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習近平,你也是被中共蒙蔽的紅二代(多圖)

戚思




新華網10月21日的首頁內容。



2017年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閉幕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這是代表舉手表決,和朝鮮一樣,森林般的手臂齊刷刷的舉起!



9月18日,中共國海軍艦艇編隊停泊在俄羅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碼頭(原來是中國的海參崴,2001年被江澤民送給俄國了)。

【人民報消息】笑蜀(本名陳敏)編集的《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正在《人民報》報紙上連載。

1991年笑蜀開始收集中共在國民政府當政時期的短評、講話、社論、文件等,1993年全書編成,但沒有出版社願意接受,直到1999年年末終於由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2000年年初,時任中共中宣部長丁關根在例行出版工作吹風會上,重點抨擊了兩個月前出版的《歷史的先聲》,隨後全國查禁。出版方汕頭大學出版社被停業整頓,出版負責人被調出汕頭大學,所有庫存書被搜走化為紙漿。北京還不放心,出動公安,三進三出北京民營資本「萬聖書園」查抄此書。

前中共人大委員長萬里老先生說:「我知道,90年代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裡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

既然書中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為什麼黨要把它化為紙漿呢?為什麼不讓老百姓看看當年中共是如何「偉光正」的呢?

紅二代是上當受騙的

有人說,紅二代最自豪的是中共江山是他們老子打下來的,他們理所當然的應該坐江山。

萬里老先生證明有這種想法的紅二代是上當受騙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那時,國民黨不搞民主,不給自由,也沒有能力讓國家真正獨立,才有共產黨肩負那些承諾來取而代之。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份人。」

幾千萬老百姓抱著「建立民主、自由、獨立的中國」的理想而支持中共的。中共非法政權是這些人獻出生命換來的。紅二代的一切優越條件都是這些人的命換來的。

功勞極大的特務們至死不許透露真相

人民報網站10月5日刊登了一篇內幕《遮住紅太陽光輝的女諜 受訪被監控》說的是蔣介石身邊的紅色女諜沈安娜。中共一直吹噓毛澤東用兵真如神,吹了半天只不過是在蔣委員長身邊安了一個活的竊聽器。

在中共發動的三年內戰中,沈安娜參加了國民黨歷次的中央全會、中央常委會、國防最高委員會(後改為政治委員會)以及立法院的所有重要會議,何應欽、白崇禧、陳誠等軍事頭目的軍事報告,尤其是蔣介石的一言一行都被她提供給中共。

周恩來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看到了。」

1946年3月,蔣介石連續兩次召開最高軍事會議,策劃在半年內擊潰八路軍、新四軍主力,會上還確定了軍事部署和兵力調配。這些要中共命的戰略部署情報,都被沈安娜用速記符號仔細記錄了下來,並迅速送到延安中共最高決策層。周恩來對於這一時期沈安娜提供的緊急救命情報,給予了「迅速、準確」四字口頭嘉獎。

但是,為中共奪得江山的沈安娜沒有成為中共紅一代,兒女們也沒有成為紅二代,因為她的功勞再大也是上不了檯面的。如果把真相講出來,就意味著中共是用不光彩的手段取得政權的,而不是毛澤東真的那麼料事如神,將軍們真的那麼百戰百勝。所以,她沒被滅口已經是萬幸了。

中共非法建政後的紅二代們其實並不知道真相,他們真的以為江山是他們老子打下來的。所以紅二代、紅三代們也是被中共愚弄的一代,其中包括習近平。

中共不是沒兌現承諾,而是清醒的騙

沒兌現承諾有幾種,近期中共的媒體上刊登了不少「暖新聞」,其中就包括一些普通民眾兌現承諾的故事,有些是自己借錢治病,還沒還就死了,兒子在生活極其困難的情況下主動堅持替父還錢,不是一次,也不是一年,而是還了幾十年!

但是也有的沒兌現承諾,嚴格的說,不是沒兌現承諾,而是從一開始就打算欺騙、賴帳,中國共產黨就是這類的。

萬里老先生2009年揭開了中共的這個欺騙,他說:「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裡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裡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

當然,誰都知道,沒有毛的指示,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自己不敢動毛著的一個字。

中共是最大的賣國賊




9月18日,中共國海軍艦艇到達海參崴碼頭,俄海軍在碼頭舉行歡迎儀式。

2017年9月18日,新華社刊登了一組圖片新聞,題目是《「海上聯合─2017」:中國海軍艦艇編隊抵達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羅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就是中國的天然不凍港海參崴(讀音wai,第三聲)。

「海參崴」這個名字來自古老的肅慎(滿洲)原住民語言 ,漢譯為「海邊的漁村「或「海邊的曬網場」。清朝時闖關東的直魯兩省(河北山東)人把這裏叫做「崴子」,山東人的「跑崴子」指的就是這裏。

有文字紀錄的歷史上,唐朝時期,海參崴是渤海國率賓府地,金代屬於恤品路,元時稱為永明城。海參崴附近的波謝特灣,為元朝東北邊區的對外貿易海港。元朝為加強同東海諸族的聯繫,開闢了西祥州至濱海永明城的東南驛道,從西祥州(今吉林農安縣東北30公里萬里塔古城)起,途徑18站,終點站永明城(海參崴)。清初屬大吉林寧古塔副都統,後劃歸吉林琿春副都統管轄。

在臺灣,海參崴是正式名稱,中國大陸過去也稱其為海參崴,那為什麼新華社改稱其為「符拉迪沃斯托克」呢?三個字囉嗦到七個字還不說,而且新聞說是「中國海軍艦艇編隊抵達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什麼時候送給俄國了?是在三呆婊江澤民當政時期送的。

50年代初,篡改漢奸出身的漢奸學生江澤民被中共派去蘇聯留學,和克格勃女諜勾搭上床,成為克格勃遠東情報局的間諜。

2001年7月16日,江澤民卸任前一年,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克裡姆林宮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透過正式官方文件,確認放棄領土主權,把包括海參崴在內的大片國土拱手送給俄國。

2008年10月14日中俄兩國在黑瞎子島舉行「中俄界碑揭牌儀式」,把黑瞎子島最富饒的那一半土地拱手送給俄國,留給中國的這部份是沒有開發的貧瘠濕地。江澤民送給俄國的土地面積相當於40個臺灣。

海參崴現在是俄羅斯太平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扮演著軍港、漁港、商港三種不同的角色,如今以商港為主,其工業以船舶維修、造船、探礦機器製造、魚類加工及木材業為主;土產以鹿茸及人參最著名。

近些年,民間要求嚴懲江澤民,把其送出的中國土地收回來。但是中共十九大江澤民坐在習近平的左手邊,依然是「黨和國家領導人」。

在中國大陸「最便宜的東西就是人命」




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腫瘤外科醫師博格達表示,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

根據美國調查記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調查,至今有99.7%的維族人已完成抽血。

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實際上並不自治,而且青壯年正在以活摘器官的手法被中共滅絕。該滅絕計劃從2016年6月開始,漢人與哈薩克人被排除,只針對維族人抽血,維族人口約一千五百萬到二千萬,據去年9月份媒體報導,在新疆和田地區已完成該抽血任務。

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帝·博格達近日去臺灣舉辦講座,會中他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新證據,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體檢」之名,對維族人進行大規模抽血工程,目的是建立器官匹配資料庫。

據博格達了解,最近中共以「管束極端主義份子」的名義,將25%的維族人口送到所謂的「學習班」,但被送去的人「很多都沒回來」。

值得關注的是,在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他談到,要讓機場設立這種特殊通道,說明交通流量相當龐大。

今年4月,博格達醫生在日本曝光中共活摘維族人器官後,中共把抽血計劃改名為DNA檢測。博格達醫生說,做檢測只要用棉棒擦過口腔即可,但抽血化驗卻依然持續進行。他認為,中共是在做器官移植的血液匹配。

他表示,活摘器官在中國大陸已形成產業,有的網站上寫免費贈送20個器官,4小時內就能找到匹配的器官、包換包退。「國外都是黑道或個人在偷器官這麼做,是很零星的事件,而在中國那是國家企業、國家允許的一個產業,而且它們還公開放在網絡上,簡直是不可想像的!」

這些,習近平知道不?!

中共前所未有的驚恐萬狀

十九大前,中共前所未有的驚恐,新華社失控一樣的拼命讚美中共。

10月12日新華社刊登《「我們的自信」道路篇──人間正道》,13日刊登《「我們的自信」理論篇──真理永恒》,14日刊登《「我們的自信」制度篇──天下歸心》。

萬里老先生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全文》中公開了中共很多的醜聞,首先曝光的就是中共是一個沒有註冊的非法黨。那麼為什麼不補辦呢?無法補辦。舉個例子,「伊斯蘭國」是恐怖組織「IS」給自己起的迷惑人的名字,但它不是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國家,而是非法黨組織為了在世界上立住腳,能夠和其它國家進行溝通給自己起的一個名字而已。國家是黨組織的,中共不是在國家相關部門註冊的一個黨組織。為了遮醜,就在前一年秋天開黨代會,轉過年3月開全國人大會議,實際上是同一撥人。

萬里老先生2009年在《全文》中把這個問題寫的非常清楚:建國六十年了,我們這個國家沒有變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實是,這個國家還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事實誰都明白,但這個事實的背後是什麼呢?比如說,我們黨有7000多萬黨員,是一個最大的黨,而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這個事實背後又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國家還沒有一部《政黨法》,六十年了,還是空白,沒有變,我們國家還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制度。「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而不是「黨是國家的黨」。六十年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概念沒有變。在財政上,黨庫與國庫之間的那堵牆還沒有建立起來。再看看,數百萬軍隊還叫解放軍,沒有變,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武裝力量。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還是黨的最高領導人。黨軍一體沒有被國家對軍隊的領導來代替。六十年了,這一點也沒有變。即便在黨內,六十年了,也沒有建立起真正意義上的競爭性選舉制度,更不用說在國家範圍內了。

新華社報導說:「習近平說,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

有民眾翻牆出來在推特上反駁說:「軍隊是你的,法院是你的,警察是你的,石油是你的,企業是你的,飛機是你的,通訊是你的,公路是你的,學校是你的,教科書是你的,報紙是你的,銀行是你的,醫院是你的,土地是你的,萬能地教老子用一輩子辛苦勞動買套房子最終還是你的,死了買個墓也是你的,你卻說我是這個國家的主人!」

2011年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研究生班畢業晚會上,法學院副院長何兵有一個非常非常精彩的致辭,其中有一段話膾炙人口、一針見血:「這是一個非常荒誕的時代:鼓勵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勵你革命;鼓勵你看《建黨偉業》,但是不鼓勵建黨。」

中共的所謂「紅二代」、「紅三代」們,包括習近平在內,如果肯面對歷史、放棄私利就一定會清醒。(文/戚思)△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10/29/66342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