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满世界吆喝着卖傻─谁在反科学
 
横河
 
2001-12-7
 
【人民报消息】什么是科学,从字面上确实难以理解。科学科学分科之学倒是很符合现代西方的观念。一般来说,从语言到思维方式,整个西方世界,除了现代英语之外,均属分析型的。方法上是层层分解,从整体到个体到系统,脏器、组织、细胞到分子,这种研究方法是谓狭义科学,也是目前一般人认为的科学。如果把科学定义为人类探索研究自然及自然与人关系的思维和方法手段,则可认为是广义科学。从狭义科学来看,任何非西方分析型的均不能称之为科学,包括中国自古以来的所有哲学和实用技术,中医中药,针灸推拿。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国政府倒是在做一件彻底摧毁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性大事。许多在中国文化体系上早已确认并应用至少上千年的也往往被中国官方所否定,如经络学说,长期在中国是被医学界所不屑的。又如70年代在中国出现的生物全息论,也曾被反“伪科学”的勇士们批判。当然这些不学无术的勇士们不知道几乎在同时世界各国都有人在研究同一类现象,最终建立了包括分形(Fractal)在内的混沌学(Chaology)。事实上,我发现反“伪科学”的“勇士”们和当今中国政府内最激进的“科学留苏派”有一些共同之处。

他们很少是真正学自然科学的,至多也只是十八世纪工业革命时期的宠物──机械而已。

他们又很少是本行业的专家。如何作庥,早年便投身于《红旗杂志》的打棍子事业,在本行物理学界毫无建树以至于要《红旗》杂志社推荐当中科院士。又如方舟子先生虽说打假出了名,自己在美国留学九年,转了几个著名实验室却只发表过一篇第一作者的文章在《生物化学杂志》(J Biol Chem)上,闹了半天,原来是他的博士论文,在留美学人中也算独树一帜了。至于司马南什么的,只怕是连自然科学的门都摸不着的。又比如江核心,好不容易写了一本书却因其毫无价值又无处出版,弄得耿耿于怀,当了一把手,还不忘要借行政力量把这本书出版。让一群不知科学为何物的人来捍卫科学,结果怎样还用想吗?中国科学为什么上不去,就是被这帮人给扼杀了。试想一个混沌学的创始人要生在中国会怎样?多半被司马南何作庥攻击为“伪科学”,由公安部通令取缔,抓起来判个十年八年的,看你还乱说乱动不。怎么能研究这些我们核心都看不懂的悬悬乎乎的东西呢!

科学的精神在于探索未知而不在对已知的反复证明和积累。美国以研究转世而著名的Brian Weiss在接触他的第一位有转世记忆的病人之前就已经是著名心理学家了。当他发现用催眠疗法给这个病人诱导出的不是幼年的回忆而是前世的记忆时,他几乎要放弃这项实验性的治疗,因为这一切和他所接受的知识完全违背。但他想起了他所受的教育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一切未知保持开放的头脑。”他坚持下去并最终完成了一系列实验,用“科学”的方法证明了转世的存在。

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时强加的罪名之一是“反科学”。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指控是多么的荒谬。

首先,正如前面讲的,科学的定义本身就很含糊,实际上任何观点都可以被带上“反科学”的帽子。在这里,我们只能认为中共将“科学”定义为江泽民何作庥那样的低能儿所能理解的简单事物,所有超出他们理解能力的都是“反科学”。至于方舟子,我想他只不过是采用了“打名人而出名”的策略为他的网站捞钱罢了。

其次,任何宗教信仰都和现代西方“科学”不相干。按照西方科学的实证性和可重复性,按照中共的无神论标准,包括中共前佛教协会主席赵卜初同志和现任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主教傅铁山同志都是“反科学”的,因为他们装门面信的佛和上帝都是不能被证伪的。当然我们知道赵卜初同志是共产党员,是我党打入佛教界做地下工作的。傅铁山同志是不是地下党员我不知道,还望知情人举报。不管怎么说,即使真有人不同意现代科学的观点,按照中国的现行宪法法律,也不是罪行,更不用说“从肉体上消灭”了。

最后举两个小例子。李洪志先生曾经举过一个关于巴克斯特做植物心灵感应实验的例子并提到巴克斯特是测谎仪专家。我后来发现了与此相关的两个事实,一是巴克斯特是测谎仪权威,测谎仪的计量单位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二是方舟子曾经呆过的沙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有一位科学家曾和巴克斯特一起做过离体培养细胞心灵感应实验,不过据我所知,方先生在那儿混饭时并没有勇气用英文写一篇相关的“反伪科学”文章来攻击这位本所的高年资科学家。另一个例子是有一次我和一位美国妇女谈起李洪志先生的同时同地另外时空学说,她立即说这很象超弦理论,她说她就是搞这方面工作的。我告诉她说中国政府攻击李洪志先生只有中学学历,她立即打断我的话,说:“这不可能是他「学」来的。”

举这两个例子丝毫也没有想证明法轮功是“科学”的意思,实际上我一直认为法轮功是“信仰”。我只是想提醒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和中共的笔杆子们,不懂装懂就够糟的了,满世界吆喝着卖傻就惨不忍睹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