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重庆童养媳悲歌 12岁被卖14岁当妈(图)
 
2017年2月18日发表
 
马泮艳在广东的出租屋内做饭。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芍良综合报导)2016年5月底,网络上出现一则爆炸性新闻,「重庆三姐妹成童养媳,其中一人14岁生女,8年4次逃跑。」这则新闻的主人公叫马泮艳,她9岁时,母亲杀死父亲后离家出走;12岁时,被大伯马正松卖给河对岸的陈家,被迫生俩个孩子,8年里4次逃跑,多次抓回被打;28岁时,她离婚重获新生。 马泮艳的遭遇受到外界以及媒体的关注,马家三姐妹,特别是她的妹妹完全走的是她的老路,目前她与妹妹在广东打工抚养远在湖北患有精神病的母亲。三姐妹中只有她勇敢地站出来进行维权,她的姐妹则希望安静地过她们的生活,不希望被外界打扰。 母亲打死父亲后被打出家门 姐妹成孤儿 马泮艳是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金华村人,村民们说,村子太偏僻,从巫山县城要先坐船后搭车,再走半个小时才能到。本地女人都希望外嫁,很少有外地的女人愿意嫁进来。 马泮艳的父母婚后感情不睦,父亲经常对母亲家暴,甚至将母亲脱光衣服吊起来打。 马泮艳表示,自她懂事时母亲已是一位精神病患者,母亲到山上砍柴,会坐在那里又唱又哭,她的父亲经常上山殴打母亲。她表示,母亲的精神病不知是不是父亲给打出来的。 1997年5月16日,她们一家在田里种黄豆,她和大姐撒种,六岁的三妹啼哭不止。父亲忽然扯了根藤条抽打三妹,还双手抓住三妹的脚,将她头朝下倒立起来。母亲误以为父亲要摔死三妹,抡起锄头砸在他的头上。父亲应声倒地,母亲又朝他的后背上刨了两下,父亲就没了气息。 她还表示,出事当日,母亲被村官以及当时的民兵暴打了一顿晕过去,后被送入精神病院,由于是精神病患者而未被追究定罪,被关了一个月后无罪释放。 母亲出来以后,她们一家四口住在奶奶家里,与大伯马正松一同生活。而在她母亲离家一个月的时间里,正赶上家里收麦子,无人干活,大伯借来100元,请人干活。 母亲回来后不久,男子上门索要100元工钱,她的母亲不给。有一天早上男子再次上门要钱,马泮艳的大伯手拎着啤酒瓶追到正在上厕所的母亲,大伯对着母亲头部将啤酒瓶子砸过去,母亲随即跪在地上求在一旁要钱的男子替她向大伯求情不要打她。 马泮艳说,当时大伯根本不停手,还捡起石块打我妈,在大伯捡棍子的时候,我妈趁机跑了,往我四姨家的方向跑了。 她的母亲就这样被其大伯打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姐妹三人成了孤儿,当时姐妹分别只有12岁、9岁、7岁,最终寄养在大伯家里。 12岁被卖给29岁男人 14岁生女 姐妹三人在大伯马正松家里也未过上普通孩子的生活,上学的权利也被剥夺。马泮艳表示,当时村官告诉大伯她们姐妹可以免费上学,但是大伯一口回绝。 于是,姐妹们成了大伯家的劳动力,喂养11头猪、干农活等。马泮艳到了12岁,她的四姑夫与姑姑多次向她提出,河对岸有一陈姓家里生活条件不错,儿子陈学生在福建打工挣钱,让她嫁过去,遭到马泮艳拒绝。 「后来,姑姑他们根本不和我提这事,而是直接和大伯、奶奶商量这件事。后来才知道他们还骗我说陈学生当时只有16岁。」马泮艳说,其实当时陈学生已经29岁了。 2001年1月,陈学生领着村官、亲戚以及一辆大车来到马家,与马家的亲戚一起将反抗的马泮艳强行架到陈家。 马泮艳表示,当时所有人都劝她「嫁」过去,包括已被嫁人的姐姐也劝她,将来长大挣了钱就可以获得自由。 她还表示,在陈家受到虐待,陈学生经常殴打她,无缘无故地就会被陈学生暴打一顿,其婆婆也是天天骂她,动则抬手一记耳光打过来。 随后,马泮艳被陈学生带到福建,在三个月里,陈学生强暴了马泮艳,她说:「我反抗,他就打我。」 由于马泮艳年纪太小无法在福建找到工作,为了防止她逃跑,陈学生让亲戚将她送回重庆家里,她则趁机逃到大伯家里,这是她第一次逃跑。她还到公安局去报案,当时警方也进行检查,证明她已不是处女,但是由于大伯谎称她已嫁给陈学生,派出所据此判断这是一起家庭纠纷,导致马泮艳逃婚失败。 中国的法律规定,凡是和14岁以下的女性发生性关系,不管其主观愿意与否,都构成强奸罪。难道派出所的警察连这个也不懂?不是不懂,是当时全国的警察都在忙一件事,就是时任中共党总书记江泽民下达的镇压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的命令。当时有人打急救电话叫车,说母亲心脏病犯了,要立刻去医院,但车怎么也不来。他急得要发疯时,急出了办法,再打电话说「我们这里发现一个法轮功!」车子立刻就到了。那个年代警察为执行江的命令忙得团团转,哪里有空去理会马泮艳的苦难。 马泮艳在大伯家里待了半年后,陈学生年底从福建打工回家,把她带走并毒打一顿,禁止她离开家附近100米的范围,即便是上厕所,陈家也会有专人看守,防止她再逃跑。 2002年9月,14岁的马泮艳为陈学生生了一个女儿。 她透露,她在大伯家待的半年时间里,陈家给大伯每月100元作为生活费。她后来还得知大伯将她卖给陈家获得3,000元和500斤小麦,陈家说一共给了马家7,000元和500斤小麦。 2002年,12岁的妹妹马泮辉被大伯父嫁给了24岁的罗品金,大伯父得到了罗家的4,000元。2005年,15岁的马泮辉生下一个儿子。 马泮艳姐妹两人生育时年龄太小,婆家不敢送到医院生产,于是找接生婆在家接生,分娩中都遇到危险。罗家请来的接生婆甚至用刮胡刀片为马泮辉做了「横切」,生产结束后又用普通的线缝上。姐妹两人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多名村民证实,当地不存在如此早嫁女儿的风俗,马正松说家里不好过才把三个侄女嫁掉,实际是卖掉,而他的亲生女儿直到21岁才出嫁。 8年里4次逃跑 10年后才知自己被登记结婚 马泮艳在2001年至2008年的8年时间里,她不断地寻找机会逃跑,2004年逃跑而被陈学生再抓回。 2006年,马泮艳再次与陈学生到福建打工,当时她跟陈学生的表弟学做服装,但是不给她工钱。7月下旬,身上只有12元的她趁吃饭的机会逃跑,跑到相邻的城市,在一家私人服装厂打工住下来,但是不到半个月就被抓回去。 她自然又是被一顿暴打,当时陈学生要把她给打残废,让她以后再也不能逃跑,以前学服装的老板娘说情才幸免,之后她又被送回重庆老家。 回到老家后她再次逃跑到姐姐那里。有一天早上她带着姐姐的女儿出去玩,正值陈学生带着10个人来抓她,原来是她大伯通风报信,她当时拚命反抗,姐姐也向警方报警,但是陈学生说报警也没有用,警察早已收了他们2,000元,她再次被强行绑架回家。 回家后的第二年,2007年6月,马泮艳生下一个儿子。 2008年,马泮艳得知妹妹马泮辉在广东打工,就从姐姐马泮珍处借了1,000元,独自逃离陈家南下广东打工。因为马泮艳给陈学生生了儿子,这次陈家也没有特别着急去寻找她。她就和妹妹一家在广东安顿下来,成为一名普通的打工妹。 马泮艳说,和陈学生结婚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本意。而且陈学生经常殴打她,为了「管教」她不再逃跑,陈学生在床头放了一根半米长、一拳粗的木棍,经常无缘无故地打她,让她「老实一点」,自己现在身上还留有伤痕。陈学生在电话里威胁马泮艳,称如果马泮艳敢找别的男人过日子,他一定会找到她,把她打死。 2011年,马泮艳回了一趟重庆老家,想与陈学生离婚,她去找过当地政府,发现自己的户口已经迁至陈家,而且两人还办理了结婚证,这一消息让她大吃一惊。 她表示,她根本不知道办理了结婚证,不过她想起2007年9月,有一次带着儿子落户口,当时两人还特意照了一张相,说给儿子落户口用,结果没想到陈学生暗地里将她的户口迁到陈家,并且办理了结婚证。 她找陈学生要求离婚,受到威胁,而且陈学生还让她拿出10万元才可以离婚,她又找当地政府希望帮助解决,依旧无果。无奈之下,她在网络上联系各大媒体,向他们曝料自己的经历,仍然是石沉大海。 2011年正是薄熙来和周永康筹备十八大夺权的最高峰,直辖市重庆的媒体每天都在制造好消息为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铺垫进中央最高决策层的路。这个时候,哪个媒体人敢报导负面消息就等于跟自己过不去,轻则丢饭碗,重则丢性命。 终获自由身 但尘埃未落定 马泮艳不停的寻找各大媒体,她还将陈学生告到法院要求离婚,五年来都毫无音信。因为虽然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关了起来,但与薄在一起行恶就感觉「如鱼得水」的市长黄奇帆还在位。 2016年5月,黄奇帆危了。《京华时报》的记者采访了马泮艳,并且为其进行报导,这成为她的命运转折点。 她透露,该媒体5月26日进行报导,5月27日,当地法院与她联系,让她回老家协助调查。6月1日她回到重庆,6月3日晚,陈学生被当地警方抓回重庆,双方签定离婚协议。 马泮艳表示,签协议是在晚上,签之前法院有4人找她谈话,让她不要孩子,并且劝说她为了孩子不要控告陈学生,声称孩子长大会恨她一辈子等,她在法院多人的劝说之下,签了离婚协议,终于为自己找回自由身。 她说,本来,我是想要大女儿,但被他们四个人连番劝说,我也就算了。陈学生家不同意我要孩子,要求我净身出户。法院支持他们,我只能这样。现在想想,我很不甘心。我快30岁了,一无所有,不但没有正常的家庭,连亲人朋友都没有,更没有正常人的人生。我有生我的家乡,却没有家,没有房子。我回到巫山县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她还表示,最重要的是陈学生的强奸罪,以及她的大伯等亲人所犯下的罪未得到应有的惩罚。数月来,她不停的到各级部门进行维权,结果都互相踢皮球,她说目前只有借助媒体的力量来替她伸张正义。 她还透露,2012年前后,22岁的小妹马泮辉离开了罗家,其与罗品金没有领证的事实婚姻已经维系了10年,为罗家产下一儿一女。 马泮艳说,最初她与妹妹由于还是未成年,只能在私人的小厂做工,等到了年龄才去了一家正式的公司,由于她与妹妹都未念过书,只能在最底层靠苦力挣钱。 2013年她找到了失踪多年的母亲,母亲被大伯打跑之后,在重庆与湖北两地被两名老光棍欺负,替他们生下了两个孩子,之后都将她的母亲打出家门,最后那名光棍还将其母亲的户口注销,谎称母亲死亡。 她表示,目前她的母亲经过治疗后,精神病症状有所好转,她与妹妹合伙在湖北神农架给母亲租了一间房子,两人共同承担抚养母亲的义务,由于母亲没有户口,因此无任何福利保障,当地政府视而不见。 马泮艳表示,希望能够看到正义到来的一天,她目前也唯有拚命打工,好好抚养母亲。 马泮艳母女的凄惨人生只是神州大地的一个缩影,非法统治神州近70年的中共至今依然在制造悲剧。所以,只有消灭灾难的源头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分享:
 
人气:47,89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