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道轮回实录 (一)
 
黄涵之居士
 
2002-3-22
 
【人民报消息】灵性是不会变,也不会灭,灵性在人身体里,就像人住在房屋里,身体会死,灵性不会死,灵性离开了身体,就叫「人死了」,实在死的是身体,灵性并没有死,不过灵性离开了身体,就像人不住在这栋房屋里了。若是这人活的时候造过孽,他的灵性就要投到畜生的身体里了,但是,身体虽然变了畜生,灵性实在还是这一个,像换了一栋房屋一样。

二猪对语

藕益大师说:淞江有一人姓朱,专作收买猪子卖肉的生意,崇祯己卯年正月某一夜二更时,上厕所,闻得有人说话,疑是盗贼,拿了棍寻去,这声音乃在猪圈里,一猪说我很可怜,明天要捱杀了。另一猪说,你应当作猪七次,今已六次,快脱离痛苦了,我应作猪五次,今才第一次,我的痛苦还长得很呢!这人听了猪子说话,才晓得畜生完全是人转变的,从此不作卖肉的生意了。

投猪还债

  藕益大师说:南安县山里,有居民半夜起来,看见一人,押着另一人到邻居家去,那人不肯进门,说我只欠他家三分银子,押他的人,用杖逼他进去,居民看了很奇怪,翌日早起到邻居家探问,生了一只猪,心疑这猪的价钱,不止三分银子。没多日,这猪落在粪坑里淹死了,果然有人出三分银子买去。
  
杀牛还债

藕益大师说:湖州府武康县有一差役,在路上遇到陌生一男二女,他跟着走,到一姓骆的乡绅家门前,这三人,一同进去了。很奇怪,等到黑夜,不见出来,问看门人,以为胡说,两人争吵,主人得知,也很疑心,查问各房有无生产,只有牛棚新生三只牛,一雄两雌,主人叫差役去看,三只牛的毛色,同那三人的衣服,是一样颜色,这三人是投生为牛了。经仔细打听,都是欠骆家租米的人,三只牛长大后,力分大小,力大的欠债多,力小的欠债少,竟是分毫不差。
  
尤廿三死后投牛

洪迈先生说:有长洲富人,尤廿三,住大渎村,绍兴三年病死,那时昆山东乡人家,生了一只小白牛,胁下黑毛长成「尤廿三曾作牢子」七字;他穷时曾做过看监牢人,暗作恶事,所以投生牛。他儿子拿二万钱去赎,那人家不允许,后来这牛老了捱杀而死。
  
犯邪淫死后投猪

  灵隐晦大师说:康熙八年六月,苏州城过街桥赵德甫豆腐店,有两只猪,要卖二两五钱银子,十五日夜猪忽说话:「我们因前世犯了邪淫,今生投猪,快要捱杀了。」赵德夫妻以为是街上过路人说话,经仔细一听,这声音乃在猪圈里,很惊奇。十六夜,又听得一猪说:「今天是中元节,地官赦罪,玄妙观作黄□大醮,我们如能免被杀,一同到西园去修行,一猪说我愿意到玄墓去。」赵德甫夫妻听了,更加害怕,这事传出,邻居汪俊思,出了一两六钱银子,买了放生,许孝酌亲见此事。
  
奸淫寡妇死后投猪

昆山小滹,邬□如,向人借银子,以两只小猪还他。□如欠内兄沈伯蘧的银子,也将这两只小猪相抵。康熙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夜,他弟弟邬右式,梦在猪圈边,遇一男人说姓李,因生前奸淫一寡妇,今罚投猪,四蹄白色的猪是我,你哥哥要我抵还沈伯蘧的银子,伯蘧是我的女婿,你可说明这因果,叫他切勿杀我。右式梦醒了,家人刚刚在猪圈里捉这猪,说明此事,邬□如兄弟,亲送这猪到安禅庵放生。
  
父造杀业连累儿媳堕入畜道

吴兰墅先生说:康熙丙子年,杭州油烛桥猪行老板吴德甫,杀猪卖肉三十多年,一儿一媳,六月里接连死了。九里月,德甫夫妻,梦见儿媳归家,儿子穿的白衣,腰巾黑带,媳妇穿褐色衣,说到隔壁夏家投狗,求二老来看我们,认衣服的颜色。德甫夫妻惊醒,第二日到夏家去看,夏家夫妻,夜里也同样作了此梦,在梦中问他二人,你是吴家子媳,为什么到这里来?答说:「来投胎,求你们怜悯。」又见两男一女闯进来,夏家夫妻惊醒,早晨吴德甫夫妻来问,你家媳妇生产?夏家回说:「两个媳妇都没怀孕,只有母狗,生了几只小狗。」一看三只雄,两只雌,内有两狗,像梦中儿媳衣服的颜色,吴家夫妻,哭诉他儿媳托梦的情形,都很惊奇。待两狗断乳时,由吴家带回家饲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