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訴澳外長唐納案第二次聆訊(多圖)
 
2005-8-2
 

法輪功代表律師Bernard Clollaery步出法庭(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雪莉堪培拉報導)澳洲法輪功學員起訴外交部長唐納簽發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前打橫幅的特別行政令一案於8月1日上午在堪培拉最高法院舉行第二次“法庭對執” (“Direction Hearing”)。此案的申訴人章翠英、戴志珍和為此案作證的自由法學家袁紅冰教授以及前610 辦公室官員郝鳳軍先生和來自澳洲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到場聲援。


法輪功代表律師Bernard Clollaery

法輪功代表律師Bernard Collaery在“法庭對執”結束後信步走向靜候在法院外的多家媒體和法輪功學員。 Bernard Collaery 首先表示很高興見到勇敢(向中共抗爭)的鬥士--袁紅冰教授,他並表示很高興見到郝鳳軍先生首次參加公眾集會。

Bernard Clollaery 在新聞發布會上說: 這個案子已經引起了世界的關注,我接到了來自全球的詢問--目前在澳大利亞的首都堪培拉發生什麼事情?

作為一個律師,我的大半生都與法庭有關。這個案子,我們在法庭上尋求公正,將會記入(澳洲)華人的歷史, 也將會記入我們的國家--澳大利亞民主進程的歷史。

這個案子的意義遠非案子的本身,華人在我們在法庭上尋求公正,也是把我們和澳洲華人聯繫在一起。我相信我們這一起訴起案會被載入澳大利亞立法史冊,我也希望它會記載在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以巨大的付出而進行呼籲的歷史中,它也會成為中國正在變革的歷史的一部分。

現在我們正在建立我們的保護簽證系統,聯邦政府國會正通告移民局和外交部,澳洲具有保護簽證政策,保護簽證在澳洲即時生效。我希望更多(中共)高層的人能來澳洲。

我很高興的說,就在上個星期,郝鳳軍先生在向國會作證的第二天得到了他的保護簽證,袁教授也在幾天前拿到了保護簽證。我們非常高興這兩個勇敢的人能夠拿到保護簽證。這就向中國高層官員發出了一個資訊,只要對法輪功殘酷的折磨與虐殺不停止的話,他們就可以在我們這個民主國家得到保護。

這不是在法輪功與中國當局之間的問題,這是一種迫害, 610辦公室對法輪功所操控的是蓋世太保似的迫害。我們已經期待了3 年了,希望能有610 辦公室的成員來澳洲投誠,揭露610辦公室的運作。郝鳳軍先生使我們做到了這一點,他帶來了我們所需要的證據。

我們在澳洲首都堪培拉中心的高等法院的這個起訴案只會在這個法庭審理而不會轉移到其他的聯邦法庭審理。在我們遞交了這個訴訟案後,外長唐納又簽發了一份行政令,今天我們也不得不修改我們的訴狀,把這份證書也包括在這個案子中。

大家應該知道,外長唐納無疑會遵守法院的判決,如果法院發出判決通知,唐納就可以對中國外交部說,我想保護你們,但是澳洲的法庭下了判決,不允許我繼續簽發這種證書。 我要說這是非常可恥的,唐納先生,你本來是可以向中國政府解釋清楚,你應該有勇氣停止簽發這種證書,但是你迫使我們走上一條起訴你的路,你們都已經知道了,今天橫幅( 在大使館前)已經展開,警察並沒有干涉,也沒有阻止他們(法輪功學員)打橫幅。

我再次向那些勇敢的人、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致敬。

Bernard Clollaery 律師還告知在場媒體,下次開庭將是8 月29日,是日只對外交部長唐納起訴。聯邦警察表示服從法院對外長唐納的任何判決,我們今天撤銷了對聯邦警察的起訴。


袁紅冰教授發言

案子證人之一的袁紅冰教授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說: 身為澳大利亞的外交部長和商業部長唐納,他的職責就是通過他的外交和外貿活動,全面地維護澳大利亞國家和澳大利亞每一個公民的利益。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看到澳大利亞外長在和中國共產黨打交道的時候,卻以損害澳大利亞公民的利益,損害澳大利亞國家政治利益的方式,來換取所謂的經濟利益。這不僅十分愚蠢而且令人不可理解。據我所知,中國共產黨對澳大利亞能源和自然資源的需求遠遠高於澳大利亞對他們所能支付的金錢的需求,而且,國與國間的經濟貿易交往有成熟的國際法和國際貿易法進行保護,根本就不需要犧牲自己國家的政治利益,犧牲自己公民自由表達的權力,來換取貿易上的好處。

郝鳳軍先生發言

當天首次參加公眾集會的此案另一位證人郝鳳軍先生發言說: 由於我在國內的特殊身份,使我深深看到中共如何殘酷迫害法輪功和其他持不同政見者。但是讓我不可思議的是在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裏,他的外交部長可以簽署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的請願活動,這樣助紂為孽的行為讓我不敢相信。你們看看,這些法輪功學員是些什麼人,他們是否存在能夠奪取中共政權或發動武裝暴動的能力。在國內,大部分法輪功學員是老弱病,或是高級知識份子。自從我到610 辦公室工作後,沒有發現法輪功學員有任何威脅到中國的行動,反而看到的是中共是如何使用各種殘酷手段來迫害法輪功及其他持不同政見者,並將邪惡,魔掌伸向西方民主國家,澳洲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所以在此我呼籲澳洲政府不要為了經濟利益去助紂為孽而傷害正義善良的人民。我相信,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我相信,高等法院會主持公道,並希望澳洲外交部長唐納懸崖勒馬,不要再助紂為孽。請堅持了6 年的法輪功學員繼續堅持下去,因為我們相信正義,我們相信正義永存,讓我們共同迎接暴風雨後陽光和彩虹到來的那一刻。


章翠英女士發言

代表法輪功起訴的起訴人之一章翠英女士發言說: 今天我面對法庭,是因為我相信澳州的司法機構是公正的。澳州是一個民主國家,澳州人民有權力維護人權,良知和正義,和中國完全不一樣。

案子主要聯繫人法輪功學員Geoff 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說,與外長唐納對簿公堂是我們最後的選擇,他把我們逼上了這條路。Clollaery 先生是一位勇敢的人權律師,他在為人類爭取人權奮鬥了很多年,我們很有幸請到他作為我們的代表律師。

Geoff 還表示,在唐納簽發的證書上並沒有禁止手舉橫幅,而聯邦警察一直執行唐納的口頭命令來禁止手舉橫幅,所以我們原來同時起訴聯邦警察,但是今天聯邦警察表示服從法院對外長唐納的任何判決,我們決定撤銷對聯邦警察的起訴。


另一位起訴人戴志珍女士和法輪功學員Geoff也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