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分权!中共开涮八大花瓶党(多图)
 
萧良量
 
2008-2-14
 

中共搞独裁,最不能缺少的就是装饰品!

【人民报消息】3月两会又到了,新一轮的买官卖官进入了最后阶段,其实从中共十七大前已经开始争夺。每一年民主党派都提出厌当花瓶要实权,但是共产党的权力是不与任何人分享的,所以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八大花瓶党就不可能有一天的实权,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八大花瓶党就必须存在一天,因为中共搞独裁,最不能缺少的就是装饰品。

为配合今年3月人大、政协换届,中共命令民主党派在2007年12月换届。装饰品怎么变也还是陪衬,决不可能成为主角或次主角。

最典型的是,不管你是民主党派,还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甚至外国独资企业,只要在中国大陆,在中共独裁体制这片天底下,你的组织里都必须有中共党的组织存在,而且处于领导地位。

中共新八条捆绑八大花瓶党

据争鸣杂志1月刊透露,去年9月底,为防止民主党派争实权,中共中央书记处已发出《关于各民主党派组织换届工作和民主党派组织发展工作的若干建议》,共有八条,由各民主党派中的中共党组、民主党派中央,作为换届工作的「参照」。

这八条的独裁嘴脸依然是非常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


中共没有根了!
例如第一条,「共产党领导下多党合作政治制度是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核心部分,实践证明,是符合国情的,是有利于国家发展振兴的」。

这句党文化的宣传口号在中国人看起来没有太大的不妥,这里说的是「多党合作」,没有说一党独裁啊,但西方民主国家可不这么看,在「共产党领导下」这种提法在他们看来是匪夷所思:我是独立的党,凭什么要在你这个党的领导下?我在你的领导下,我还叫什么在野党?我还怎么与你竞争当执政党?

八条中的第二条的独裁嘴脸就更没有遮拦了,「各民主党派中央和省级民主党派中的共产党组织的作用、地位、性质不改变、不撤销,不影响各民主党派各自的独特性和活动。」

这条在尊重隐私权的西方世界看,更认为中共霸道的不可思议:你成立你的党,我成立我的党,你钻到我的党里来干什么?不就是要控制我们的党吗?还说不影响我的独特性和活动,你中共一钻到我的党里来,我就没有独特性,你就在干涉我们的活动。

条文还规定,「关于各民主党派中有双重党员的问题,暂时不考虑改变,应予作出规限(在各民主党派组织中,中共党员占百分之三十至三十五)。」

这种事在西方世界看来简直是思维逻辑混乱:我的党派就是我的党派,为何里面必须要有三分之一是中共党员?这不等于我们的党派名存实亡吗?当然是这样,中共要不是为了装饰装饰,一个其它党它也不会留。

中共对八大花瓶的控制决不松懈

2005年,在召集民盟、致公党、九三学社中央座谈会上,曾庆红说:「加强对民主党派政治上的领导,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松懈」。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中共治下哪个教派的头头都不是信神佛的,都是中共安插在里面祸教乱法的,佛教界名人赵朴初就是共产党的局级干部,死时不但烧不出舍利子,而且出来的是一撮黑灰。

八大条文还规定,「各民主党派中有专长人才,凡符合条件人士,应予一视同仁,结合到各级政府、国家机关部门担任职务(包括正级职务),但不设规定名额。」

「不设规定名额」说白了就是「零名额」,一句话把前面罗嗦的一大堆都给否了。

即使这样,中共依然惊恐,规定「各民主党派组织发展,暂时不宜跨专业、跨系统、跨部门」。甚至连各民主党派开办设立电子传媒都无法自行作主,文件说「中央有关部门已列入调研、审核中」。对于各民主党派要求自由进行涉外活动,更是不可能,条文规定「有要求开展涉外活动,可向统战部提交报告」。至于民盟中央、民进中央、民促中央致中共中央提出扩展各自政党分部和吸收成员的报告,更被中共视如水火,认为是和中共争夺群众,所以「还是按原定方针政策贯彻」。

腐蚀民主党派

据非公开资料:中央拨给八个民主党派的经费,从九十年代初至2005年,已增加400%,每年约为九亿二千万,是按各民主党派规模分配的。另外,统战部每年有一笔专款,约二亿元,按各民主党派中央和省级民主党派申请调拨。但是,各民主党派依然都闹「经费荒」。

2005年11月中旬,浙江、江苏、广东等省民主党派,以经费紧绌为由,请假不到北京参加会议,紧急时刻还是中共政协办公厅拨出一千多万元,供代表作为交通、津贴费。为何这时民主党派这么牛,而中共软下来了呢?因为双方心里都明白,「花瓶」不去北京展示中共的「民主」与「和谐」,花那么多钱养在那里有何用!

独裁党决不分权


中共邪党自称是“法”!
去年底,在中共中央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致公党中央主席罗豪才、民进中央主席许嘉璐、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前民盟中央主席丁石孙等,都曾提出:共产党领导下多党合作制,实际上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附属党或配套党,从组织活动、经费、人事等,都受到约束和规限。罗豪才、丁石孙提出:共产党组织架构、成分都已发生根本性变化,吸纳资本家入党、党员资本家进中央委员会,就没有理由限制各民主党派组织发展,参加竞选政府、国家机关的正职职务。

中共许愿说:把天津市、福建省、山东省、江西省,三省一市的正职省、市长让民主党派人士担任。

中共的许愿什么时候兑现过,但一再上当的八个民主党派还是乐晕了,争先恐后的提出一百多成员名单,推荐为新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新届政府部委办的正副职位人选。丁石孙、许嘉璐还建议:让民主党派推荐人才任国家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及竞选地方省市长高职。

中共的本质决定,从存在那一天起,就决不允许有人分享它的权力,在建政初期中共曾经让民主党派人士担任过一些职务,那不是因为中共开明,也不是因为中共的政权稳固,恰恰相反,那时中共政权随时会被击垮,它急需装饰品来帮助自己稳固政权。现在中共已经奄奄一息,所以它愈发的许愿,愈发的不兑现。△

(人民报首发)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