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蓉蓉酷刑致死49天之祭 (圖)
 
作者:範英著
 
2005-8-3
 
【人民報消息】高蓉蓉在亙古罕聞的折磨中,於2005年6月16日在瀋陽停止呼吸。依照中國民間習俗,匆匆到了逝者七七四十九天的悼念時刻。對我們生者來說,這是一個沉澱淚水獲取洞察的時刻,這是一個淨化心靈昇華人性的時刻,這是一個轉化悲痛淬礪勇氣的時刻。

高蓉蓉生前為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於2003年7月被中共警察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連續電擊6-7小時,造成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和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得眼睛不能睜開,嘴腫變形,同牢朝夕相處的其他“犯人”都認不出她是誰了。

社會上有硫酸毀容的案例,罪犯因“手段特別殘忍”、“民憤特別巨大”,通常判處死刑。這次中共警察對一位善良美麗的年輕女子所施的酷刑,比硫酸毀容兇暴多了。硫酸毀容是剎那間的事,而惡警的電擊是持續的摧殘,現代化的淩遲,其手段更是特別殘忍,其民憤更是特別巨大。若讓這些警察償其罪,平民憤,十個死刑,也不過份。而按中共的行事邏輯,他們要受表揚,要把他們的“先進經驗”向其他教養院推廣。他們真的是把江澤民的“與時俱進”的理論落實到對付人民的手中電棍上了!

但毀容事件只是他們對待高蓉蓉的一個部分,一個起步。在高蓉蓉一度被法輪功學員成功營救,並經人們將迫害真相揭露出來時,位居中共核心層的羅幹親自指令抓捕,升級迫害,終至高蓉蓉在折磨中停止了呼吸。

在這49天中,從日本東京到美國洛杉磯,從瑞士伯爾尼到澳洲墨爾本,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及正義人士紛紛集會,強烈譴責中共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這場迫害。與會者打出“嚴懲迫害高蓉蓉致死主謀羅幹及兇手”、“嚴懲毀容兇手唐玉寶、姜兆華”等橫幅,以及高蓉蓉的遺像和被毀容的照片。

筆者有兩千度近視和多種視網膜病變,現在只剩下左眼的一點殘存視力,加之最近忙於檢查心臟疾患,未能參加各種集會和街頭活動。但是我的心之眼還有明亮的視力,我的血還有應有的熱量,我的手指還能按“鍵”聲討邪惡。現在僅以14行詩句,獻於高蓉蓉墓前,願她安息:

我剛去費城自由鐘前瞻仰
它提醒世人不要忘記瀋陽
那裏有個高蓉蓉美麗善良
專制兀鷲啄毀了她的面龐
費城的自由鐘聲多麼高亢
躍出一個美利堅乘風破浪
慘死在兀鷲爪下的蓉蓉呵
你以梅花的堅忍召喚春光
七七四十九天的炎夏熱浪
是天公日夜舉火為你安葬
此刻我站在紐約南碼頭上
自由女神的話在潮頭蕩漾
——兀鷲在靠腐肉把生命延長
——蛆蟲堆裏表演著末日瘋狂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