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泄露一樁驚人醜聞中的秘密(多圖)
 
肖慶慶
 
2005-6-26
 

二級警督李久明被關押前

二級警督李久明被關押後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治下冤死人不償命,這並不新鮮。但新華網披露的這個冤案有和以往案子一樣的地方,也有和以往案子不一樣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新華網無意中揭露了一個人們根本不知道的公檢法的秘密。

前不久,河北省冀東監獄二支隊原政治部主任、二級警督李久明,終於結束了867天的死緩判決,平反出獄,而原唐山市公安局南堡開發區分局局長王建軍、副局長楊策,因對他刑訊逼供有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另外5名涉案民警被免予刑事處罰。報導說,一場死刑冤案險些永沈大海。為何每次報導都透露刑訊逼供,而刑訊逼供卻無法糾正呢?這和中共統管公檢法的羅幹有直接的關係。公檢法的高層透露說,羅幹喜歡暴行,他視察時如果看到某個刑警比較溫和,就立即調離。越是殘暴的越樹立典型,越升官,所以刑警大隊的很多人都心理變態,每天不打人、不使電棍,就渾身不舒服。

婚外戀不是惹事端的關鍵

據新華網報導,李久明的故事起源於越位的婚姻。這不對的,婚外戀不是惹事端的關鍵,司法黑暗才是冤案的起因。

報導說,結了婚的李久明,後來與一位同事郭忠孝的妻妹唐小萍不期相識,隨後二人關係迅速升溫出軌。不久唐小萍要求李久明必須和他妻子離婚,然後與她結婚。李久明一口回絕了這個要求,並逐漸疏遠唐。此後唐採取了騷擾的辦法,半夜三更經常打電話給李久明。 

2002 年7月12日凌晨2點多,李久明永生難忘。這時候,唐小萍打電話急切地告訴他:"你得趕快到我這兒來一趟,我姐姐、姐夫被人用刀刺傷了,趕緊找輛車,送他們去醫院吧。"此時的李久明想當然地認為,唐某過去多次都是以這類似的方式騙他出去約會,這次估計也不會是真的。於是他不冷不熱地答覆說:"出事了就報警啊;受傷了,打120吧。深更半夜的我到哪兒找車去?"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然而當天夜裏,李久明的同事,冀東監獄一支隊幹警郭忠孝家中確實發生了重大搶劫殺人案,郭忠孝和妻子唐姝麗被蒙面歹徒用刀刺成重傷,情急之下的唐小萍才打電話央求李久明幫忙。

第二天,由於李與受害人郭忠孝妻妹唐小萍的曖昧關係,而且曾經屢屢發生矛盾,在受害人的懷疑下,李久明被警方認定為搶劫殺人嫌疑犯,而被唐山市公安局南堡分局幾名刑警帶走。當夜夜裏,辦案人員從李久明家裏搜出了一把鋼珠手槍,警方更加“鎖定”李久明為重大犯罪嫌疑人,對其嚴加審訊。

關於槍隻的來源,李事後解釋說,身為政治處主任,其工作職責就是管理槍隻,這把鋼珠手槍是老領導齊錄上交的,由於是晚上,回家後隨手將槍放在家裏。

李被公安局拘留後,前9天時間一直不承認自己是兇手,但後來在辦案人員的“全力”審訊下,李供認了殺人事實。2003年11月26日,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李久明死刑,緩期兩年執行,附帶民事賠償10萬多元。得到判決結果後,李久明提出上訴。

刑訊逼供下招認一切

對自己被刑訊逼供的經歷,李久明至今不堪回首。李事後說:“那天,南堡公安分局局長王建軍和副局長楊策以及盧衛東、黃國鵬等10多人,把我按坐在地上,4把椅子把我擠在中間,手指、腳趾系上電話線,用老式搖把電話機連續電擊我。當時,酷刑使我疼得嗷嗷直叫,辦案人員張連海就拿著一個臟墩布堵住我的嘴。” 經受這種非人的折磨十幾個小時後,李久明的心理終於崩潰了。最後他招供說人是他殺的。清醒後李久明又推翻以前的口供,就這樣反反覆覆七天八夜之後,李的精神徹底崩潰了,最後他是讓說什麼就說什麼,讓幹什麼就幹什麼。這位二級警督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成了刑訊逼供的犧牲品。

在法庭上,儘管李久明堅決否認自己有殺害郭忠孝、唐姝麗的犯罪事實,並如實向法庭提供他被刑訊逼供的事實,但一審法庭還是判決他死刑。李上訴後,二審判決發回重審。

昔日同窗 仗義救友  

紀桂林是李久明20年前的河北灤縣師範的校友,後來又同在冀東監獄工作,案發時紀正在北京進修。聽到案情介紹後,紀桂林憑著對李久明多年的認識,當時就認為案件不是李久明做的,肯定抓錯了。受李妻子的委託,紀桂林在北京給李久明尋找律師,面對巨額費用,他們一次次感到失望。最後紀桂林一位做律師的朋友朱愛民聽說後,出於同情和伸張正義,同意義務代理官司。

隨後的兩年裏,紀桂林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案件的申訴中,他帶著李久明遭受刑訊逼供的材料以及案件的種種疑問資料,請教一個又一個法學專家、教授,找到一個又一個相關部門,可案件毫無進展。

2004年8月17日晚,一個不期而至的匿名電話給紀桂林帶來了巨大驚喜。電話中的人告訴他:“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真正的兇手已被溫州警方抓獲了並判處死刑,姓蔡。”紀桂林幾乎喜極而泣。

真兇落網  

原來,犯罪嫌疑人蔡明新,家住離冀東監獄不遠的唐山市樂亭縣,曾屢屢搶劫、強姦和殺人,2004年6月初,當蔡某在溫州某看守所被抓時,他跟監獄的人吹牛,談起當年他是如何在冀東監獄宿舍搶劫殺人的。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於是獄偵幹警最後把蔡某在冀東監獄家屬區犯下的重案審了出來。隨後溫州警方將《協查通報》發到唐山,請求唐山公安方面協助核查此案。

隱瞞的背後有貓膩  


二級警督李久明被關押後
真兇落入法網,真相已經大白,按說李久明應該被立刻釋放。但是,已經明知道辦錯案的王建軍和楊策等人趕到溫州,對蔡明新進行提審,其結果卻是二人悄悄地去,又悄悄地回。之後,唐山市公、檢、法三方組成一個調查組再次悄然開赴溫州,分別進入溫州的公、檢、法系統,提閱蔡明新的案卷。

新華網報導說,由於蔡明新是在最後時刻供出的新案情,所以在溫州中院掌握的案卷中,就沒有蔡明新在冀東監獄家屬區作案的任何記錄,調查組也沒有發現這種情況。

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既然唐山兩次開赴溫州,並提閱了蔡明新的案卷,為何溫州的公、檢、法系統卻沒有任何紀錄呢?這不是失職,而是其中有貓膩!事實證明這個“天大秘密”被隱瞞下來,李久明仍然被關在監獄。這就是為何紀桂林能接到一個匿名電話, 因為那個了解情況的內部人覺得實在太過份了!

羅幹領導的公檢法太黑啦,如果受冤的是自己的父親兄弟,他們會怎樣做呢?

匿名電話救李久明一命

按照蔡明新在溫州犯下的強姦殺人命案,他肯定被處以極刑,極有可能因“滅口”而導致李久明永無翻案之日。

接到匿名電話的第二天,紀桂林和律師火速飛往溫州。隨後在一位全國知名法學專家的幫助下,才將唐山警方辦案人員明知真兇落網,還要將錯就錯徇私枉法,濫用職權掩蓋;事實封鎖消息的事捅到中央某位大人物那裏。

事到如今,羅幹不能再干涉。

2005年1月23日,在法庭上,原唐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一大隊副大隊長張連海、刑警支隊一大隊民警宋金全、南堡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盧衛東、教導員黃國鵬四人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分別表示認罪伏法。可是那些去溫州提閱蔡明新案卷的人為何沒有判刑?王建軍和楊策等人的罪過不是更大嗎?

新華網泄露了一個最大的醜聞

事後人們發現,李久明冤案中,當時認定他殺人的主要證據有毛髮、血液DNA鑒定,足跡鑒定,另外還有警犬氣味辨認,以至於還有測謊儀等等現代科技手段的產物。

既然有這麼多證據為何還要刑具逼供呢?因為這些都是假的!新華網泄露了羅幹治下的一個最大醜聞,以往人們以為的鐵板釘釘的DNA之類的證據是可以偽造的!先以鑒定為由,串通化驗部門用李久明的毛髮、血液造假證據,同時用酷刑逼迫李久明承認,這樣就口供和物證對上號了,就天衣無縫了。

天哪,羅幹今年又要求國務院撥發50億元修建監獄和勞教所。公檢法到底是幹什麼的?老百姓的錢用來整治老百姓,中國冤死的情況還要持續多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