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迷!京奥总导演不是张艺谋而是他(多图)
 
姜青
 
2008-8-14
 
【人民报消息】此次北京奥运开幕式是按照江的主导思想,所以谁当名义上的总导演江都不放心,唯有张艺谋。

自从接过江给的三千万美金,张艺谋就一夜成了暴发户,帮助江拍了一个血腥有理的电影《英雄》,自此以后张艺谋的新闻发表会都摆到人民大会堂去开了,那可是唯有宋祖英的音乐剧发布会才有权去的地方。

所有人都发现此次开幕式非常阴森可怕,除了陪葬品秦俑被最后忍痛割爱,就是一帮帮鬼和一群群状似绿蛤蟆的东西在那里蠕动跳跃。光线、音乐、化妆和怪叫,一切的一切都与江的历史来源有关。

千年的天机被泄露



在《江泽民其人》的开篇《楔子:唐代千年怨气 郁结邪恶怪胎》里有对江的真正生命来源的阐述,这可是千年的天机被泄露。全文如下:

且说大唐武德九年,高祖李渊赖次子李世民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灭尽七十二道烟尘,安享富贵,江山一统。高祖有四子,建成、世民、元吉、元霸。李元霸早夭,建成封英王、世民封秦王、元吉封齐王。建成、元吉与高祖宠妃张艳雪、尹瑟瑟私通,曾被秦王撞破,虽事后囫囵过去,心中毕竟深以为恨。按照过去帝王继承规矩,高祖千秋万岁之后,建成当继位,但李世民功高盖世,大唐江山几乎为他一人打下,高祖常常赞誉有加,建成、元吉心中十分妒恨。

“元”、“吉”二字,合之颇类“唐”字,故元吉自命有天子之份,觊觎大位已久,建成懦弱不成事,忌惮者惟秦王而已。元吉欲先假建成之手除去秦王,再除建成以自代,终宵谋划。

恰逢平阳公主病逝,文武宗亲皆去送葬,建成、元吉假意摆下酒宴,邀秦王共饮,却在酒中下了剧毒。秦王生性豁达,只道建成与元吉知错谢罪,坦然不疑,举杯欲饮。自古“王者不死”,秦王才饮一小口,一只燕子飞过,遗粪于杯中,又污了秦王衣服。秦王遂起身更衣,忽然腹痛如绞,回府后,终宵泄泻,呕血数升,几乎不免。自知酒中必有蹊跷。唐帝闻之,恐秦王兄弟之间不能相容,欲使秦王移居洛阳,自陕西以东皆由秦王主政,建天子旌旗,如汉梁孝王故事。

建成、元吉大恐,知秦王胆略过人,胸襟如海,文有长孙无忌、徐懋功、李淳风、房玄龄、杜如晦,武有秦叔宝、程咬金、尉迟敬德、李靖等,日后举义旗,天下归心,无人可制,于是再设毒计,欲调秦王手下大将远征突厥。秦王见事紧急,遂将建成、元吉秽乱宫廷之事告知高祖,高祖命建成、元吉第二天进宫对质。建成、元吉次日率亡命之徒四、五百人,来到玄武门前,只等秦王一到便下杀手。谁知秦王早有准备,身披铠甲而来。建成、元吉见秦王,便弯弓射了三箭,皆被秦王躲过,秦琼还了一箭射死建成。元吉欲逃,被尉迟敬德一箭射死。此事史称“玄武门之变”。

李元吉死后,恶灵下地狱还业,阎罗王知其与父皇宠妃通奸,并奸杀李世民未婚之妻等乱伦之事,又以鸩酒毒害秦王,以弓箭射秦王等有违天伦之事,十恶不赦,因而将其打入无生之门,下无间地狱,经过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无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气,此为后话。

世民即位,称太宗皇帝,改元贞观,开创贞观盛世。太宗仁德如天,体恤百姓,继帝位,上顺天意,下合民心,实为苍生之福。

贞观二十二年,玄奘取经归来,太宗亲率文武百官在朱雀桥边迎接,并做《大唐三藏圣教序》以记其盛事。贞观二十三年,太宗驾崩,因护持佛法、弘扬道、儒有功,为人仁、义、智、勇足备,清心寡欲,约己爱民,且其人来历非凡,绝非世人之管窥所能洞见,后历次转生皆自然秉苍穹正气,或为帝、王、将、相,或为文人学士、武学宗师,难以悉述。

话说千年之后,正是法轮圣王以弥勒之佛乘下世,传大法,救度众生。宇宙间旧的势力,以协助之名干扰正法救度众生之事,因此要造一个最无正念理性,蠢、恶、坏、奸、丑、显示、妒忌、遇事胆小如鼠之人形大丑,行干扰正法救度众生之恶,名曰符合相生相克之理,用以所谓考验大法弟子。

此丑以任何世上之生命造都是对其生命不公,因其必犯下万古大罪、恶贯宇宙苍穹,用过后必然销毁,只能在无间地狱中找最为合适之物,最好曾与下世救度之人有大怨大恨。找来找去,发现唐太宗时之恶人李元吉灭后,妒忌之邪气还有一丝尚存,故引其窜入世间,导入阴气浓重之墓穴中。

墓中早有一蟾蜍伏于其内,张嘴欲鸣之际,忽将这千年邪气吸入腹中,顿时蟾蜍之元灵被冲离体投生而去,而那千年邪气却成了蟾蜍之邪灵。几年后,蟾蜍寿终,已得蟾蜍之形的千年邪灵之气转生投人胎,成为江泽民。(转自《《江泽民其人楔子》)

回顾江出访的趣闻

江当政那时期,关于蛤蟆的绯闻很多,例如2002年4月,江到德国的前两天,德国的各个火车站刹那间出现了三个大蛤蟆的广告画。上标题为“往上瞧”,两个蛤蟆一边站一个,侧过头向上看,一个白肚大蛤蟆头戴皇冠出来了,下标题为“大的出来了”。此画再形象不过了,江泽民要出动,他的左膀右臂为它鸣罗开道。

这一开道不要紧,江泽民出访欧亚非五国就极不顺利,刚到德国就被送了一个「花瓶」,又被大众汽车公司赠了一部急救车,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可是大不吉利。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花瓶」意味着没演技,对于一个手握党政军大权的男性来说,等于是被暗讽没本事。最糟糕的是,出访期间,警护车后面整天紧跟着救护车。别说江总生病,连讨好江的大众汽车公司,从此以后,尤其是近两年生意一落千丈。

江泽民是最讲究名字的,在访问的最后两站,其名字对江都极为不利。

一个是突尼斯(突你死),突然你就死,所以江泽民下舷梯时就得让王冶平架着走了,累得糟糠连嘴上的肌肉都用上了劲儿,可江泽民还是腿疼的龇牙咧嘴,苦捱难忍。

另一个是伊朗的德黑兰(得黑烂),得黑病就烂。CCTV报导,到得黑烂时,江泽民手紧紧抓着舷梯,另一边王冶平用劲搀住他的胳膊。

中国人说「缺什么补什么」,江泽民身体不好时,总会找帮手。

江泽民当时太虚弱了,所以一打开人民网,几秒钟之后就跳出一只小蛤蟆,您想看也得看,不想看也得看,除非您关掉那个窗口。原来表面是「长城电脑」的广告,实质是有人指点江要这么做,给自己充气。

当时江泽民在伊朗一切正常的话,那就不需要电脑合成个小蛤蟆在人民网上跳来跳去了。

此次奥运会馆里,江泽民最喜欢水立方的设计,说看着就舒服。表面看起来水立方就象放大镜下的蛤蟆皮。小学时上生物课,曾经有一课是观看放大镜 下的蛤蟆皮,蛤蟆皮的细胞就是这种形状的。这种设计能是偶然的吗?

已经熟透的张艺谋

张艺谋秉承江的旨意搞出的阴间奥运开幕式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唯有江泽民说,「坐在鸟巢里感觉真舒服」,「张艺谋这小子还真行,没看走眼」。

日前,面对恶评,张艺谋振振有词的说:「其实我是中国人的一份子,我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我都是跟着中国人,跟着大家伙儿在变,不是我自己在变。好多以前喜欢我电影的人,老讲我是一个斗士,认为我今天不是一个斗士了我就堕落了,我就招安了,我就腐化了。其实我只不过是跟着大家伙变的,我哪有那么多特殊性啊,今天你看谁在那里当斗士啊,当斗士都特孤独,而且没人理,大家都认为不值当,大家现在都是很实际的!我现在关心很多其他的事情,我不太想光斗争了。以前那都太不成熟了。」

老谋子也是从不熟到半熟到老熟。什么时候是半熟时期呢?

新华网南宁2003年11月10日报道,由张艺谋担任总导演的大型桂林山水实景演出《印-刘三姐》,自10月1日晚开演以来,尽管门票价格不菲,但能够容纳2200人的观众席,几乎场场爆满。如此卖座, 其中“漓江女儿”全身裸露的“天体浴”表演是最重要卖点。

记者看到一份《印-刘三姐》宣传画页,其中有一幅照片,里面有20个正在漓江上沐浴的美女,有的身披透明的薄纱,有的一丝不挂。记者说,看到了场场爆满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5分钟的裸女表演!这只不过是张艺谋半熟时期,毕竟一丝不挂到满身绿皮、黑皮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其实,张艺谋心里明镜似的,不是他「跟着」大家伙儿变,而是他「跟着」江泽民变,「带着」大家伙儿变。

2004年8月的雅典奥运闭幕式

历届奥运开闭幕式不必回顾,最靠近的是2004年8月的雅典奥运闭幕式。


光着大腿还不是张艺谋最佳杰作,舞台剧《刘三姐》光着屁股出场
才是他腐蚀国人、展现内心龌龊的时刻!

本来希腊决定闭幕式取消所有演出,但中共强迫希腊允许张艺谋在雅典闭幕时展现他的8分钟节目,希腊抗不过中共的压力,只好让出8分钟。其中一个节目是14位少女搔首弄姿,光着大腿,穿的裙子就差走光了,说是琵琶二胡演奏,其实是为了展示江泽民最爱听的《茉莉花》。另外还有一些人踩着高跷走来走去的,打着象丧幡儿一样的东西,黑糊糊一片,加上巨大的阴影,感觉不象人倒象鬼,整个气氛压抑、阴森森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打着幡儿也还是在人间做的丧事。

张艺谋之所以成为北京奥运总导演,是因为他的心理霉暗到知道江泽民嗜好什么,而别人不知道。江泽民说:「张艺谋是我这辈子碰到的最优秀的导演,悟性很高。」这是江把总导演重任托付给他的原因。

到了2008年,张艺谋的设计在江看来是真正「成熟」了,江说:「张艺谋要动用多少钱都得批」。江是蛤蟆托生,张艺谋就弄出一堆一堆的蛤蟆绿来。江是千年的坟墓里出来的玩意儿,张艺谋就设计阴间的东西,逗老江开心。

尤其是,正在假弹琴的郎朗和那个5岁的孩子被数目众多的层层绿蛤蟆围绕着,还有三千个演员戴着象征「三呆婊」的三根翎的帽子,身着白衣黑罩,仿佛一股股黑烟一样冒出,鬼气逼人,他们手里拎着竹简在那里耍来耍去,那变异的呼叫让人毛骨悚然。

一副巨大的由巨大的电子屏打出来的,长70米的「国画」卷轴在地上铺开。穿着黑衣的男女演员幽灵般的扭动着上去,他们一边舞蹈、一手套着大大的黑刷子随同舞蹈在电子屏上的布「绘画」。伴随诡异的音乐出现的是奇怪的画面和阴森的气氛。

那一千人击缶(其实那不是缶)的节目也非常恐怖,当鸟巢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击缶队手中的棒子,骤然发出了红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一片血色汪洋、血光飞溅,不由得让人想到红魔乱舞。击缶的人穿着灰色长袍,但从人的额头到衣服,有一条从上到下的血红印子,似乎在暗示要把人劈成两半。而那些演员都像神智不清的人,表情怪异。

当观众都感觉不舒服时,江象被注入了黑色能量,精神比刚进场时好多了。

江对张艺谋搞的这台节目非常满意,只是提到,「怎么秦俑那个节目没有上?」听说反对声音太大,临时取消的,江怔了怔,说,「这是冲着我来的!」

张艺谋刚刚当选北京奥运开闭幕式导演时,曾经这样形容自己面临的压力:「比拍电影难100倍,搞不好估计会挨揍。」听到江的评价,张艺谋说:「现在一块石头才落到地。」△

(人民报首发)


数目众多的绿蛤蟆围绕着正在假弹琴的郎朗和那个5岁的孩子!


三千演员身着白衣黑罩,鬼气逼人!


还有,三千演员戴着象征三呆婊的三翎帽子,身着白衣黑罩,仿佛
一股股黑烟一样冒出,手里拎着竹简在那里耍来耍去。它们变异的
呼叫让人毛骨悚然。


从人的额头到衣服,有一条从上到下的血红印子,好像人被劈开两半似的。


原来预定出场的秦俑,在各方的一致反对之下终于没能露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