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31)──這個群體後面站著神!(圖)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4-28
 



高智晟律師

【人民報消息】又到了4.25,7年來,每年的這天,都是法輪功群體必定要紀念、並呼籲停止迫害的一個日子。今年,不同的是,多了一位律師,一位公開為法輪功直言上書的高智晟。一位天津人士評價高律師的上書,是「徹底地打掉了中共妖魔化法輪功的棒子。」許許多多的國內人士,是通過高律師的公開信,徹底明白了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而高律師隨後的遭遇也成為眾目之焦點。在這個紀念4.25的日子裡,在法輪功群體仍被嚴酷鎮壓的情況下,高律師還是想說二個字「加油!」

中國的民怨已經到了革命的臨界點

在大紀元追蹤採訪(9)中,已經詳細地記錄了當時高律師在山西呂梁地區走訪的一些農村現狀,當地農民對中共暴政的怨憤令外界觸目驚心。有人質疑這是不是以點帶面?言過其詞?

高律師表示:「這不是以點帶面。我所接觸的中國的各地的上訪者和中國普通的老百姓:普通的幹部、工人、甚至是軍人,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社會的整體的怨憤程度已經到了革命的臨界點。就像當時山西的一位農民說的:早就到了具備革命的條件了。這是中國社會當前極力想掩蓋的東西,但是卻是極力掩蓋下面的一種劇烈的存在。」

高律師講述了最近他接到了一個電話(略去省份)。這個人在電話裡告訴高律師:很多人已經等不及了,像你們這樣和平的去解決問題,遭遇到的是什麼?我們早已經積聚了力量,在各個省市,同時可以發動許多人進行行動。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對方幾乎是說幾句話就要換個地方、換個號碼。高律師仍是反覆強調自己的非暴力和平轉型中國的理念,委婉地拒絕了對方的邀請。

而中共自己透露的每年爆發的 8萬多起群體抗爭事件,則基本是忍無可忍,最終爆發的事實。那麼,像這樣的怨憤有沒有化解的可能呢?

高律師:「我認為它只有從根本上的化解的可能,拋棄製造這種怨憤的最根本的原因——這個罪惡的制度,如果這樣的制度不發生改變,那麼這種怨憤的程度只能進一步的惡化和加劇,決不會發生改變。」

高律師講述了當天他剛剛知道的案件:「我今天剛剛接了哈爾濱、瀋陽的幾個電話。無巧不成書,他們談到的都是基督徒遭受警察打壓案件,雖然是不同的地點不同的受害基督徒,可是過程中警察使用的手法是一模一樣的。」

這些基督徒告訴高律師:當地的警察首先把這些被抓捕的基督徒全部辦理了取保候審,一年後,警察將沒收的存款單的錢全部從銀行取走,又找到這些基督徒,威脅他們:簽字解除取保候審,但必須按照警方的意思填寫,否則,將繼續逮捕。結果,這些基督徒每個人都被敲詐了2~3萬人民幣。

高律師說:「像這樣的基督徒聚會的過程本來是構不成犯罪的,但是這樣的過程、錢物,卻誘發了警察的犯罪欲!這些對很多人來說,聽起來好像是一個簡單的插曲,但是我們每天都在聽到很多不同內容的同樣故事!」

「但是我們不麻木。這是一部高速的、毫無底線的在不斷地製造社會怨憤、不斷地製造社會矛盾和社會仇恨的這麼一部專制機器。因為他們已經沒有了明日的心態,只有今日的心態!」

《九評》讓我真正看清了共產黨

面對著國內已經面臨著爆發臨界點的怨憤,有人主張暴力、有人堅持改良、也有人悲觀待命,而以法輪功為主體掀起並持續推動的傳《九評》、促三退的聲潮也被全世界關注著,那麼高律師是怎樣評價的呢?

高律師:「我認為解決中國問題最根本的症結就是拋棄這個邪惡的制度。而目前維持這個制度的主體力量是中國共產黨。這實際是一個簡單的公式,只要是中共解體了,那麼這個罪惡的制度顯然是結束了。目前,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對目前的中共有一些不切實、不真實的認識,那麼怎麼樣讓這些人從這種不真實的認識中解脫出來,或者說是他們的認識更加清晰,《九評》提供了一個極好的途徑。我自己認為,傳播《九評》促三退是截至目前為止最為有效、最為和平的一個方式。事實上,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樣,他在大陸在持續地發生著作用,每天退黨人數不斷地刷新著紀錄。」

高律師說:「我可以這樣講,我認識中共,《九評》對我的幫助很大。而這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感受。」

一位重慶的朋友告訴他:「高律師,我一年要把數百份《九評》傳遞出去給其他的同胞。」他告訴了高律師自己在這個過程中心靈的變化過程:「以前我對中共也是深信不疑的。第一遍看完了《九評》我很痛苦。我就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然後開始留心身邊的中共到底在做什麼。」

後來,這個人又看了高律師的三封公開信,現在他已經退了黨,並且在力促其他的朋友也來退黨。他說:「高律師,我退了黨以後,我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深處都是干干净净!」

高律師:「我覺得這樣的描述也反映了我同樣的心態。就像我在我的退黨聲明中最後寫的那樣:這是我生命中最自豪的一天! 」

高律師說:「事實上,我們對中共的背景和中共的言論以前真的是沒有多少懷疑過,尤其是我們沒有更多的教育背景。有人曾經問我,為什麼前幾年不關心法輪功,而最近才關注到。我在2003年之前,我真的沒有去考慮過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問題到底會不會存在對法輪功不公正的狀態。我們看《九評》不是有意識地在尋找什麼,而是《九評》一步一步在心靈上改造了我們。」

「法輪功,加油!」

自2005年末開始,高智晟律師的命運也同法輪功這個被鎮壓了快7年的修煉群體緊緊地連在了一起。而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在強大的國家政權的打壓之下非但沒有倒下,而且是越戰越勇。又到4.25 這個讓法輪功群體紀念、讓中共敏感的日子,高律師是怎樣思考的呢?

高律師:「4.25,再過幾個月就是7.20,就到了法輪功同胞被鎮壓的7周年。此時,我想提醒外界注意的是,7年之後,法輪功同胞被毫無理智地迫害的現狀是否發生了變化,從我目前持續被攪擾的困境當中,就能夠略知一二。我們僅僅是關注了法輪功群體被迫害的問題,這就捅了馬蜂窩了!也就是說,中共對鎮壓法輪功問題上沒有任何松動!

記者:那麼對自己和法輪功群體未來的命運您是怎樣看的呢?

高律師:「我個人的未來我比較樂觀,因為我肯定會比中共的壽命長。我作為一個個體生命是有結束的時候,但是肯定要比中共的壽命長,這是我比較樂觀的。

對於法輪功群體的命運,我更感覺到欣慰的是,別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就像我以前談到的,再有兩個共產黨也鎮壓不了法輪功!

中共自有它的生命以來,在大陸沒有它打不下去的任何群體。為什麼法輪功它就打不下去呢?而且它是徹底的無招。這裏只有一個區別,那就是信仰!因為在這個群體後面站著神!就是因為這個群體有了信仰,才使得中共在所有的它的殘酷斗爭史上唯一的一次遇到了幾乎給它帶來了滅頂之災的這麼一個群體。原本計劃三個月內使對方面臨滅頂之災,結果7年之後,是它自己遭遇到了滅頂之災。

所以我們認為,有信仰、去信神,也是未來解決中國問題的極其重要的方面!

今天的法輪功群體的力量、他的道義資源、他在中國群體中獲得的信任,尤其是在中國自由知識份子和國內的線民之間獲得的信任資源,是目前中國任何一個團體都不具有的。

在我和一些朋友就法輪功問題展開爭論的時候,我就對那些死命熱愛共產黨的人說:你有時候想在網上暢所欲言的時候是誰給你提供了這樣一個暢所欲言的平臺?是中共麼?他們也不得不承認,法輪功不屈不撓的抗爭已經為整體的中國人現狀的改變起到了無可替代的作用!

記者:那麼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您想對這個群體說點什麼嗎?

高律師:「又到4.25,沒有多少可以向他們表達的祝賀,因為他們的主體還在大陸遭受著災難。但我還是想說兩個字:加油!」

4.25背景資料

4月25日,7年前的這一天,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匯集到中南海旁邊的信訪辦上訪,要求釋放被天津警察非法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以及制止各地發生的有組織的干擾煉功的事件。

當時的朱镕基總理接見了法輪功學員,做了合理的批示後,當晚,近萬名法輪功學員有序的離開了天安門廣場。沒有交通堵塞、沒有干擾居民生活、離開時沒有留下一片紙屑,被西方媒體稱為「開創了中國歷史上官方和平民和平對話解決矛盾的先河。」朱镕基總理獲得了極高的讚譽。

而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則反其道而行,大罵朱镕基三聲「糊塗!」 稱4.25是有嚴密組織的政治行為,不嚴肅對待將會亡黨亡國。並於三個月後的7月20日開始了「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全國性鎮壓行動。

後記:

高律師近況:目前的高律師除晨練外,基本還是足不出戶,秘密警察行為有所收斂,基本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其間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請看後續的報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