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炳德泄重大軍機 小胡一棍子打斷郭伯雄的腿(多圖)
 
蕭良量
 
2009-2-5
 

廢墟下伸出的一隻手何時能得救?!

【人民報消息】2008年5月12日下午2點28分,四川汶川縣發生了八級地震,震中距成都約93公里,當地的對外聯絡全部中斷。重災區北川、汶川等地慘不忍睹。

大地震的黃金救生時間是七十二小時,也就是三天時間,從5月12日下午2點28分到5月15日下午2點28分。

溫家寶第一時間趕到災區,指示搶救人命是救災工作的「重中之重」,下死命令打通通往汶川的道路,但是軍隊行動遲緩、甚至不動,理由是天氣不好。溫家寶怒摔電話,說:「我不管,是人民養活了你們,你們看著辦!」結果,軍隊還是按兵不動。

兩天半過去了,據新華社報導,到5月15日凌晨,到達震央汶川的軍隊還不到2000人。而且是赤手空拳去的,沒帶任何救援工具。他們幹什麼去了?難道直升飛機不能空投傘兵與救援物資嗎?別說給災民送去救援物資,就是這些少的可憐的救援軍人的自身吃喝都沒有保障。

最後在多方的壓力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後來才趕到四川,但根本不服從抗震總指揮溫家寶的調度,自立抗震指揮部,單獨召開軍隊的「抗震」會議,擅自下達命令,致使胡錦濤在黃金救生時間的七十二小時之後,不得不親自趕到成都,為溫家寶打氣。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郭伯雄怎麼敢有這麼大膽子?

總參謀長陳炳德泄露地震時直接聽命於江澤民

2008年12月9日,新華網轉載了解放軍報的一篇長篇報導《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文章半遮半掩的透露了如何抗命為何不救人的原因。看完文章才恍然大悟,當時郭伯雄和陳炳德之所以敢違抗軍委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的命令,原來是直接受命於前軍委主席江澤民。

這篇憶文從始至終,有五處提到「軍委首長」江澤民,也就是說從抗震救災一開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軍委委員、總參謀長陳炳德就是直接向江澤民匯報、請示,而且按照江的意思行事的。令人震驚的是,尤其在七十二小時之內,總參謀長陳炳德向江澤民匯報頻繁,而黃金救生時間一過,就不需要向江領什麼旨意了。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透露說,他們不主動向軍委主席胡錦濤匯報震情,而是胡錦濤一次次打電話向陳炳德打聽消息和下達命令,而陳炳德一邊搪塞、一邊拖延。

5月12日14點28分地震。陳炳德在文章中說:

5月12日14時30分,一份特急電報使我心頭一震:四川汶川發生7.8級地震(後修正為8.0級),具體災情正在了解之中。

早一分鐘了解災情,就能早一分鐘制定出兵方案。胡主席和「軍委首長」要求……。(陳炳德無意中泄露出制定出兵方案的是「軍委首長」江澤民。)

15時40分,我簽呈第一份出兵命令,派某集團軍工兵團國家地震災害緊急救援隊趕赴災區。

12日夜,溫家寶總理在都江堰臨時搭起的帳篷內召開國務院抗震救災指揮部會議強調:「當前第一位工作是抓緊時間救人。」

19時20分,我給四川省軍區作戰值班室打電話,馬上組織部隊進入災區。

21時34分,我直接給濟南軍區范長龍司令員下達預先號令:「濟南軍區兩個集團軍立即做好執行抗震救災任務的準備,隨時待命出動。」


你哭泣他江澤民不著急!
22時34分,胡主席來電話指示後,進一步指示,「現在的關鍵是速度,要抓緊救人!」

「為加快速度,建議派空軍的空降兵趕赴災區,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還可派小分隊傘降查看災情。」我向胡主席建議。胡主席當即同意,並要求注意空降兵傘降的安全。胡當即同意使用空降兵傘降。我隨即報告「軍委首長」,並與空軍領導通話商定有關事宜。(雖然陳炳德提建議,胡錦濤同意了,但陳立即主動向江澤民請示:做還是不做?)

23時50分,胡主席再次來電話詢問部隊抗震救災部署情況。我報告說:「重災區是汶川、北川、綿竹、什邡等地,成都軍區某集團軍1萬人正準備緊急機動,空軍空降兵某軍6000人13日早上8點即可出發,防疫醫療分隊同時趕赴災區。」

(天哪,9個小時又22分之後,成都軍區「正準備」,空降兵要在地震後17個小時又22分之後,「即可」出發!)

一個小時後,經胡主席和「軍委首長」審批,總參謀部發出《關於參加抗震救災的命令》。(江澤民算是哪棵蔥?)

13日凌晨開始,濟南、成都軍區22000名官兵陸續從駐地出發,「開赴」災區。

兩天來不斷傳回的情報顯示,地震災情比最初預想的要嚴重得多,災區還需要增兵。根據胡主席和「軍委首長指示」,總參謀部緊急籌劃下一步用兵方案。(黃金救人時間是三天,都過去兩天了,還說正在「緊急籌劃」。)

14日12時20分,胡主席打來電話:「前方說兵力不足,還需要再出動3萬人」。(到底誰應該向誰匯報?誰應該更了解情況?)

14日晚20時,徐(才厚)副主席主持召開空運空投協調會,傳達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精神,決定立即從全軍調集增派直升機。

14日夜裏23時(地震過去2天又8小時32分鐘),我向胡主席報告了兩個情況:一是直升機已組織好了,二是今天增派的3萬多部隊已開始出動。胡主席指示,「直升機除了已在前面的36架,還要再出動60架,民航也出動30架。」

根據中央領導和「軍委首長」指示,在給部隊下達預先號令的時候,我特別強調,「要急人民群眾之急……」(!!!)


讓戰士們用雙手去挖掘被困人員是一個陰謀!
官兵們晝夜連續奮戰,依靠攜行的「土木工具和雙手」挖掘搜救被埋被困人員,不放棄任何一個搶救生命的可能。(江澤民真夠陰狠的!)

5月16日上午,在抗震救災的危急時刻,在攻堅克難的緊要關頭,胡主席趕赴四川地震災區,實地察看災情,指導抗震救災工作。(已過黃金救人時間近一天,溫家寶還是指揮不靈,胡錦濤不得不親自坐飛機去督戰,以示對溫家寶的支持。)

17日夜,胡主席在成都召開會議。「在成都召開的抗震救災工作會議上,胡主席指出,『當務之急是要組織精兵強將,克服各種困難,在最短時間內恢復通往重災區的道路交通,確保搶險救援人員、設備和受災群眾急需的生活物資能夠及時運進去,確保受傷群眾能夠及時得到救治。』」

(原來,地震五天半以後,通往重災區的道路交通還沒有修通,也就是說,5天半內無人去搶險救援,任由裡面的災民自生自滅。)

5月16日和17日,郭(伯雄)副主席在成都兩次召開抗震救災部隊領導幹部會議。(擅自行動)

17日,軍隊抗震救災指揮組和成都軍區聯指下發全力推進救災工作向村寨擴展的指示……(根本無視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的由溫家寶當組長的救災指揮部);

一週後的19日,郭副主席帶工作組,乘直升機到災區村寨;

19日14時28分,「進村入戶」首批官兵2萬多名。(整整七天後,才有首批官兵進村入戶。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文章裡的記述)。

文章寫道:「地震後的『一週內』,部隊緊急籌措30萬日份野戰食品、28萬套被裝、2萬袋代血漿和3.5萬頂帳篷,『7天內』全部空運至災區」。

陳炳德寫道:「國外媒體稱,中國軍隊在震後的反應之快令世界震驚,並稱這一壯舉為『救援大長征』。」

一張圖片引出的淒慘故事


這種虛假的圖片充斥中華大地!
給陳炳德文章配圖的是躺在木板上向軍人舉手致敬的小男孩。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兩個軍人抬著走都浪費人力,但圖片上足足用了七個人。這張獲得了上海第九屆國際攝影藝術展「紀實類金獎」的圖片,顯然不是紀實。

如果真是紀實的話,倒讓人生出疑問:廢墟下那麼多人不救,倒有時間在鏡頭下擺弄一個孩子?!

近日《華西都市報》報導了一個北川擂鼓鎮的特殊「娃娃家族」的故事,娃娃們的所有長輩至今仍壓在廢墟下,這個新聞非常有說服力的解讀了總參謀長陳炳德的報喜不報憂。

2008年5月12日地震那天,剛滿20歲的羌族姑娘付燕的爺爺正在北川縣醫院做手術,她的爸爸媽媽和十多位直系叔伯長輩前往陪護,結果無一人生還。只留下她和家族中的12個弟弟妹妹們,最小的堂弟付興然才只有5歲。

根據北川的習俗,必須要在中國新年期間祭奠死去的親人。大年初一,付燕和弟弟妹妹十多個人走上了通往北川老縣城的沙石路。孩子們不再說笑打鬧,有些凝重的步子踏起一片灰土。遙望著北川縣醫院的廢墟,「娃娃家族」中的16歲姑娘王蘇燕長跪不起,她的爺爺、父母等十多位親人至今仍被壓在廢墟下。在她身旁,「大家長」付燕和其他兄弟姐妹們一起雙膝跪地,頭朝前方,燃香、燒紙。

一路上,前往祭奠的北川人匯成數不清的人流,北川老縣城外,幾乎隨處可見祭奠後燃過的清香、燒過的紙灰……

胡錦濤的一招兒辣棋

誰能保證沒有下一次災難呢,滿視野都是豆腐渣工程,別說遇到大地震,就是不震,房屋都會隨時倒塌。如果下一次,總參謀長陳炳德還是隨時向「軍委首長」江澤民請示,郭伯雄還是按兵不動,那麼最後挨罵的當然是在其位的胡溫。

中央軍委現有兩名副主席、八名委員,其中超過半數是江澤民任命的,包括副主席郭伯雄、國防部長梁光烈、總參謀長陳炳德、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等。以後再發生什麼事情,那胡錦濤就真的被架空了,但出了事他得負責。

要想把江系人馬從軍委中踢出去,胡錦濤認為今年秋天倒是個機會,可以在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上改組中央軍委。為了不打無準備之仗,胡錦濤決定「發動群眾」,「搞一場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胡錦濤決定,召開中央軍委「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專題民主生活會」,打擊江的氣焰。中共體制內的民主生活會說是「批評與自我批評」,其實都是有針對性的,是針對一個人或某幾個人去的,大家要「批評」好他們,他們必須要「自我批評」好。

為此,會前一定要做非常充份的組織準備和輿論準備工作。於是,胡錦濤「事先徵求了四總部和各大單位對軍委工作的意見,先後安排了三次集體學習討論、統一思想,大家深入各自聯繫點開展調研,結合實際進行了深入思考,軍委領導成員進行了交心談心。」

此次民主生活會「主要是回顧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以來的軍隊建設,即檢討胡錦濤擔任中央軍委主席以來領軍的成效」。江澤民是十六屆四中全會被迫交出軍委主席權力的,這個生活會是檢討沒有江澤民的時代是否還有江澤民的影子在作怪。

不過,胡錦濤還是做了最壞的準備,1月24日、25日、農曆臘月二十九和除夕,胡重上了一次「井崗山」,暗示假如自己失權,也決不罷休,還要找時機翻盤。這也是給那些有意支持他的人表個態。這一招兒確實讓江系人馬的腳步有些亂。

思想統一後,胡錦濤主持了會議。

「大家認為」,「在肯定成績的同時,也要清醒地看到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和不足」。主要是:「治軍不嚴的問題在一些部隊仍不同程度地存在」;「在有些工作的科學『統籌』上還需要進一步加強。對這些問題,必須高度重視,在今後的工作中認真加以解決」。

「大家指出」,「把全軍官兵的思想進一步統一到中央的決策部署上來,確保部隊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指揮。始終保持部隊安全穩定和高度集中統一」。

「大家表示」,新世紀新階段,軍隊肩負的使命任務發生重大變化,「對軍委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軍委班子……就必須在加強『自身建設』上下更大的氣力」。

江澤民歷來要騎在胡錦濤的頭上說話,但軍委委員陳炳德自泄重大軍機,把江澤民背後搗鬼、郭伯雄擅自行動的秘密給抖露出來,現在「大家」認為了、指出了、表示了,軍中江系人馬就不能不表態說必須在「自身建設」上下功夫。胡錦濤這一棍子打斷了郭伯雄的腿,江澤民還真想不出要嚴正聲明什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