的任何无辜公民。
但是,当民众自己的权利一步一步被践踏的时候,鲜有人站出来大声说不,因为公民社会的基础经过60年来的蹂躏几已丧失殆尽,没有成为鹰犬及其帮凶的,也多半成了跪下去山呼万岁的奴才,或者自欺欺人的犬儒主义者;而为数不多的尚挺直了腰杆想要让更多的人站着的人,要么在监狱,要么在通往监狱的路上,或者被流放外邦。
也许,我也曾跪着过,当我试图站起来时,周围总有无数只伸向我的双手,要拉我再跪下去,我终能体味,站立之辛苦。也许,我站得还不够稳,也许我站得还不够挺拔;但是,我知道站起来,再也不能跪下。……请多保重,为您,为您的家人,也为了您仍然爱着的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
就在我们议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无数中国人每日被堵在国内不给办护照,不让出境探亲、商考、旅游;无数海外华人被中共驻外使领馆扫描电脑黑名单后,板着脸扔出护照;无数申请更新护照的华人被要求填写信仰和表达政治态度后,被告知不予更换。无数人为坚持不与那个占领祖国的党组织保持一致,而十数年无法回家省亲。

一本小小的护照,就这样被它变成恐吓人民、防范人民、要胁人民的工具。它把它的极权统治,通过护照,延伸到世界各地。

一张叫做户籍档案的网

听家里老人讲,1949年之前,家族搬迁过许多地方,因为生活,因为生计,因为喜欢,随便因为什么。因此,父母能讲出许多有趣的故事,母亲一生喜欢吃鱼;因为住过海边多年,父亲时不常的想吃口煎饼,因为那是曾经的山东老家最普通的口粮;据说爷爷爱喝大茬子粥,那是当年闯关东时最香的食物。在他们脑子里,从来没有一个叫做户口所在地的概念,能记住的,只有家谱和幅员辽阔的我中华大地。

到了父母年轻时代,这一切突然改变了。每家领到一个户口本,上边写着你们家的隐私:姓名别名曾用名,几口人,男的女的,几岁,婚否离婚否再婚否,参加了什么组织,什么工作单位,什么时候从哪搬来?我想,再多几项就可以代替家谱了。这些资料还有一个同样的版本放在你家胡同口的派出所的柜子里。如果你要搬家,必须先上派出所告知要去的地区的派出所的名字,然后这个派出所开出因何原因(当然是你要向它先讲的)搬去那里的“证明”,你不拿到这张纸,小心搬到那里上不了户口。

年轻朋友可能会说,我不要那个劳什子它能把我怎样?朋友,就是这张盖着红章的纸,能决定你是好人坏人、黑人白人!就这么厉害。

你要工作吧,不然怎么活?好,不管你去考公务员还是竟聘淘粪工,户口本是必须的证件,有的公司只要身份证,可那玩意也是从户口本上克隆的。你想去公家单位还要被“外调”,就是去你原单位(如果你有原单位的话)组织人事部门翻看你的全部隐私——打你生下来一直到现在的所有行为和思想。这种事叫做“调档”,当然现在官员们不一定亲为,可以遣马仔去取你的档案。同意调你来就留档,不同意就退档。在中国大陆,户口本和档案一直会粘着你,牢牢的,直到你寿终正寝。那时户口销了,档案可不一定,说不定有人还要把玩,让它荫及或者祸及你的亲朋子孙。

你要结婚吧,现在时兴上教堂,那都是噱头。不管你多风光,首先你得有户口,然后凭户口去“街道”(不是大街的意思,是政府最低一级衙门的简称)登记,告知你是初婚二婚还是三婚,然后得到结婚证,你才能去风光。

结了婚你要生孩子吧,对不起,和你配偶繁衍后代之前,小心,有个叫计生办的机构要先批准,它先恩赐你“指标”,而后你才能怀孕。而计生办要根据你的户籍记载判定你有无权利生孩子。

孩子生下来了,长大了,要上学吧,学校让你拿户口本来。要就近入学,不是户口所在地范围的不能上,你说这学校太烂,嗯,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花钜资上私校,二是想辙把孩子户口迁到好校地址。这就看你本事了,比如,买通当地户籍警;认个假的叔叔干爹二大爷;咬牙在那里买一套房迁户口,入了学再卖掉……这都是我望子成龙同胞的伟大发明。而催生这些馊招的,是户口。不过这一切还都不包括外地二等公民,不管他们对城市贡献多大,也不管他/她的企业做了多大,他们都要办所在城市的“暂住证”,孩子一律要上不知有什么希望的“希望小学”。原因无他——你没户口。

算了,这个话题要扯,那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户口,是49年后的这个“政府”粘住中土百姓的最大、最结实的一张网,也是很卑鄙的一张网。它让人们对生活的憧憬化成厌倦,对自由居住和成长的选择变成噩梦。

一张叫做网警五毛的网

从比尔-盖茨辍学开始,世界也跟着他进村了——地球因互联网变成一个小村庄。大家在网上握手、骂架、亮相、传话、救人……就像一个大家庭。

然而,这个网伸出的手臂把那个关住国门、拼命给国民洗脑的党吓坏了。这还了得!我糜烂的老底好不容易遮了那么多年,都让它给我揭了。尤其在一部叫做《九评共产党》的巨作问世于网上之后,妖魔一下筛糠了!几千万党员、几百万军队、几百万警察堆起来的政权围墙,一夜之间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如何是好?江代表在热锅上爬了三圈,终于生出诡计:拉网,补漏。于是乎,打开国库,偷出百姓的银子,交给他儿子组建了一支叫做网警的军队,返回身来捂百姓的眼、封百姓的嘴。

这些同样穿着警服、走出屋子很“斯文”的家伙,每天就是坐在电脑前干三件事:屏蔽“境外敌对势力”网站;搜捕境内“异己”的网站、博客、QQ、邮箱……;反复强化防火墙功能。

然而,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使江家父子如坐针毡。不行,光堵还不够,还要骗。于是,一只被中国人民蔑称为“五毛”的队伍又混进网路舞台。他们自卑的叫自己“网评员”,却只能生活在更阴暗的角落,写一条按摩党国的雷人评论拿五毛钱的计件报酬。

近年来,这些出卖灵魂与良知的喽罗越发日子不好过:党给更多的五毛开工,总价钱却没涨,加上物价暴涨,五毛们的身价一路看跌,有时竟惨到只剩一毛/一条。同时,网路正义大军对五毛的义务讨伐却日趋宏大,弄得小的们不仅对外绝不敢说自己是网评员,对老婆孩子父母都支支吾吾。因为那行当太雷、太没面子。

最让江代表担心的,是网警五毛的特权——他们可以无屏障的看到“境外敌对势力”是怎么说他们主子的!他们时时可以反水投诚,所以江代表便用钜资软化他们,强化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意识,用钱让他们的眼球白内障,再将人民币的毛头像戳个小洞,让网警五毛透过小洞,假装只能看到伟光正。

网五们过着一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们需要很不一般的神经。好在“有钱能使鬼推磨”对小鬼们越来越不灵,人民的唾骂也让他们不断鞭打自己的良心。“境外敌对势力”网站上有个五毛留言:

我是五毛!先给大家说声对不起!在中共国干什么工作都不是自己能选择的,领导叫干啥就干啥,上班时间有人盯着没办法,被迫发些共产党那套狗屁不通忽悠老百姓的东西!我们也是没办法,逼上贼船下不来! 现在我在家,终于可以自由发言了,各位网友,在我看来共产党的末日真的来了,你们加油吧!干吧!我敢保证时机成熟我们五毛党中的绝大部分都会对共产党反戈一击的!

笔者两年前劝过网警反正,看了这位五毛兄弟的真情流露,有点感动。不管逼上贼船是否早晚得下来,他告诉我们一个资讯:江代表的担心和加紧内控网警五毛也是白忙活。大劫来时,跟他走的只有脑袋被门挤变形的。

一个地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个有着5000年文明的民族,竟让一个魔鬼编织的三张网粘住身体、粘住家门,甚至粘住大脑,何其悲哀!更恶心的是,它时刻都没有停止用它那非人类的粘液在加固这三张网,使我们每个末梢神经都还健在的国人一想到此,一刻也不能再忍受!

中国人,要想彻底告别这个折磨我们几代人的魔鬼,只有一途:挥剑斩断编网的黑手。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4/16/5451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一个魔鬼编织的三张网(图)
 
 
本-阿里待引渡 曾庆红遭关门打狗(多图)
 
 
捷克医生:OK,就请我喝一杯咖啡吧!
 
 
不是笑话 中国大陆实用求生暂行技巧
 
 
最具中国特色的脑筋急转弯
 
 
愚蠢
 
 
切中时弊的小品非常搞笑(视频)
 
 
德国人喜欢艾未未(图)
 
 
 
晾晾多家港媒老板的政治面目(图)
 
 
谁能迫使美国政府关门(图)
 
 
很惨的!江上青被折腾成名人(图)
 
 
中共西路军祁连山覆没背后的阴谋
 
 
华人被中共惦记之苦
 
 
艾未未强制失踪案中的法律和喉舌(图)
 
 
英国金融时报:历史的急刹车
 
 
电影《轮回》即将在美国首都举行首映(图)
 
 
 
 
看看哪家有资格采访卡扎菲杀红眼的咆哮(图)
 
 
25张图片没看见"雪豹突击队"面纱神秘在哪儿(多图)
 
 
特稿﹕给中国民众以更大第三国签证自由
 
 
寻人启事:日伪大汉奸江世俊的亲儿子(图)
 
 
灾难与反思
 
 
突破中共“柏林墙” 动态网发布最新消息(图)
 
 
美国务院关注中共阻挠华人出入境(图)
 
 
全完!"青年参考"骂中共太下贱(图)
 
 
囧!中共为何怕孙中山怕到如此程度(图)
 
 
北京为何无动于衷?
 
 
黑夜中一炷发光的腊烛(图)
 
 
串门子说老天爷生气的话 厦门出现怪病(图)
 
 
西班牙生活随想:善念(图)
 
 
从德国小学为日本默哀联想到的
 
 
西安事变后 中共刻意隐瞒淡化的真相
 
 
我们要寻找的不仅仅是艾未未
 
 
 
 
巴博老实了!中共说客去利比亚制造笑话(多图)
 
 
独裁者财富保险箱的裂缝 中共修补新举措
 
 
半笑话:江泽民遭袭(图)
 
 
中共定论恐怖传染性疾病 网友紧急呼救
 
 
救艾未未 墨镜哥震撼海内外(图)
 
 
拒绝魔鬼的谎言
 
 
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宽容吗?(图)
 
 
薄熙来做出这个动作后 重庆持续红彤彤(多图)
 
 
薄熙来的创举 为何中央避嫌(图)
 
 
草原悲歌 消亡的蒙族文化
 
 
黑色幽默:吴邦国枪毙政协(图)
 
 
黑!这样的医院你敢进吗?
 
 
无法禁锢的吟唱
 
 
张学良为何说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图)
 
 
温家宝改新华社通稿 直点通胀主因
 
 
日本灾区的豪华简易住宅勾起茉莉花(多图)
 
 
毁人不倦 清华校方要学生“精忠报党”
 
 
“是非本是前世怨”
 
 
“中国打工难民”成了中共的一张牌
 
 
北京眼里的艾未未之“罪”(图)
 
 
内幕:红军“长征”吃的特好(多图/视频)
 
 
让万里再一次受到极大震动的消息(图)
 
 
天出异象!人类必定发生特大事(图)
 
 
艾未未“暗渡陈仓”踩到中共痛脚(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