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支架植入心脏 病情反而更严重(多图)
 
唐飒芮
 
2014年6月27日发表
 
一冠心病患者植入9个心脏支架后病情未见好转。
心脏支架手术中,医生通过导管将支架植入患者体内。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飒芮综合报导)根据《新京报》6月30日报导,内蒙古赤峰市市民黄金海因冠心病,体内被一次性植入9个心脏支架,手术后症状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日趋严重。 难以「承受」的支架 2010年10月,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58岁的黄金海感觉心口疼。经赤峰市医院诊断为冠心病,需手术治疗。为黄金海治疗的是赤峰市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王东方。 黄金海的女婿吕先生说,王东方告诉他治疗有两种方案,心脏支架或心脏搭桥。「王医生说,心脏搭桥风险大,病人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心脏支架做1到2个就行。」 经过权衡,黄金海选择做心脏支架手术。「支架的价格我们也清楚,当时觉得做一、两个的话,我们经济还是能承受得起。」吕先生说。 当年10月15日上午,黄金海进行了手术。他记得,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负责手术的王东方还曾「开玩笑」的问他「付不付得起手术费哦,付不起的话就得我自己垫着了」。黄金海回答「付得起」。 吕先生说,手术两个小时后,王东方从手术室出来告诉他,已经给病人做了6个心脏支架,还得继续下支架。 「我岳母当时腿都软了,既心疼我岳父,又心疼钱,但王医生说如果不继续下支架,之前的6个支架也都白做了。」吕先生说,他们只得答应继续下支架。 手术结束后吕先生得知,岳父黄金海体内一次放入9个心脏支架。「我们家里也不宽裕,这次手术费就花了15万左右,好几万还是找人借的。」 虽然装入了9个心脏支架,但黄金海病情并没有好转。同时他还要常年服药,否则血管有再次堵塞的危险。 任何的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安装心脏支架也不例外,一个支架价格不菲,后期治疗费用也不少,对病人是否需安装以及安装几个支架,应取决于病情需要,不能因为安装一个心脏支架,生产商、代理商、医院、医务人员,都能从暴利中分一杯羹,就鼓励患者多装支架。 支架引发的医疗纠纷 今年6月10日上午,在赤峰市的家中,黄金海捂着胸口,一脸愁容。手术前,几天发作一次,现在是每天要疼好几次,走几步路心口都堵得慌,只能坐在家里。 黄金海一家多次找到赤峰市医院,希望能给出解决方案,但双方至今未达成一致。 6月10日下午,赤峰市医院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表示,此事已经通报给市里,相关的说明也已经早已做出。 记者获得的一份赤峰市医院出具的「关于患者黄金海住院治疗过程说明」中称,「本病例中,医生的经验不足导致决策方面存在欠缺,没有充分考虑到患者的治疗费用与患者预期之间的差距,从而导致此次医疗纠纷。」 「难道说一次性放9个心脏支架就是可以接受的吗?何况手术之后症状反而更严重。」对此吕先生觉得很难理解。 而目前9个心脏支架的弊端也逐渐显现,除疼痛外,黄金海右脚有严重的静脉曲张,需要手术。 「到别的医院去看病,对方一听说我岳父体内有9个心脏支架,都没人敢接他的手术了。」 心脏支架滥用成患 心脏支架被滥用是个老话题了,媒体也曾报导过,医疗器械行业所以有暴利,是过度医疗所致。而过度医疗造成的高额费用与昂贵的医疗费都让一般的平民百姓无法承受。支架滥用对健康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网上搜索「心脏支架滥用」,一次手术被放入4到6枚支架甚至更多的案例比比皆是。据《生命时报》报导,北京市海淀区一名74岁的老师,体内共分多次被放入13个心脏支架。 吉林的刘先生也与黄金海有相似的遭遇。3年前,他在手术中被一次性放入7个心脏支架,其中的一个支架再次发生堵塞。「做了手术才知道,支架放进去就取不出来,而且有再堵的风险,做得越多堵的机率就越高。」 「一次做9个(支架)这么多的,我也是头一回听说。」曾在一家国产心脏支架厂家做了5年医药代表的老周表示,他见过心脏支架做得最多的,是一次手术做6个。 根据中国医疗外科植入专业委员会统计,2000年我国心脏介入手术的数量是2万例,到2011年达到40.8万例,增长近20倍,并以每年约30%的速度增长。以每台心脏介入手术平均使用约1.6个支架推算,2011年中国心脏支架使用量超过65万个。 在老周看来,价格上万元的心脏支架,成本多为数千元,不排除有医生或相关方从中获取利益。 老周透露,一些心内科医生将心脏支架手术视为「摇钱树」,除了在所供职的医院进行手术外,还有医生会去小医院「走穴」手术。在自己医院进行手术的,他会将支架费的25%返给科室的主任,「走穴」医生每做一个支架,可获得2,000元的提成。 老周说,而为了放入更多的心脏支架,医生们也开始在手术中想办法。他之前遇到一个医生,一段4毫米的血管堵塞,本来放一个4毫米的支架就能解决问题,结果这个医生最终选择一个2毫米的支架和一个3毫米的支架,一并放进去。 「心脏支架做得越多的医生,医药代表们就更喜欢,有些医院也喜欢这些能创收的医生。」老周说,因为支架滥用出现的医疗事故也时有发生,2012年,目睹一位患者因支架滥用导致死在手术台上后,老周辞去了医药代表的工作。 支架使用尚需规范 一个心脏放了9个支架是病情需要,还是过度医疗?根据了解,每个心脏支架直径只有2到4毫米,重量不足万分之一克,价格却上万元。因为医院与医生有利可图,所以在国内被严重的滥用。即使这样,对于心脏支架的使用,直到现在国内也没有强制性法规和监管措施。 根据了解,目前国内对于心脏支架是否需要安装、安装多少个,主要凭医生经验判断。卫生部对于支架的植入数量并没有标准。 一名心内科医生表示,缺乏明确的标准是滥用支架致使过度医疗的根源,「明明搭桥手术就能解决,硬被塞入3个以上的心脏支架,基本等于卖支架了。」 「现在我国心脏支架做得过多,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对冠心病者,国际上放支架和做搭桥手术比例是7:1到8:1,在中国则高达15:1。」今年1月,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心脏支架的滥用已经成为心血管病人最大的隐患。 报导中提到的负责手术的医生利用病患「听医生的没错」的心理,在手术过程中动了手脚,由事先预计装「一至两个」,突然变成九个支架。不但罔顾病患手术中的安危,也不顾病人是否负担得起高额的医疗费用,只顾自已在这场手术中有多少利益可拿。 现在整个社会都向钱看,道德观念扭曲,医生这个职业最立竿见影,这是中国的悲哀。 △

 
分享:
 
人气:45,82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