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黑幕!江家帮上海掏空国库 朱熔基自责在沪痛哭晕厥(多图)
 
林立
 
2003-6-19
 

朱熔基开始清醒
【人民报消息】媒体报道说,周正毅案使刘金宝“双规”,而且牵扯到江泽民的爱将、上海帮一批人马。但上头有指示,不许报道周正毅案,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下令揪出几个和他没有瓜葛的上海富豪来转移人们的视线。有人透露是朱熔基下决心要整顿金融界的。

朱熔基为什么在退休以后突发奇想要揭露那些贪官污吏,他在任期间不会一点没听到风声的,否则他就不会在去年喊着要揪出江绵恒。

《动向》6期刊透露,看了中纪委对金融系统的一份调查报告后,朱熔基感慨万分,五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他两度失声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馆会见吴邦国、陈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讲到党内、金融界的黑暗腐败时,气昏晕倒。朱熔基为自已在任内所做的违心事而深感内疚、自责和悔恨,并指出黄菊陈良宇也有责。

朱熔基开始清醒了

人在糊涂的时候,做了坏事、错事被指出来时不会以为然。朱熔基在退休前希望对他的评价公正些,退休报告时他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风光。但是,现在,他开始清醒了,他痛悔、自责,但时光永远不会倒流。

《动向》报道说,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上海衡山宾馆,与各民主党派、经济、金融、科技、教育界人士会晤、座谈时,据悉两度痛哭,泪洒宾馆小礼堂。

五月二十九日,朱熔基在上海大公馆,会见正在上海考察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以及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们,据悉朱在讲到党内、金融界的黑暗、腐败时,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当场晕倒。经随行医生和华东医院医疗组(市委书记专责医疗保健组)救治,才得以苏醒。

多波多折的金融调查


对人民有好处?对我老江没用!
朱熔基泪洒衡山宾馆小礼堂、晕倒在大公馆会议厅,都是因朱熔基谈到他看了一份由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监察部对中国人民银行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工商、建设、农业)的调查报告而突发的。

从九五年以来,对金融系统的大规模调查,先后已有六次,都是多波多折,每一次都是在独裁者江泽民的庇护下,乔石、尉健行、温家宝都无奈而返。

陈云之子陈元,今年三、四月上书中央,力陈金融界黑暗内幕:排斥、打击正派办实事干部,拉帮结派,否则,问题不会积压到这样地步。陈元指:按国际金融界规则,中国四家国营商业银行,已属于「破产」,该倒闭了。

江泽民的亲信吴官正能调查江绵恒?

去年十二月的一个星期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国务院通过一个决议:不惜一切代价,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保障人民利益,要以法整顿金融界,即时起,对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四大商业银行,进行突击调查。第一步,封存所有原始资料、档案、帐号。从中纪委等中直机关抽调了三百多专业人才,领导小组设在中纪委在玉泉山的一幢三层楼房内。

但中纪委书记是江泽民的亲信吴官正,不管这个领导小组设在哪里,江泽民都有顺风耳。而且吴官正不可能不对江泽民负责,江的大儿子江绵恒就是从两手攥空拳向银行“借贷”多少个亿而起家的。去年十二月的会议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只见越来越多的资金被侵吞、外流。中国的“法”在哪里?

据报道,至五月中、下旬,调查组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调查,调查报告送交中央政治局,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人大副委员长以上的高官审阅,也包括上二届的政治局常委、上一届的政治局委员。

调查?年年都调查。结果呢?刘晓庆倒是进去了,所有房产被拍卖、拆掉,而江绵恒把掠夺来的民脂民膏转移到了海外,江泽民是孙子美国籍,儿子享受着中共高官待遇。

「朱铁脸」「铁」不了


这一轮斗争结果会如何?
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衡山宾馆小礼堂,与各民主党派和各界专业人士会晤,是事先约定的。用朱熔基的话说,要增加知识、多了解世界,少不了三个方面:走到社会中听听老百姓的呼声;邀请民主党派人士发表见解;多看看世界不同国情国家的传媒的报道。

当天,朱熔基出席座谈会时,刚刚看完中纪委关于金融系统的调查报告,心情很沉重,开场白说:外界、在座的,对我很厚爱。今天我很沉重。赞誉是多了、过了头。其实我有先天不足,人称我是「朱铁脸」,现实我「铁」不了,是徒有虚名。我的个性、意志,是很不适宜进政坛的。三月中旬退下后,人是轻松了,心情却是沉重了,身上的包袱难卸。在位时做了违心事,说了违心话、空洞的话,做了一些明知不正确但还是做了的痛苦决定。金融问题、国企问题、发行国债问题、工程基建问题、资金外流问题、用人问题、机构精简问题,都给新届政府遗留下了大难题。

热爱祖国、忠于人民的公仆标准

朱熔基接着说:经济、金融问题、经济改革搞市场经济问题,都受到现行体制、机制的冲突、影响,以及人才素质的影响。从人民和国家对自己的委任,我配不上是个好总理,只能是个廉洁的公仆、共产党员,热爱祖国、忠于人民的公仆。

热爱祖国、忠于人民的公仆应该是什么样呢?应该是为国家和人民着想,一个工人可以做到,一个国家领导人也可以做到,但具体的标准却不相同。

作为总理,光自己“廉洁”是远远不够的,一个处长、一个科长达到这个标准兴许是可以的,但是作为一个大国的总理,就不行了。要是自己就带头腐败,并腐蚀下面的官员,那么罪过就更大了,江泽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自江管理国家以来,中国的天灾人祸随处可见,而且越来越劣。

「我连身边金融大将都管束不了」

朱熔基向与会人士披露了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监察部对金融系统调查报告的部分情况,朱说:近七、八年来,金融状况一直处于崩溃的危机,是给内部官僚侵吞掉,给内部官僚与外界勾结诈骗掉了。我连身边几名金融大将都管束不了,还有曾一起在上海工作过的同事,也都逃避过了我的判断、识别视线。

说到这里,朱熔基失声痛哭。他边流泪边说:怎么向国家、向人民、向老一辈同志的嘱咐交待啊!

金融系统调查报告上海市是重灾区

毫不令人惊奇,江绵恒发家的上海市是重灾区,否则就不会有上海帮一说了。

朱熔基在会上披露:金融系统不良资产中有三分之一是被人为有意识犯罪侵吞、诈骗、造假、收贿、外流了。上海市是重灾区。有的领导干部负有渎职过失,有的领导干部涉及经济犯罪活动。原在上海、北京和香港担任金融界的「行长」「总裁」、「董事长」、党组书记、工委书记的朱小华、王雪冰、段晓兴、刘金宝,相继败露落入法网。仅朱小华、王雪冰经手的坏账、不良资产,就达四百三十多笔,金额高达一千一百七十多亿元。

没有金融界的接济,江绵恒就是个乞丐


朱:你不得好死!
媒体曾报道说,有些银行行长要求辞职不干的原因是,坏账的很大一部份是江泽民打电话、批条子命令金融界的头头们干的,他们说不听江话丢官,听了江话进监,反正没活路,所以能调走就赶快离开。坏账、不良资产经追查,最后相当一部份都名正言顺地落到了江氏的私家小金库里。没有金融界的接济,江绵恒就是个乞丐。

座谈会结束后,朱熔基在与各民主党派、专业人士共进晚餐时,大家看着朱熔基难受的心情而不动筷子。朱熔基在请大家用餐时,反而被人家的情绪所感动,又一次泪洒餐桌。

抢救气晕倒的朱熔基

五月二十九日下午,朱熔基在大公馆会见了正在上海市考察的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和人大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盛华仁,以及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市委常委。

据悉,朱在会见时,把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监察部对金融系统的调查报告,往茶桌上一拍,说:都看了吧!金融界黑幕,黑幕够黑、够猖獗、够疯狂的啦!把改革开放创造、积累的财产、资金都侵吞、诈骗、偷盗空了。我有责、有过,上届中央政治局也有责。人民、历史是不会宽恕我们的。国家败类、人民的败类,能在我们身边伪装、表演了多年、十多年的戏!

国家败类、人民的败类无疑指的是江泽民。

朱向吴邦国发问:为什么你没发现,我没发现?

朱接着又重覆几句「为什么」时,因过于气恼、激动而晕倒在沙发上。当即召来随行保健医生,华东医院医疗组随后也赶到。经抢救,幸无大碍。

责任在最大的权力者江泽民


朱熔基发誓要追查到底
朱熔基苏醒后,稍作休息,又继续指责:为什么金融系统这么顽固?上海也不是一片净土,问题不少,有被捂住的,有被长官意志(指的自然是江某人)硬保住的,有被蒙混过关的。拆国家墙角的、毁国家家底的,这笔债是逃避不了的,子孙后代会追讨的。

朱熔基还当着与会的上海市委常委们说:上海金融黑幕,黄菊是有责任的。为什么过往不少反映、举报,不追查?为什么不少明显的问题、账务明摆着,不清查?对此,陈良字也有责任。

反映、举报的都是上海帮的帮头江泽民的罪行,黄菊和陈良宇自己本身就在浑水摸鱼,他们当然不理反映、举报,更不会命令来追查自己。对于黄菊,尉健行主持中纪委工作时早就做过结论,是应该受处分的,应该立即下台的。结果江泽民调走了上海老百姓爱戴的徐匡迪,提拔了江氏追随者陈良宇,更把黄菊提进中共最高领导机构。上海金融黑幕应该负责的人很多,但这个金融黑幕不过是江氏众多黑幕中的一个罢了。

朱熔基最后表态说:我作为退下来的干部、共产党员,坚决支持中纪委对上海的问题清查,有必要兜底翻一翻,否则国法不容、民心难服!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