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帮恶招连环 习近平紧绷神经(多图)
 
门礼瞰
 
2007-4-25
 

上海帮要把习近平处死在五大陷阱!(人民报)

【人民报消息】3月5日,黄菊违反中央规定,没有征得政治局的同意,擅自从上海来,突然出现在人大主席台上。露了面黄菊还不死心,坚决要求见上海代表团,并强调:「不要使我增加遗憾的一页」。

于是,3月8日,黄菊在上海代表团停留十二分钟,公开反驳中央对上海的整顿,他说:「上海近年建设、发展,对全国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干部队伍整体是好的,是能经受审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领导班子整体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满意度是公开的。上海的发展和业绩是不能抹杀或否定的」。

上海问题非常严重

至今为止,中纪委工作组、中办和国办调查组,不能不仍在上海展开工作。挪用三十多亿社保基金,在上海腐败中不过是“冷盘”。主菜部份:一千二百多亿税收下落不明;市区二级党政部门二千三百多个匿名帐户四百十七亿元人民币、二点七亿美元、二千一百多万欧元的来源问题;二百七十多亿国有资产外流问题。

3月8日那天,黄菊呼哧带喘的说: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也许是最后一次会见,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意见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压力。

数千亿元吞下去了,精神上确实不能没有压力,肝儿不能不颤,脖梗子不能不发麻。

习近平空降上海


江假爹江上青。
上海是江泽民的势力范围,打击哪个都是断江手脚,但谁空降上海都怕进入江的泥沼,被蛤兵蟆将给吞了。只有太子党来了他们没辄。因为中共最讲资历,而江泽民、黄菊、陈良宇这些人的档案里没有可以拿出来抖份的东西,而习近平是中共元老习仲勋之子,空降上海,上海帮哪个人的亲爹(篡改档案、不让查DNA的不算)都无法和习仲勋平起平坐,所以刺儿也炸不起来。

但是,从黄菊的猖狂和韩正的不知悔改,就可以得知那些贪污越多的官吏回头越难。硬顶不行就软泡。市委、市政府属下有四十多名区局级干部,以健康为由提出“退休”。有二名常委、三名副市长住进医院“养病”。这是中共高级官员对抗和威胁上头的惯例。

据动向杂志报导,在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二)的第二次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习近平提出四点要求:(一)坚守各自岗位,履行好职责;(二)积极、主动、务实执行、落实中央有关对上海工作的指示,解决好上海市民迫切要求改善、改变的社会、民生大事;(三)是时候要建立个人和家属经济来源、财产申报公开制度,不能再拖延;(四)放下包袱,主动向组织交待报告在经济、金融领域的违纪违法活动,争取法律上宽大处理。

这四点连政治局常委会都做不到,上海帮当然敢哪一条也不执行。他们认为,只要江泽民、黄菊不倒,习近平提什么要求,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给聋子开音乐会。

中共过去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电影叫《霓虹灯下的哨兵》,说的是打下上海后,战士们在金钱、美女等资产阶级的腐蚀下,如何「拒腐蚀永不沾」的。

原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到上海后,也遇到上海帮设下的霓虹迷魂阵。只要上钩就好办,腐蚀后不听话就当罪状把他轰出去。

习近平过关霓虹阵

三月二十四日──二十六日


陈良宇下台是江的失败!
三月二十四日,习近平正式就任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帮知道硬抗不行,就下软刀子。到二十六日仅仅两天,他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长、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个部门的“表决心”、“表拥护”的信函:例如“在习近平新书记正确、坚强领导下……”、“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市委新班子……”、 “二千万人民热烈欢迎新书记!”、“习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书记,是党中央对上海市民的真诚关怀!”、“习近平同志是经受考验的优秀领导者!”、“各界人民盼望习近平同志领导上海再创辉煌,构建繁荣、和谐的国际大都市!”……

紧接着,来自各区、局、县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贺信又送到习近平书记办公室。

作为中共前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也曾被黄菊拉拢过,2004年4月中旬,一心当总理的黄菊借口到上海出席一次国际性会议,擅自召开了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江西省、安徽省)党、政、人大、政协四套班子领导人座谈会,煽动批判温家宝。

习近平在浙江工作时也有不少问题,但是既然调到上海,就有了从新做人、重打鼓另开张的机会。所以他是踮着脚尖、提着心、绷紧神经来的,唯恐稍不小心就掉进上海帮的陷阱。

三月二十七日

三月二十七日,习近平召开了第二次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就“恭贺”、“忠诚”信函,作了表态:“不要搞形式,不要搞唯心、违心的东西,不要组织发动搞恭维一套的活动。……在实际工作中为上海市民多做些实事,解决社会突出问题,让中央放心,让人民高兴!”

三月二十八日

按中央规定,省部级官员住宅标准为二百五十平方米,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按规定也只有三百平方米。而习近平只是个中央委员。

三月二十八日,上海市有关方面,为暂住西郊宾馆的习近平在襄阳南路安排了一幢八百多平方米的英式三层独立花园洋房。超标的没谱儿。

习近平一进去就暗暗吃惊,紧绷的神经更抽紧了,匆匆看了一下,转身就走,只说了一句话:留给老同志作为疗养院,或者留给解放军伤病员,合适些。

让习近平也别「洁身自好」

中共规定,除用于接待外宾、陪同外宾,党政领导一律乘用国产轿车。但是上海帮违反中央规定,没有一人执行。习近平到任后,上海市立即从市政府外办调拨一辆奔驰(平治)四00型轿车、一辆凌志轿车,作为习近平的专车。让他也别「洁身自好」。

中共还规定,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一级的官员,能配备保健医生,但非教授级。陈良宇违反规定,原保健医生是华东医院教授级全科专家。此次上海帮从二军医大调来教授级内科专家,配备给习近平。

中共还规定,省部级官员是不能配备专职厨师的,此次上海帮竟然从锦江宾馆抽调一名特级厨师为习近平一个人服务,打算把他撑糊涂了。

中共中央有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及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才有资格乘用专列。

不符合上述待遇的原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因还有工作要与新上任的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交待,需要去杭州一趟,上海立即安排了驶往杭州的专列。

这些不知不觉中让你进入甜蜜陷阱的闸门一打开,可就无法自拔了,自此以后对上海帮的任何罪行只得装聋作哑。

习近平心里格登一下子:要置我于死地!于是对前来送行的市委办主任说:“谁搞的?这是违纪的,是明知故犯。我不能搞下不为例。”习近平改乘「面包车」去了杭州。

习近平不入套儿

中共搞领导讲话已经成为一种「假大空」的模式,连历届两会代表开会时都呼呼大睡。所以上海帮让习近平在市党校给全市局级以上干部讲用「思想政治建设、组织廉政建设」,纯粹是恶心他,让他挨骂。

上海的腐败和胡搞连其它省市的诸侯们都要捏死黄菊、陈良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几十亿的社保基金被私吞了,一千二百多亿税收下落不明;市区二级党政部门二千三百多个匿名帐户四百十七亿元人民币、二点七亿美元、二千一百多万欧元的来源问题;二百七十多亿国有资产外流问题……。这些都不是朝夕之事,习近平给他们讲讲「思想政治建设、组织廉政建设」,上海帮就能廉政了?笑话。

习近平听完这个建议,当场拒绝,说:先下去听听,多了解,多掌握一些情况,不搞形式。

吴邦国不能不亲自出马摆平

黄菊快咽气儿了,陈良宇进去了,韩正的市委书记梦破灭了,习近平空降上海不听摆布让上海帮躁动,二名常委、三名副市长躺到医院撂挑子装死,市委、市政府属下有四十多名区局级干部威胁要“病退”,目前只有从上海出去的现任「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说话还管点儿事。

三月二十四日,习近平正式当上海市委书记,一个星期内发生了许多事情,三月三十一日星期六晚,吴邦国不得不亲自出马乘专机去摆平上海帮。


都不做中共体制维系者,它立即就断!
吴邦国先后、分别会见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警备区领导班子,听完他们的诉苦后,出席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在会上讲了五点,首先提出上海领导班子只有一个核心,就是习近平,谁搞阳一套阴一套,谁就下。再者告诉他们,上海班子建设上的问题、经济金融领域的问题,问题不是一般,而是严重、复杂的,别把自己的问题打马虎眼;上海贫富悬殊情况十分严重,已经危害社会稳定,是突出的社会问题,这贪腐问题人人都有份儿,别个个装无辜。并警告市委、市政府班子,必须立即停止顶风搞派别活动。

上海帮一听都傻眼了,有与会者透露,当时会场的火爆气氛立即受挫,下去不少。

谁跳出中共陷阱谁活

中共独裁制度现在依然在运行,在这个制度还没有瓦解前,这里的官员可以在自己的权力范围中叩问自己的良心,尽力而为做些利国利民的事,而不是像江泽民那样加强这个制度的邪恶,利用这个血腥机制来保护自己畅通无阻的行恶。

中共的大小官员们,在「天灭中共」之际,你们谁跳出中共陷阱,谁活。

天理不容挑战。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