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痛求医无门 小提琴家留2张遗书跳楼(图)
 
2022年4月18日发表
 



上海小提琴家陈顺平。

【人民报消息】上海小提琴家陈顺平日前跳楼身亡,成为上海封城下又一个悲剧。陈顺平的妻子在社交平台发文,讲述丈夫去世的经过。她说,丈夫自杀前写下两张遗书,诉说自己的痛苦和绝望。

4月16日,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流传陈顺平妻子的帖文。她写道,4月13日晚上9时多,丈夫腹部感觉不适,逐渐开始疼痛,并越来越剧烈,还伴随呕吐。

11时37分,打110,转告说打120。

11时39分,打120,回复说:「需要排队,不知道要等多久。」

陈顺平妻子情绪有些激动,质问:「那是不是只能在家等死?」

120回复:「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等。」

11时41分,120回电话称110联系了他们,可以派车,但要排在两个人后面。

大概12时多,120来了,先载他们到同济医院总院,但是连急诊室的门口都没能进去。门口的护士口气生硬:「我们不接诊,里面全是阳。」

陈顺平妻子哀求说:「我先生实在是痛得受不了了。」

护士打电话请示医院领导,回复仍是不接,将他们拒之门外。

陈顺平妻子说,他们只好坐着120去第十人民医院,但医院没开。

120车里的医生说,你们这个病不致命,回家买得舒特(匹维溴铵片)吃。

但半夜又能到哪里去买药,只能忍痛回家了。

她表示,回家洗漱完后,已将近凌晨3时多,丈夫剧烈的痛楚一直没有间断过,他推测自己是得了急性胰腺炎。

丈夫忍受着剧痛无法入睡,时不时起来呕吐。早晨7时,丈夫说他不躺了,让妻子再睡一会儿,关上卧室门出去了。

陈顺平妻子由于过于疲劳睡着了,8时多她就醒了,因为她是小区志愿者,要派发抗原,于是赶紧起床,却发现茶几上有两张纸条,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一个字都还没看,赶紧找丈夫。

这时,楼下响起呼喊声「谁摔下楼了」!她赶紧下楼,结果看到丈夫躺在地上,血肉模糊。「我崩溃了,抱着丈夫呼唤谁能帮帮我。」

等到120来了,送到同济医院抢救,医生告诉抢救无效。4月14日9时58分,丈夫走了。

丈夫死后,同济医院的急诊医生说,昨天晚上是有阳,但是消杀后还是接诊的。

陈顺平妻子质问:「为什么来的时候不详细解释,我们可以在外面等,那也不会发生悲剧。」

她通知子女,让他们来见父亲最后一面,因疫情期间,丈夫只能立即送往殡仪馆草草火化,家人无法前往,也无法举行殡葬仪式。

陈顺平妻子说,事后警察勘察现场,指丈夫是从5至6楼的窗户跳下去的。

陈顺平妻子说,他一定是痛到没法忍受的程度了,才会以这种方式结束。带着对疫情当下这社会的无情无能无奈,了断自己的生命。谁能明白我们那晚求医是多么地无助。

她在文中还写道,丈夫留下了两张遗书,一张遗书上写着:「我要提前和亲人们告别了,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胰腺炎的痛苦!」

另一张遗书上写道:「昨天晚上我突发疾病,联系120,去了几家医院,都因为疫情不接我治疗,我很无奈。回家后病情暴露出来了,根据我的经验八九不离十是得了胰腺炎,昨一晚没办法入睡,我自己估计生命快走到终点了。」

陈顺平妻子说,丈夫是个开朗和善、风趣、对生活富有热情的人,他热爱艺术,喜欢拉小提琴,退休后一直在大众乐团演出。她本人退休后在同济分院当志愿者,疫情发生后,又当起小区的志愿者。我们两个就是这样普通但又积极向上的老人。

她表示,我丈夫71岁,生前没有什么基础病,13日晚上他到底生了什么病,是什么样的剧痛,什么样的绝望,让他走上了这条路,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这个社会活生生地把一个最普通的病人逼死了。

她质问当局:「所有的医疗资源都运用在阳性病人和筛查上,那请问,我们这种普通居民就不是人了吗?求助受阻,求医无门。为何?为何?为何?」

陈顺平的姐姐日前也发布消息说,弟弟4月8日刚过完71岁生日,未料一场腹痛竟要了他的命,质问这是「谁之过」。

上海小提琴家陈顺平的悲惨遭遇令许多网友感慨:「胰腺炎确实会非常痛苦的,真的太惨了。」

「听着都疼!该死的『清零』!人民太惨了。」

还有网友呼吁中国民众抗争:「一定要拚死一搏,否则也是死!」

网文《上海逝者》记录了上海封城期间,因严格管制措施而死亡的逝者名单。有跳楼自尽的独居老人,有长时间得不到父母照顾而跳楼死亡的14岁少年,还有不堪重负,在办公室自缢身亡的上海市虹口区卫健委信息中心主任钱文雄。

文章得到上百万人次的阅读,遭到官方删除后,有人把逝者名单整理到区块链上,可以永久保存。目前区块链已记录100名死者名单。△

 
分享:
 
人气:40,79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