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消息】王雪冰是江泽民的座上客,江泽民在家里过生日时,请的二十几个人里就有王雪冰夫妇,可见他是江泽民特殊用得着的人物。据报导说因为可能要被判死刑,因此王雪冰在被押期间自杀两次、刘金宝被捕后也自杀未遂,他们都是窃国大盗江泽民的运钱工具,出事了,江不可能无动于衷,江担心他们把自己供出来。

可是自从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因萨斯病倒下后,至今身体没有恢复到能出镜的程度,只好由中纪委副书记主持这些事。有几位副书记都是尉健行原来手下的人,那时要整治这些蛀虫多次被江泽民拦住,现在朱熔基、胡锦涛发了话,他们办案的阻力就小多了。王雪冰、刘金宝在自杀未遂后没有看到江泽民来解救,知道江泽民大势已去,无奈之下开始招供。他们供出的那些事每件都能要了江氏父子的脑袋。

一次,一位高人被招进中南海给江泽民发功治病,回来后,对朋友大呼中国没救了,经朋友一再追问才知道,江泽民的别墅内满目国宝,金碧辉煌,简直就是把故宫搬到他家去了。

这些都是能拿眼睛看得见的,再金碧辉煌也不能随身带,还是黄金、美元才最实用,逃到哪个国家都能继续挥金如土。萨斯期间,有人透露,江泽民曾想随着孩子躲到澳洲去避难,后来因为身份太特殊,只好作罢。还有人透露,江绵恒早就“老鼠搬家”把大批的资金转移到海外去了。银行给江绵恒的那些巨额“贷款” ,一到他手里就被转移到了海外,所以银行有那么多的“坏账”不了了之。

按理来说,江绵恒为江氏家族掠夺的民脂民膏几辈子都花不完,可是江泽民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尤其是去年十六大之前,政治局开了五次会议决定江全退,江虽然有个周密的阴谋计划,但他心里没有把握,不知能否实现留任军委主席的愿望,所以在尚有三位一体大权时,他准备了后路。

刘金宝揭发江泽民


“三个代表”指方向!
中银香港副董事长兼总裁刘金宝,于五月二十日在深圳戏剧性地落入法网。当中纪委告诉刘金宝谁也保不了他,并暗示江泽民也干涉不了这个案子时,刘脸色惨白,嘴角不停地哆嗦,满头流汗。他回房后吞服了二星期量的安眠药,晕倒在床上,被急送至三O五医院抢救,后脱险。

据透露,刘金宝现已承认侵吞了公款达二千五百万元,借批贷款收取近八百万元的回扣。他还交代了给江绵恒的“贷款”都是违规违法的。据说,迄今为止他供出的最有价值的消息是:国际清算银行去年12月发现的无人认账的20多亿外流美金是江泽民十六大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至海外的。

江泽民偷转资金被发现

中共十六大是在2002年11月8日召开的,在5月到9月期间,中资银行把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2002年12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长达一百零五页用于评估五月至九月的例行报告,第二十九页有这样一句话:「需特别注意的是,中资银行(一家或数家)转移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到它们位于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香港中银等中资机构汇出
大量神秘之钱
对于这么大的一个金融“黑洞”,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中资银行都始终保持沉默。正当国际银行界浮想联翩、各方不断猜测的压力下,中国银行解释道:「中银香港在上市前,将账面值114.01亿港元的不良资产出售给中国银行开曼分行,作为对价,中国银行总行将八十多亿港元汇给开曼分行,再由开曼分行汇给中银香港。2002年7月25日,中银香港成功上市,全球招股约24.5亿股,集资总额达205.88亿港元,为香港历史上最大宗招股活动。而通过开曼处理不良资产,是上市过程中重要的步骤。」

国际清算银行提到的转移资金的数目是三十多亿美元,而中国银行只承认转移了八十多亿港元,约十亿美元。那么,谁转移了剩下的二十亿美元?用途是甚么?中资银行都三缄其口,给人留下无穷的想象余地。

国际清算银行总部位于瑞士,是服务各国中央银行的银行,各国中央银行会定期向其报送有关资料,国际清算银行的资料是对各国中央银行报送的资料进行加总后的结果,他们坚称:「我们相信资料是准确的,虽然我们通常不会掌握每一笔具体交易的明细。当我们注意到有不寻常的动向时,我们会向有关的中央银行查询。」既然资料是准确的,那么其余二十多亿美元到底是谁的呢?

如此大笔资金的一次外流是罕见的

「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国际清算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称,「但是中间的原因我们不清楚。我们曾经去加勒比海地区的中央银行讯问,但是对方不愿回答。对于其中的原因,有一些猜测,但猜测毕竟不能算是事实。可能只有中国国内的银行自己知道。」

中资银行在加勒比海地区营业的银行分支机构只有两家,而且都是在开曼群岛,都是B类牌照,即只允许为非居民提供服务:一是一九八一年设立的中国银行开曼分行,牌照号是八二O一二;另一是工银亚洲开曼分行,牌照号是九四O五一。由于工银亚洲只是工商银行设在香港子公司,严格来讲不能算中资银行。另外加勒比海地区还有一些中资银行完全控股的非银行机构,同样也有权让资金流动。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每年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可以推算出从1990年到2000年,中国的资本外逃最低估算额总计达到八百八十亿美元左右!这些钱都是以江家帮为首的贪官污吏们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化整为零地分批分期地运出去的,所以没被及时发现。

该判何罪

从江泽民在「十六大」之前迫不及待地一次挪出20多亿美金(160多亿人民币)来看,当时他对自己的仕途心里没底,怕被清算,所以做出两手准备,一方面耍阴谋争取留任,一方面急切地在脚底下抹油准备后路。

不要说以前和以后江氏父子怎样搬运国库的钱了,就说这一次偷盗国库的20多亿美金,该判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