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警报!江家帮背后下刀子 温家宝难防经济硬着陆(多图)
 
青晴
 
2004-8-15
 

天安门旁摆个黑糊糊的大坟包真晦气

【人民报消息】电荒已经成为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江家帮怎么会想到有一天他们的面子工程在夜间是一片昏黑,连交通红绿灯都得关闭呢?别的省市不说,国家建设不管,光高温用电就已经使上海帮与华东各省矛盾日趋尖锐。陈良宇已经在跺脚捶胸:早知道有今天,就不应该狗眼看人低,和山西省委书记弄僵关系!

过去人们指责江泽民盖中国大剧院是奢华,不算惊人的运营费和维护费,光每月的电费就要400万元人民币。现在已经不是奢华的问题了,刮国库的底儿刮的再多也解决不了中国大剧院没电、没水的问题。在交通红绿灯都得关闭的情况下,江泽民敢让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中国大剧院昼夜灯火通明吗?宋祖英怎能想到,江泽民讨好她的“水上坟墓”真成了一个黑糊糊的大坟包!

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前几天为了他的电厂需煤问题低调来大陆,他选了个最不恰当的时候提出了个最无法解决的问题,有人给胡锦涛出难题,散布消息说他“可能要接见王永庆”,胡锦涛智商能那么低吗,江绵恒利用人家儿子当假大款把中国的钱都捞到自己腰包去了,现在把王永庆这个烫手山竽转嫁给胡,锦涛同志也不能干哪。结果王永庆连拉他下水的江泽民都没见着,一个问题也没搞定就灰溜溜的回去了。台湾的「经营之神」到了中共手里可就成了“瓮中之鳖”。不调查国情,一头扎进中共的怀里,没有不头破血流的。

可怕的电荒

上海大剧院的过去

中国大陆电监会指出,今年6至8月中国共缺电 200亿度,限电范围比去年扩大,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王京明指出,据统计,中国今年电力缺口预估达3000万至4000万千瓦,不但超过一些中等国家全年发电容量,甚至需要再造 2座三峡大坝电厂才能满足。

缺电最紧张地区是长江三角洲区,大陆经济所研究员王京明表示,据估算,2004年夏天整个长三角的用电缺口很可能超过1900万千瓦,上海、江苏、浙江进入电力危机状态。上海部分企业已调整休息日,错开用电高峰,减少负载约50万千瓦。浙江大部分公共设施用电都已停止,包括交通红绿灯都关闭,杭州市电力局对重点企业、外资企业更实行「停三开四」,连续生产企业安排集中检修等。

交通红绿灯都关闭,国家经济岂不危机到拉特级警报?

能源不足严重影响经济发展

中央社记者唐佩君台北十四日电,中经院近期刊出台商电子报中,大陆经济所研究员王京明针对中国电力现况分析,他表示,中国在 6月调升了南方、华东、华中、华北 4个区域电网的电价,希望以价制量,缓解当前电力供需紧张状况。据统计,通过限电来保证用电的省市预计将从去年的16个增加到24个。中国从东北到华北,从长三角到珠三角应付电荒成各地政府的头等大事。

王京明分析,中国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电监会)曾指出,今年6至8月3个月中国共缺少电量200亿度,拉闸限电的范围将比去年进一步扩大。另根据国家电网公司统计的资料显示,今年是近年大陆电力缺口最大的一年,缺电最紧张地区是长江三角洲区。身价最高的省是能生产能源的省!

南方电网最高负载同样创历史新高,王京明指出,今年福建省的供电形势更加严峻,1至5月份 6大水库来水较常年平均少64%,水力发电减少43%,但全省用电量增长18%,能源不足已严重影响经济社会发展。

试图开展一场全民性的「节电爱国运动」

报导说,王京明表示,中国为应付电力短缺,除将拉闸限电的非常措施作为常规手段频繁使用外,还动用了以价制量,发出节约用电的道德要求和政治号召,试图开展一场全民性的「节电爱国运动」。

「道德」不是“速效救心丸”,急用时服一粒,立竿见影。「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道德不是一天成就的,也不是一代人可以维护的。自从江泽民当政,陈至立主管教育以来,不要说学生,就连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教授和教师都在干着为非作歹的事。现在没有电用了,想起「道德」来了,这不是亵渎中华民族的文明吗?看来中国共产党真的连「道德」的含义都不知道了,以为是可以随手拈来为其所用的工具呢。

去年中国已「破产」

朱熔基的愧疚和急切

拉闸限电、调升电价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温家宝提出宏观调控,就是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使中国经济晚一天崩溃。难道胡温不知道中国经济迟早有一天要崩溃吗?据《动向》报道,朱熔基2003年5月28日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两度失声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馆会见吴邦国、陈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讲到党内、金融界的黑暗腐败时,气昏晕倒。报导说,朱熔基泪洒衡山宾馆小礼堂、晕倒在大公馆会议厅,都是因他看了一份由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监察部对中国人民银行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工商、建设、农业)的调查报告而突发的。按国际金融界规则,中国四家国营商业银行,去年已属于「破产」,该倒闭了。

人为干预 并非真正自由竞争

中央社报导说,在人为干预下,电荒预估可在2至3年内疏缓,但缺乏市场机能的调控,供需资讯无法适当展现,只能说是因人为干预达供需均衡,并非真正自由竞争。

怎么努力架不住背后有下刀子的!

江泽民自己干的事自己最清楚,黄菊、陈良宇等江家帮都知道,但是直到今日,黄菊还纠集江氏人马阻止宏观调控,而陈良宇干脆在政治局会议上威胁温家宝。他们完全不考虑国家的命运,甚至不考虑若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共产党,他们哪里能如此为非作歹、祸国殃民?江家帮至今还要继续搞面子工程,中国的经济怎么能不硬着陆呢?这不是谁有能谁无能的问题,再有能力的医生也挽救不了拒绝治疗的晚期癌症病人。

江泽民当政那十几年已经把国家搞得病入膏肓,现在温家宝要搞宏观调控,要恢复国民经济到正常水平谈何容易,别说有江家帮在捣乱,在继续拆墙卸瓦,就是全缴械投降,国民经济也不可能恢复!

别的不说,从江泽民带头到底下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掏空国库、资金转移海外来讲,家贼难防啊!现在中国虚假的繁荣不就仗着外资输血吗?当生产用电不能保证时,人家还能在这里吗?准备投资的还能来吗?

千万别小看这一个「电」字,就这一项就能要了中共的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