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未闻 县官审石头办案(图)
 
2022年5月14日发表
 



乡民都称呼葛县令为葛青天,从此不敢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随便兴讼。几个月后,全县上下政事清简、无为而治。

【人民报消息】清朝时,苏州长洲县(今江苏吴县)有一个老太婆靠着纺织为生。

一天,老太婆进城购买棉纱,背上一个大竹筐,里面装有一千二百枚钱。走到半路,突然肚子绞痛异常,她急急找到厕所,把竹筐放在厕所门口,钱都来不及取出就冲入厕所解手。这时有一人经过,竟将她的竹筐拿走,快步离去。

老太婆跑着追赶,急得大声呼喊,望着偷儿快速消失的背影嚎啕大哭,说:「这些是我用来买棉纱织布的钱,全家只有这微少的本钱都被人抢去了,今后怎样生活啊,这是要我的命呀!」

老太婆急急赶往县衙击鼓。当时的长洲县县令葛建楚问清发生的情况后,笃定地说:「现在不必去追捕那个盗贼,我先来审问一下厕所门口的那块石头,就可以审讯出结果了。」

说完就命令差役带着老太婆回到厕所那儿找那块石头,将厕所边石头扛回衙门。这时堂上所有听到的人都哄然大笑。而差役领下命令,不得不照办。

第二天,葛县令下令挂出告示,准备审案。告示写明审案的日期与因由。消息一传出去后,立即轰动县城,因为窃贼在厕所前盗钱,因此审问该厕所的石头来破案,这是前所未有的怪异事啊。

果然这件奇案吸引不少人想来一观究竟,审案当天,从衙门门口一直到大堂,挤满前来观看审案的乡民,万头攒动,衙门俨然成了市集。

那块厕所旁的石头就放在大堂上。葛县令升堂后,首先命令差役紧闭县衙大门。接着他对下面的民众说:「这里是审案的大堂,不是什么游戏玩耍的处所,你等应该在家安居守业,岂可为了看热闹进入衙门?来这么多人影响本堂办案,这本是触法的,但念在汝等都是些纯朴乡民,责打就免了,各罚钱一枚,然后才能出去。」

乡民认了不该扰乱衙门堂审,而且所罚就一枚钱,十分轻微,也就认罚了。来人都投了一枚钱离开了。葛县令命衙役收拾钱币,竟有两三千之多。葛县令把这些钱都给了那个老太婆,老太婆又惊又喜,千恩万谢地离去了。

审完案后,葛县令才对下面的幕僚和差役们说:「汝等笑话我审石头无根无据,却不看见那个老妇的贫苦无助,要是等到抓到盗贼,追回那一千二百枚钱,不知等到何年何月,老妇命难保矣。如果我不审厕石,哪里会有这么多人来看热闹?看热闹的人多,必然人头攒动,喧闹不堪。对扰乱办案者每人罚一文钱,对个人而言,一文钱微乎其微,但积小为多,就能够帮到那老妇。而老妇又以一失而得双倍之利,岂不佳乎?对于那个盗贼如果不加以追捕,则强横之风将更加炽烈,所以一定要认真追捕到案,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众人皆俯首称服。

后来,又有一米行丢失一个柳斗,有人看见对门杂货铺内有一柳斗很相像,于是米行店家派伙计径行前去拿回。杂货铺老板当然不相让,双方由争吵发展到相互殴打,最后告上衙门。

葛县令审讯此案时说:「柳斗能值多少钱?而且没有记号,可能是你米行的,也可能是他店铺的东西。现在你们两家因为一个柳斗而争讼,是罪在柳斗,不在于你们。」

于是下判决:将柳斗用棍子责打二十板,在堂的人听了无不惊讶。

打完后,葛县令走下座位,仔细检视地下,发现被打过的柳斗覆盖的地面上有芝麻粒,就问:「你们两家谁卖芝麻?」

杂货铺老板说:「小人铺内卖芝麻。」

米行店家一听,脸色瞬间大变,连忙磕头求宽恕。

葛县令说:「冒认他人之物本来应受惩罚,但念你等是经营小本生意的人,暂且从宽处理。」

由是乡民都称呼葛县令为葛青天,从此也不敢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随便兴讼。几个月后,全县上下政事清简、无为而治。

(参考数据:《咫闻录》)△

 
分享:
 
人气:31,08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