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道轮回实录(二)
 
黄涵之居士
 
2002-3-23
 
【人民报消息】旗牌官投猪胎三世

  金文通公,作蓟道时,有一旗牌官,自说投过三世猪,最苦是杀后零碎割肉;后求阴官慈悲,允投骡。一次驮一客,遇了强盗追赶,心想:客人捱劫,乃我之罪,故用力跳河。客人逃去,我淹死在水里,阴官因我忠心救主,此次投人,且有小官职,今世能作旗牌官终身。金文通公,在绿野堂中,常常对人说这事。

  作官冤杀人命堕入畜道

  江南一武官,自说有一世作官,冤杀一囚犯,死后,阴间罚投马,在栈道中驮客,心里记得前生事,但是不能说。一日遇了紧急的差事,走在最险的山路上,捱鞭打非常痛苦,想跳下山崖自尽,又想前世因冤杀了人,堕落畜道,如再做错事,永无出苦的日子,念头一转,安心忍受,今生投人做官,投马的痛苦,还记清楚。所以特作软鞍几百送栈道马行中,因木鞍压得马背很疼痛,这事是方伯王迈人先生说的。那武官左腿上,还生有马的皮毛数寸,人都相信。

  牛知府自记三生事

  薛福成先生说:无锡汪写园先生,号叫士侃,是前清的进士,作四川知县时,上司牛知府,同汪先生一齐考中乡榜,是嘉庆甲子科的亚元。牛知府左手是马蹄,能记得三世事,告诉汪先生说:「前世是一武官,因征伐苗子,杀人太多,死后罚马,在马棚里很悲痛,跳叫不止饿死。

  因罪未满,又罚投马,不敢再寻死了。作某武官的坐骑时,他的脾气很躁,常鞭打我,一天他同敌人打仗,追兵逼来,我驮了他很快的逃走,忽遇山涧,一丈多宽,对面都是尖石像刀锋,心想跳过去,我一定是死,我主将或可逃命,若不跳过去,主将必被追兵杀死,拿定主意跳过去,我的肚皮戳尖石上死了,主将因而逃命。阴官因我忠心,允许投人,且作四品官。初次投马,鬼差拿皮穿在我身上,这次投人,鬼差又将我身上马皮剥去,皮同肉粘在一处,刀划开,痛不可忍,划到蹄尖,忍不住,缩了左蹄,转了人身,马蹄没有变换。」又说:「我官位作到这职位为止,在世不了。」某日将死,果然。

  一老人投过猪生

  十数年前,浙宁北乡十七房地方,有一作棕绷的的余姚老人,住在大街杏一药房对门,平时只用一只手作事,一只手缩在袖里,人都视为奇怪,有一少年拉出他的手,是一只猪腿,他哭说:投过三世猪身,契泥糠、冻饿、痛苦极点,现在还不忘记。捱杀时叫喊想逃,刀刺喉时,痛极晕去,苦不可言,分割时痛苦更加厉害,刀刮汤烫,破肚抽肠,块块分开,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又说受虐待的痛苦,要等肉卖完才止。在末次投猪,有一只腿没人来买,痛不能忍,灵性脱离了腿,飘荡恍惚,投了人身,所以这只猪腿没有变换。我母生我时,看见一猪奔来,我长大后,常在乡里出丑,躲避到这里,给你们看出,说完后,很不快乐,不多日移向别处去了。药店老板郑玉田亲眼看见此事,这很明显确实有轮回的证据,那可不信呢?

  病中发善愿增寿得禄

  林少穆先生,名则徐,他朋友钱塘屠为琴坞太守,在辛已年秋天,得重病,医生用错药,几乎死,病中立誓忏悔,发愿利人,救济一切,一夜梦见「观世音菩萨」对他说:「你前世在湖北做官,办事虽公,但嫌刻薄,虽没私心,也要减福禄,又多杀生灵,今生应受短命报,幸你虔诚发愿,冥府可加寿,还加福禄,你应尽力做好事。」醒后,教全家戒杀,买物放生,后任袁州九江县官,为国家重用,得到皇帝多次特别的恩惠,病也全好了。

  误杀黄狗罚传因果免死

  俞曲园先生说:汉口镇,有一人姓陈,开乾肉店,有一黄狗,到他店里寻食,他正在切肉,随手斫狗一刀,将狗斫死,丢在沟里。几年后,一天,见一老年人,坐门口,问来买肉乾么?老人说:来抓你的。问抓我做什么?老人说:「你丢我在沟里三年了,今天幸得出来,能忘了你么?」说完即不见了。问店里人看见这老人么?都说没见。只见一只黄狗向你叫,一霎时,觉得发热头痛,眼花不认识人了,忽大声说:「我前生是江宁县城外黄土坡人,姓周,因罪死后投狗,你杀死我,丢在沟里,困苦不得出来,现因有人挖沟,才得出来,阎王说你无意中杀我,不抵命,我诉说种种痛苦,阎王可怜我,命两个差役同我来,今天并不要你的命,只要你宣传这事,叫人晓得一切畜生的性命,不可任意杀害。


  旗牌官投猪胎三世

  金文通公,作蓟道时,有一旗牌官,自说投过三世猪,最苦是杀后零碎割肉;后求阴官慈悲,允投骡。一次驮一客,遇了强盗追赶,心想:客人捱劫,乃我之罪,故用力跳河。客人逃去,我淹死在水里,阴官因我忠心救主,此次投人,且有小官职,今世能作旗牌官终身。金文通公,在绿野堂中,常常对人说这事。

  曹翰屠城冥罚世世投猪

  灵隐晦大师说:苏州人刘玉受,号叫锡元,作贵州房考官,一次出门,走过湖广的地方夜里梦见一长脸人,告诉他道:「我是宋朝的曹翰,前世在唐朝时代作买卖,偶然经过一处寺院,有法师讲,我发心办素斋供养一次,听经半日,有这善因缘,世世做官,到宋朝,当副将,名叫曹翰,攻打江州不下,怒发狠心,杀害全城人命,因这杀业太重,世世投猪。前几年,投猪在你佃户家,承你救活了我,今日你停船的地方,就是我将捱杀的地方,明日第一个就是我,因有缘遇了你,很侥幸,务请怜悯救我。」刘玉受惊醒,看看停船的地方,果然有杀猪店,拖出一猪叫声很大,刘玉受出钱买了这猪,养在阊门放生园,有人喊他曹翰,就答应,这是许多人亲眼见的事。

  误投猪胎

  山东沂水,有一个姓杜的老头子。有一次,他到市上买东西,东西买好后,为等候同伴一起回家,就到一堵矮墙下,坐着休息,略感困倦,没多久睡着了。朦胧中有两个穿公服的衙役,拿着官府传票,不由分说,「卡啦」一声,锁链往手腕上一铐,把他逮走了。

  他跟着两个衙役,行行又行行,尽是些陌生地方。杜老头一面走,一面想: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一不欠赋税,二不偷盗,三不曾杀人,成天老老实实在家过日子,不知犯了何罪。正懊恼时,来到一座官府,两个衙役带着他,刚入朱漆大门,迎面走出一个头戴琉璃高冠的人来。走到跟前一看,「呵!」那不是多年不见的好友张阿三吗?张见杜老头,亦惊曰:「杜大哥为何来此?」杜老头正为这事烦恼,答言:「不知所犯何法,但有官府传票。」张怕有错误,待查验后便知,即告诉杜说:「你在这里站着等我,千万不可到其他地方乱闯,我去去就来。」杜老头站在那里等了一会,不见张出来,心里有点烦,正想在附近走走,逮捕他两个衙役出来告诉他,并未犯罪,逮捕错了。杜老头一听,高兴的不得了,小辫子往头上一挽,也顾不得等好友张阿三,拔腿便回头走。

  杜老头一口气不知走了多少里路,正感觉有些累了。左边走来六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容颜娇好,美貌非常,杜老头眼睛一亮,赶紧追上去,舍大道,趋小径,闻张阿三在后大呼曰:「杜大哥!你要到那里去?赶快回来!」杜老头为色所惑,不顾张阿三喊叫,紧紧尾追诸女,突然这群大姑娘,走进一个小洞内,杜老头知道这正是「王氏酒家」。急忙三步并作两步,闪身入内,略一窥瞻,唉!这不是一处猪圈吗?正疑虑间,再一看自己,已变成五寸长的一条小猪,这时候,犹听见张阿三在外呼喊:「杜大哥,不要进去,快出来呀!」

  杜老头可着了慌,不管三七二十一,到处乱撞,听人对话曰:「您看,这条小猪,刚生下来就发疯了。」再看自己,已复为人,速出门,见张阿三正在门口等着,责备杜老头说:「叫你不要远离,你偏不听话,几乎把事弄糟了。」张牵着杜老头的手,送回市上,告辞而去。杜老头一觉醒来,一看,日已西斜,自己依然靠在那堵矮墙上,即到姓王的那家询问,果然姓王的家有一母猪,生了七只小猪。其中一只刚刚触石而死,还不到半个时辰。

  三世猪身

  今余试举一亲眼目睹之受报故事,做为因果轮回之佐证--余于一九三七年,旅居四川西昌泸山光福寺时,一日,清晨下山入城办事,山下有湖名□海,为入城便利,故须乘船渡湖,同船者共十余人,中有三四孩童,平均十一、二岁,内有一牧童右手常插入腰内,以衣襟盖覆之,不令人见,余初亦未介意,船行十余分钟,一顽童忽将该牧童右手用力一拉,即时该童之胳膊伸出,现出一只带毛之猪爪来。

  余乍见之时,不禁甚为震惊,此实为余平生初见之怪相,同船老者,见余惊异即告余言:此童能忆三世转生之事,知三世皆转为猪身,每次被屠夫宰杀之时,皆能记忆不忘,每思及当年被屠夫刀插喉颈之时,即仍感觉心为刀绞。或想起杀后,被挂街头出售之时,每割一刀,即觉疼彻肺腑,直至售尽无余,魂识始能脱离,方再转生,他记得前两生,皆是如此,但最后这一生,当他的猪身被杀后,在市场出售之时,延长甚久未能售尽,俟至最后仅余一蹄,仍难售尽,在他感觉痛苦实在无法忍受之时,猛然用力一挣,魂灵突然脱离猪蹄。今生虽宿业还清,获得人身,但因当时那只猪蹄尚属未了之缘,以致累及今生余殃未尽,仍留一爪以示人寰。因此子对三途恶报记忆犹新。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