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律會更加搞笑!趙本山當上人大代表(圖)
 
薛東華
 
2003-2-22
 
【人民報消息】中國古代並沒有人民代表,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皇上及其家族,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老百姓對此似乎也沒什麼異議,因為皇上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歷史上一次次的農民起義,其實並不是挑戰封建帝制的所有權結構,而在於誰來做皇帝的問題。人民代表的概念來自於西方民主國家的代議制,由汪康年等人首次引進到中國,並於1900年7月在上海建立了中國第一個議會。

1949年中國的新政權建立後,為了向世人表示“中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但又要將“舊社會”所建立的一切政治制度完全推翻,所以才設立了人民代表大會(人大),以區別於49年以前的議會。根據中國憲法,人大是最高權力機關,由各地選出的人民代表組成,其職能是立法和監督政府各部門的工作。

我小的時候就見過一個人大代表,她是我們街口食品店賣糖果的,號稱“一把抓”。她當上(據說是選上的)人大代表的主要原因,是她能夠一把就抓起整整一斤糖,往秤上一放,分毫不差。類似的人大代表還有“一刀準”(賣肉的),“一口清”(公共車售票員,兼報站名)等等。我們那時候還不明白人大代表是立法用的,這當然只能怪自己沒好好學憲法。我們喜歡人大代表“一把抓”的原因,是找她買糖果不用擔心缺斤兩。

到了美國以後,才知道人民代表是用來制定法律的。前兩年,由於一個“人力不可抗拒”的原因,筆者接觸了美國所有的聯邦參議員和大部分的眾議員,這才知道原來這些議員絕大部分是律師出身。就連他們的助手,也都是律師或者法律專業的實習生。雖然球星喬丹、歌星馬當娜在美國紅得發紫,也不用發愁競選經費,但要當上國會議員,恐怕連門兒都沒有。


趙本山
美國的國會是立法的,律師出身的人當議員自然名正言順。中國的人大也是立法的,但人大代表裏卻沒幾個是律師,難怪中國每次一有新的法律出臺,立即就有許多“補充規定”、“附加解釋”等等跟進。有些法律條文甚至讓人哭笑不得,如《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17條規定“公民有生育的權利”,生育本是天賦人權,毋需任何法律來規定。這就像交通法規寫上“公民有走路的權利”,環境保護法寫上“公民有呼吸的權利”一樣可笑。最近得知,我最喜歡的笑星趙本山也當上了人大代表,恐怕以後中國出臺的法律會更加搞笑。

人大代表本來是代表老百姓去立法和監督政府的,也應該是老百姓在受到不公正待遇時最容易也最應該去找的人。去年“兩會”期間,北京的一位市民,寫好了一封給人大代表的信,來到代表們的駐地準備當面交給代表。結果卻被警察以“上訪罪”抓進派出所扣押,在該市民被迫寫了以後不再上訪的檢查後,才得以釋放回家。事後有媒體採訪了其他警察,沒想到當警察的也是一肚子苦水。因為每到“兩會”期間,上面就如臨大敵,又是動員,又是檢查的,而且各種治安指標都和小警察們的獎金掛鉤,所以下面的警察們出格“強化”一下“祥和氣氛”也似乎可以理解。

這樣做的結果是,不但代表們的駐地戒備森嚴,大會堂內外更是重重警衛,就連代表們從賓館到大會堂都是警車開道。如此看來,人民一當上了代表,就不屬於人民了。這些人民的抽象代表,受寵若驚的“劉姥姥”們,一坐進金碧輝煌的人民大會堂,便身不由己地成了黨的最理想的投票機器,在每年的三月“神聖地行使人民賦予的權利”的時候,忠實地貫徹共產黨的愚民政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