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帮着胡锦涛盘点中共政权背离人民的无耻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家的第169天
 
2006-5-11
 
【人民报消息】昨日偶遇胡锦涛先生的《八耻》说,对他的、对中共政权针对人类文明的浩如烟海的无耻与系统盘点之举颇感兴趣,虽然他的《八耻》说不能网括中共近半个世纪里,针对中国社会所行无耻的冰山一角!中国素有“众人搬柴火焰高”之说,受胡锦涛先生对中共无耻的系统盘点的启发,在今后的日子里,若得闲些,我将在这方面“助”胡锦涛以微薄之力,也来盘点一些我所了解掌握的中共背离人民的无耻。

盘点中共对中国社会犯下的及正在发生的累累罪恶的无耻,我算是有这样的资格的。这并不完全因为是:就在我写这样的、盘点中共政权及其已沦为如林牧先生所言的非人类的中共酷吏们的罪恶及无耻的行为时,大批中共男女特务就围堵在我周围不出两米的地方,正在实施针对我的、已实施了近半年的无耻(写这篇文字时我在肯德基店里)。

今天早晨,当我抱着足有两尺厚、不低于十几斤重的全国各地冤民的来信及所着控诉材料,穿过亚运村市场时,许多匆匆而行的人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这便是我所说的,帮助胡锦涛先生盘点中共针对社会的无耻的、我的资格所依。

二月十五日以来,中共政权针对我及我全家的围堵和搅扰出现了三大特征:一完全是以黑社会地痞的方式;二不惜一切代价;三切断我家与外界的一切往来和通讯联络、联系,包括电话、传真、网络、通讯,及普通的人际关系往来。从来魔高一尺时则道高一丈,在中共政权毫无理智的严酷打压下,我们获得了许多善良中国同胞的无私相助。在中国,拥据着一切资源的中共,同时也拥有着漫无边际的愚蠢,诸如,一些不知姓名的市民主动提出代我接收各地冤民来信来电,今天早晨的那些信件即是其中一名市民代收的信。我们在各个环节方面的链接方式,是正围着我无聊的、瞎转悠的成群的特务们致死也想不到的。

这些信件给我带来的沉重并不止那本身既有的十几斤份量,许多附件控诉材料首页上即写着非常清晰的、醒目的大字,如:“苍天有眼在哪里?”、“千古奇冤某某书记杀命夺财”、“劫财伤人天理何在?”等等。这些材料足够我看上几个月。受胡锦涛先生系统盘点中共无耻之举的触动,在看阅这些材料过程中,我会部分的将一些中共政权及恶吏的无耻纪录成文字,以让这样的文字纪录无耻、盘点无耻。

今天盘点的是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军分区副司令的座驾将人撞残后的丑恶无耻。被这位副司令老爷撞伤的、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已被至妻死子离、四十八岁的李茂林的控诉材料中写道:“关于包头市军分区、交警大队、达茂旗武装部、交警队利用严重的手段伤害我一家子的情况反映”(下称“反映”)。仅该“反映”就密密麻麻的写满了11页,其中还附了许多证据材料。反映中有关事实部分的错字、别字密布,根据其原意摘录部分:

“2002年6月16日,我正推着摩托车在马路左侧的路上行走,回到家门口路边,包头军分区副司令的吉普车超速行驶,又窜入逆行道追尾,把我撞伤撞残。”

被严重撞伤的李茂林从此厄运不断。一场以包头市军分区,达茂旗交警支队、达茂旗武装部主导的毫无人性的残酷游戏据此拉开了序幕。在这场展示中共党徒们人性卑下的丑恶游戏中的目的只有一个,既:肇事者不依法据理承担应有的责任。这样的责任包括法律的、人性的、道德的。

交警队的恶劣及无耻在于:肇事者是超速行驶,且是在逆行道中、更是在远离主路的土道上撞人。但即使这样,交警硬是能制造出无耻的奇迹,竟能制造出受害者的责任来。其二,承办人竟公然伪造责任认定结论的送达日期,公然枉法剥夺受害者的复议权。其三,交警队的负责人与承办人竟在办公室屡次破口大骂受害人及其家人,不顾受害人忍痛急待医治费用,将李茂林之妻侯月芬忍辱负重,数次、几十天、在包头军分区、饱尽常人难以想像的屈辱、磨难,及饱受虐待后换来的两万元救命钱悉数扣下,说是“押金”,这群衣冠禽兽!

肇事者“中共包头军分区”的无耻恶行更是罄竹难书。那些穿着制服的军人们,无法无天的邪恶及无耻超出常人的想像。他们作为肇事者,不但拒绝承担应有的责任、并数次残忍的将李妻侯月芬非法关押累积达四十天,是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39岁的侯燕芬一年多后病死的主要原因之一。

“3月6日,她(指侯月芬)去找武装部领导,武装部叶部长把我妻子严重的骂了一顿:“你这个外地人,老百姓死了也无谓……”后她又到沈队长(交警队队长)的办公室,沈队长也把她骂了一顿,侯月芬闭口无言,回到家中两眼泪汪汪。”

“六月份,我在医院实在没有了治疗费,7月25日,万般无奈下,妻子带我到军分区要求解决治疗费,到7月30日下午,刘参谋要赶我们走。我俩身上仅有五元二角,且我行动不便,便肯求扶持坐走廊、大厅内住上一宿,他们竟动用了110警察将我们赶出军分区大门,我俩只好露宿街头,祸不单行,傍晚又下起了大雨……”

为了让李茂林尽快得到治疗,死亡前的侯月芬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与肇事者包头军分区的交涉上面。

“我和我的妻子、孩子,一次又一次被放进警卫室(军分区的),睡冷地板,喝凉水,吃得是水泡炒米,受尽了无数的折磨。7月15日,我到包头军分区办公室要求解决问题,刘参谋用手将我推倒在地,要士兵把我拉到马路边上留下……”

“6月18日,林参谋严重虐待我达一个多小时。6月24日,我到军分区大门旁,突然来四个士兵把我关进警卫室,林参谋进门上手冲我左脸重重的打了一记耳光,我当时头痛站不住,林参谋继续在我身上进行殴打。”

“林参谋7月31日,我到军分区要求解决问题,不让我进去,动用四个士兵把我架到一辆黑色小轿车里,军官说我送你回包头,结果拉我到呼市大青山下的一个房屋里关押起来。轮流压在我身上,严重虐待我七个多个小时。”

李茂林的被包头军分区撞残后的公正处理问题,拄着双拐的李茂林仍处在看不到尽头的上访途中的苦行中。他被肇事者包头军分区的关押殴打成了家常便饭,原本健康的妻子,三十九岁的侯月芬在饱受精神、肉体折磨后,在她受伤一年多后:“连病带饿抢救无效含恨而死”。妻子死后,包里无一分钱留下,只有三份枉打的责任认定书和她生前走投无路时到政府部门的求救申请书。

更为悲惨的是妻子火化后,拿到母亲骨灰盒的十八岁的李茂林的儿子,手捧母亲的骨灰盒,突然惨叫几声,从此神智不清,后离家出走至今生死不明。李本人长年拖着残腿艰难的行走在上访途中,为治病,他妻子在世时早已将房屋卖掉。“身边两个小女儿,无家可归,无法生存,无法上学,三年多的时间,吃生饭喝凉水,过着孤苦伶仃的日子,孩子全身都是病”。

这本是一次普通的交通事故。但由于肇事者身份的不普通──中共干部,最终竟至受害人家破人亡全家深陷无尽的苦难境地,李茂林一家漫无边际的苦难背后,道不尽的是中共党徒酷吏们的无耻及人性的泯灭!

2006年5月9日大批中共特务无耻围堵的日子于北京的家里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