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到江澤民劉淇!天津市長戴相龍新華網透露玄機(圖)
 
鮑光
 
2004-3-8
 

戴相龍(左)接受新華網專訪
【人民報消息】現在接受採訪真難,寫文章也難,哪件禍國殃民的事想不和江澤民掛上鉤都難,而江在兩會偏偏又走在胡錦濤的前面。

新華網3月7日的報導《原中央銀行行長現天津市市長戴相龍答記者問》就是透露出不少關於江澤民和江家幫的玄機。

原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是人大代表,任天津市長已有14個月,7日他第一次接受了新華網的採訪。

記者問:當中央銀行行長和當市長有什麼不同?

戴市長答:許多朋友見到我第一句話就問這個問題。我說不同的地方很多,一句話,錢少壓力大。中央銀行用的是發行貨幣的錢,幾億、幾十億的用,碰到通貨緊縮時,還怕票子用不出去。當市長用的是收稅來的錢,幾十萬、幾百萬算著用,總是不夠用。一個國家只有一家中央銀行,當市長則不同,天天面臨與相關城市的比較,競爭壓力很大。

天津和北京都是直轄市,相距很近,但是去過天津的人都知道,天津和北京可不能比,不用說別的,就從戴市長這段話裏就能品出不少滋味來。

戴相龍說當市長是「錢少壓力大」,那是上面對他的政策,對於緊跟江澤民跑的劉淇來講是「錢多壓力無」!


有江澤民撐腰劉淇牛得狠!
這不是替劉淇吹的。爭鳴雜誌曾透露過,原北京市長、現任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打著籌辦2008年奧運會的幌子,兩年來他一個人花出去的“招待費”就是兩億2千萬元。陪著他花錢的北京市委奧運籌備工作開展二年來,各項考察、交際總開支已達21億6千萬元!再添點錢,能給宋祖英再建一個大墳包。戴相龍和天津市委比得了嗎?

江澤民說過不能一刀切,還真是切的不一樣。

戴相龍說:“中央銀行用的是發行貨幣的錢,幾億、幾十億的用,碰到通貨緊縮時,還怕票子用不出去。” 其實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江澤民坐在家裏一個電話就有人往加勒比海地區的中國銀行裏給他轉帳三十多億美金(雖說香港的銀行好久後才承認了其中的十億美金),那可不是分期分批轉出的,是一次幹的!有這樣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還怕票子用不出去?況且還有江綿恒張大了口袋在那裏等著哪!

我今天不是評論江澤民怎麼怎麼啦,我是說上新華網接受訪談真可以與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艱難相提並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