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貶到阿富汗當大使!孫玉璽有機會榮任貪官(圖)
 
郭峰
 
2003-10-18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2001年10月18日孫玉璽在外交部記者會中「鄭重宣布」:國家郵政總局16日發現了「炭疽病菌郵件」,一週之後,到了24日孫玉璽「負責任地告訴大家,在中國境內,沒有發現炭疽病毒感染者」,25日孫玉璽被外交部「及時」予以警告處分,原因是「失言而又未及時補救,造成極其惡劣的外交後果 」。不久,孫玉璽就被貶到阿富汗當了大使,

下文為在阿富汗經營的中國商人向《開放》雜誌10月刊投的稿,舉報中國駐阿大使孫玉璽利用中國援阿項目和大使館重建工程官商勾結,非法侵吞國家資產,以權謀私。真沒想到孫玉璽到了本-拉登的家鄉就變成了貪官,看來過去不是不想貪,而是沒有逮著機會。

香港的鳳凰衛視去年播放過一個節目,採訪在塔利班倒臺後第一個到阿富汗做生意的中國女子樸錦藍,一位在喀布爾經營中餐廳與華人招待所的女老板。

樸錦藍的長城飯店是高級中餐館,一道菜的價格要六、七美元,一瓶啤酒三美元,當地人根本消費不起。食客主要是駐喀布爾的各國外交人員和聯合國工作人員,以及參加阿富汗重建的日本公司的職員。外交人員以韓國外交人員最多,因為三十六歲的樸錦藍是中國黑龍江朝鮮族人,又曾赴南韓打過工,會講朝鮮話,與韓國外交官溝通容易。

據估計生意紅火時長城飯店每天營業額達一千美元,老板娘樸錦藍自然進賬不少。

而她打理的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駐喀布爾辦事處的招待所利潤更高。招待所近三十個床位,每個床位每天五十美金,中國官方和國營企業的人來喀布爾,都經中國大使館介紹下榻此招待所,因此床位常滿。

* 老板娘樸錦藍是孫玉璽的世侄女

現到百廢待舉的喀布爾做生意經商的中國人不超過一百名,大多做的是小生意,屬滲淡經營,辛苦創業,沒有一個人像樸錦藍那樣生意做得大,錢賺得多,而且樸錦藍本人沒出一分錢投資。因為她是利用中國大使館的資源,靠中國大使館的權勢做無本生意,並將原本屬中國國有企業的飯店和招待所占為已有。而這一切,皆因為她是中國駐阿富汗大使孫玉璽的世侄女,即孫玉璽一個好朋友的女兒。孫玉璽也是黑龍江人,生於哈爾濱。

在喀布爾的中國人說,表面上是樸錦藍個人經商,但實際是孫玉璽與樸錦藍合夥做生意,樸錦藍作代理人,孫玉璽則在後臺支撐。巧的是,孫玉璽一九九五年到九八年在韓國任中國大使館參讚時,樸錦藍也同時在韓國做生意。

孫玉璽去年三月任命為一九七九年以來中國首任駐阿富汗大使,四月二十五日孫玉璽從巴基斯坦乘聯合國飛機抵喀布爾履新,大使夫人沒有來,但卻帶來了這位並非使館人員的女人樸錦藍。

* 中國電工辦事處變成樸的私人旅館

樸錦藍是個生意人,與丈夫在哈爾濱和北京經營披薩店,放下國內成功的生意來到破敗的阿富汗,自然是因為通過孫玉璽在這裏可獲得無本萬利的好處,樸錦藍得到第一項無本生意就是變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駐喀布璽辦事處為私家旅店。

無獨有偶,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副總經理譚策也是樸錦藍與孫玉璽的同鄉,與兩人早就相識。二○○○年七月尚未招標,這家公司已預先知道能獲得中國援阿的帕爾望水電工程項目,因而在喀布爾的高級住宅區以每月五千美元的租金租下一座房子當辦事處,並預交了一年六萬美元的租金。奇怪的是辦事處成立後卻搖身一變成為樸錦藍管理的招待所,而且招待所的所有家俱,包括桌椅床鋪全是從大使館搬過來的,上面還印有機要室之類的中文字。

而且樸錦藍僅是一名生意人,不懂外語,亦不懂水電方面的專業知識,卻被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任命為駐阿富汗帕爾旺水電工程代表,以便她公開合法擁有該招待所作她的私人旅館。

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承包帕爾旺水電工程是一筆黑賬,據該公司職員透露,帕爾旺工程尚未正式開工,就已用掉三百萬美元。這些錢用到什麼地方,不得而知。

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為什麼願意把自己花錢租來的房子白白給人做生意賺錢?這顯然是該公司為取得投標而給孫玉璽的變相回扣。

樸錦藍接手招待所,孫玉璽大力為樸拉客,沒事還到招待所與國內來客閒聊 ,因此有人見他一來即私下開玩笑說,「招待所的大老板來了」。

中國政府在去年宣布將向阿富汗提供一億五千萬美元的項目援助,這些項目當然由中國企業承包,其中通過權錢交易上下其手,一億五千萬美元有多少流入承包商私囊?有多少成為給大使館的回扣?最後有多少才用到阿富汗的援建工程上?看來只有天知道。

而長城飯店則是承包裝修中國駐阿富汗大使館的安徽省建工集團(國有企業)給孫玉璽的另一項鉅額變相回扣。

* 國營長城飯店突變私人企業

中國駐阿大使館人員因阿富汗內戰在一九九三年全部撤出阿國,只有當地人代為看守,時隔十年大使館自然殘破,這次大興土木翻修一新,並加建游泳池等豪華設施翻修費,務求舒適堂皇。因此,外交部未定上限,去年預算八百萬美元,到今年已增加到一千四百萬美元。安徽建工拿到這塊肥肉,自然要給孫玉璽可觀回扣。

首先安徽建工局將自己開辦的中餐館長城飯店交給孫的代理人樸錦藍,原長城飯店的中國經理被送回國,其餘職工被解雇,僅留下一位大廚,現餐館員工全是樸錦藍從中國另外找來的自己人。樸錦藍曾告訴阿富汗的華人:現在長城飯店已是私人企業。但人家問她,是不是你私人的?她卻不敢回答。

除此之外,安徽建工還向長城飯店源源不絕免費奉上中菜料理的原材料,如木耳、蘑菇、粉絲、油鹽醬醋等,用發給中國大使館的集裝箱運到喀布爾。據長城飯店一位職工講,一次運中餐原料的集裝箱到貨,僅給長城飯店餐酒就卸下二百多箱。中餐原材料雖不貴,但運費卻很驚人。這些集裝箱先用海運送到巴基斯坦喀拉奇,然後再空運到喀布爾。每個集裝箱的運費要四、五千美元。當然這些錢最後都報銷在安徽建工局承建大使館的費用中。

在阿富汗的中國人估計,僅長城飯店和招待所兩項,樸錦藍和孫玉璽就吞掉了國庫至少三百萬人民幣。

而樸錦藍與孫玉璽的合作關係兩人並不忌諱。除了前面所說的用大使館的家俱布置招待所外,長城飯店一旦缺少什麼,樸錦藍一個電話打來,孫玉璽的老婆即派車從大使館拉過去。另外從阿富汗打電話回國費用很貴,而樸錦藍基本上都是到大使館打電話。此事人盡皆知。不僅如此,孫玉璽還將大使館一輛奔馳轎車送給樸錦藍,僅象徵性地收了一千美金售價。

大使和參讚想壟斷中餐館生意

今天中國官場腐敗成風,當官的無人不貪,外交官也不例外。像孫玉璽這樣借助自己外交官地位的人也不止他一個。而私下變相撈錢且手段也非常卑劣。

在二○○三年初之前,阿富汗只有兩家中餐館,後臺大老板全是中國外交官,一家就是長城飯店,另一家老板是中國大使館商務參讚陸長金,陸甚至公開擁有該餐館的股份。孫玉璽和陸長金為了壟斷喀布爾的中餐廳市場,竟然想方設法阻止其他中國人開餐廳,以免搶了他們的生意。兩人以阿富汗國情特殊為理由,由陸長金出面與阿富汗政府批准外國人營業執照的部門達成協議,規定新開中餐館必須有中國大使館的介紹信,阿富汗政府才發執照。但此後凡有中國人找大使館開介紹信經營中餐館,均被大使館拒絕。有中國商人曾上門憤怒抗議說,到過不少國家做生意,從來沒有這樣邪門的規矩。直到後來有中國人學聰明瞭,直接與阿富汗人的餐館合作,而陸長金又被調往伊朗,這一壟斷才被打破。

孫玉璽自去年四月上任以來,到底撈了多少好處外人很難搞清楚,相信不在少數。孫月薪不過一千美金左右,但他的女兒在英國自費讀劍橋預科,費用何處來?孫玉璽如何負擔?外交經費一分一厘全是中國人民的血汗錢,在阿富汗的華人都看在眼裏,恨在心裏。中國駐阿使館雖天高皇帝遠,但也要服國法管,豈容在外腐敗,逍遙法外?否則腐敗名聲也將由這些外交官傳播海外而壞了國家的形象。

孫玉璽在去年派駐阿富汗前是中國外交部新聞人發言人而廣為國際所知,其個人操守更關乎國家的整個形象。對此中國政府不能不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