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坎坷的人生 剛直勇敢的王文怡(多圖)
 
崔婷婷
 
2006-4-26
 

善良又高貴的王文怡博士
【人民報消息】4月20日,胡錦濤訪問白宮吸引了全世界所有主流媒體。然而沒有人想到,媒體的焦點最終集中在一個東方女性的身上:一個47歲有兩個孩子的中國女人,一個在美國生活了16年的醫學博士兼記者——王文怡女士。

身材清瘦,外表美麗溫和,說話柔軟,不急不躁,臉上總是掛著親切微笑的王文怡,此時,她響亮的呼喊聲讓人聽起來是那麼急迫和悲痛,帶著巨大的穿透力,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一位現場的越南記者事後說,他感到王文怡的呼喊聲中有很強大的能量場。

坎坷的人生 剛直勇敢的性格

據悉,王文怡出生在1958年,那是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的頭一年。童年雖然在饑荒年月度過,但政治和貧窮對天真爛漫的孩子來講,沒有留下過多的陰影。只是記得在一個被稱為先進的幼兒園裡,頓頓都吃麵湯麵條,最後到了別人一說起麵條小文怡就條件反射一般的嘔吐。直到上大學,王文怡才不再因為麵條而嘔吐。

從小家裡就悄悄的有一種壓抑,長大後媽媽才告訴王文怡:姥爺在40年代時,為了養家糊口開鐵匠鋪時有國民黨軍人來修過槍,50年代末在中共強迫老百姓「坦白檢舉」時被當年的夥計揭發,從此成了「歷史反革命」,在逼著不停的交待問題、不停的檢討思想中,耿直內向的姥爺在當權派的眼裡,總是認識不深刻。於是姥爺經常挨打。

1959年的一天,姥爺突然請假回家,囑咐了這個、囑咐了那個,要家人互相照顧好。姥爺臨離去時,抱起幾個月大的小文怡,說:「這孩子什什麼時候能長大啊?」說完流下了眼淚。第二天媽媽就接到電報:姥爺服毒自殺了。死後還被共產黨說成是「自絕於人民」。那滴從姥爺眼中流出的淚水,帶著對生命和親人的無限依戀和萬千不曾吐露過苦澀,浸透了媽媽的一生。

幸好家裡有爸爸支撐。王文怡的爸爸是單位和鄰居公認的大好人,認真耿直,是小文怡由衷敬重的人。「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爸爸突然被掛了牌子批判。原來爸爸年輕時沒錢上學,聽說憲兵軍官學校不收學費,就進了國民黨的軍校。「文革」中這就成了罪證。後來,爸爸又不小心把「萬壽無疆」寫成「無壽無疆」,又被加上了「現行反革命」,全家人都覺的末日來臨一般的極度恐懼。從此,爸爸動不動就被拖出去打一頓,媽媽時常被押去陪斗。

爸爸被打成反革命對奶奶的刺激很大,一向沉默寡言卻常常流淚的奶奶從此開口講述往事了。奶奶27歲守寡,本想把孩子拉扯長大,自己守節從一而終。但是到50年代,共產黨強制把奶奶分給一個貧農作妻子。奶奶生不如死中的熬過了那幾年被共產共妻的日子,直到爸爸回北京,才被「贖」了出來。

身邊最親近的親人經歷了這麼多的苦難,對於年紀小小的王文怡來講真的無法弄清楚這是為什麼,但她堅強的承受著。因為姥爺和父親被迫害,她和弟弟到處被人欺負,吃了許多苦頭。一次,不到六歲的弟弟被一群男孩圍打、謾罵,弟弟嚇的爬到樹上去躲。小文怡毫不畏懼的跑過去,孤身應付那群男孩,把弟弟解救了出來。當她哄著嚎啕大哭的弟弟時,她小小的心裡其實充滿了椎心的痛和強烈的憤慨,以及許許多多的困惑。……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求自己什麼都要做好,要做的比別人更好。

坎坷的人生,造就了她不畏艱辛,不畏懼暴力,剛直勇敢的個性。

當面質問江澤民為何迫害法輪功

「文革」後,王文怡考上了白求恩醫科大學,後來又來到美國留學,現在是一位病理學家、美國《醫學生活》雜誌的主編。幾十年的人生坎坷,心中許許多多的困惑,因閱讀了《轉法輪》而釋然,從此王文怡開始修煉法輪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

1999年,中共迫害開始法輪功。因王文怡的親人受過中共迫害,她對被迫害的痛苦有親身體驗,尤其是當她看到從大陸傳來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其中有七十多歲的老人,有幾個月大的嬰兒,迫害的殘暴程度遠遠超過歷次政治迫害運動。王文怡還發現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直接火化不查身源」是反人類的群體滅絕罪惡,在這種邪惡的屠殺面前,她無法保持沉默。她擠出所有能利用得上的時間,去過許多地區和國家,找到許多政府、機構、團體、媒體、許多人講法輪功的真相,她多次走進美國國會……盡她最大的努力呼籲世界各國幫助制止迫害。

2001年,江澤民出訪馬爾他,當時已經是《大紀元》記者的王文怡在申請記者證時,因中共領事館官員的施壓被拒。但是這難不倒她,她依舊來到了馬而他抗議。有一天,王文怡走路時,正好遇到在散步的江澤民。王文怡神奇的穿過層層警衛,從容走到江澤民的面前,當面抗議迫害法輪功,要江澤民立刻停止迫害。江澤民先是扭頭走出10多米,然後又返回來失去理智般的手舞足蹈,對這王文怡大吼大叫。這事使法輪功在馬爾他一夜之間舉國聞名,人人都認識了王文怡。最大的媒體上天天都有法輪功的消息。

2002年在俄羅斯的聖彼得堡,江澤民的保鏢認出了王文怡,向當地警方誣告她,並施壓和威迫警察把她關押三天。王文怡給一個聖彼得堡的記者打電話,然後開始絕食。那位記者接到電話又通知了許多聖彼得堡的同行,各大媒體記者一起抗議當局侵犯人權的做法,王文怡被無條件釋放。出獄時100多個記者把王文怡圍在中心,每位記者都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認真聆聽王文怡向大家介紹法輪功的真相。

中共伺機報復

2005年5月初,王文怡父親在大陸突然去世,家裡等她回去見父親最後一眼。王文怡歸心似箭到中領館延長護照準備回國。

中領館趁機報復,不顧倫理,把王文怡的護照扣下,不許王文怡回國。在王文怡悲痛的心靈上撒鹽。

王文怡的老母親知道女兒不能回國給父親送葬,在電話中就忍不住痛哭失聲。

為抗議中共反人性迫害,哀悼親愛的父親,王文怡於5月20日在中領館門前絕食靜坐一天。

為制止反人性大屠殺 對布胡喊話

2006年3月,一位資深的中國記者憑著確鑿的證據通過大紀元報社向世界透露:中國存在著一個巨大的以法輪功學員為供體的器官移植市場。王文怡作為記者和醫學專家多次採訪了這位良心記者。

中共的暴行令王醫生感到揪心的痛苦。她說:「我認為正發生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體摘除和滅絕性迫害是全人類需要共同制止的罪惡,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慘烈、最大規模的滅絕。」更令她感到不能忍受的是,國內大量醫院突然表示「5.1」前後會有很多器官供體。顯然中共為了滅口,正在大規模屠殺法輪功學員。事態非常緊急。

2006年4月20日,在白宮南草坪上,全世界媒體都集中到這裏,當胡錦濤開始講話不久,記者席上的王文怡拿出「法輪大法好」的黃色橫幅,一字一頓的隔空喊話,每喊一個聲,許多聽到的人都感到全身都被震動得一抖。那一瞬間,她把個人的一切:博士頭銜、豐厚的收入、優越的生活、即將獲得的美國公民身份等等都拋諸腦後,什麼都沒有制止屠殺,挽救生命更重要!她的聲音高到要撕裂一樣:「總統先生,制止他(胡錦濤)殺人!」「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

她大聲的呼喊,再次把世界媒體的鏡頭聚集到她身上。原來大陸正在發生著慘無人道的屠殺,有很多人被不打麻藥、活生生摘取了器官而死亡,這種屠殺正在發生,兇手正是中國共產黨。黨魁胡錦濤完全知情,卻能優雅的跑到白宮來聽21響炮。美國人不會對這樣麻木不仁的客人感興趣。

4月21日,王文怡無保釋放,在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CNN)採訪時,王文怡平靜的說:「作為一名醫生,我想挽救生命,我覺得這(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違反醫生的職業標準,也違反人性。我知道救人更重要。我知道人性超越一切。」

有許多人把王文怡稱作女英雄,許多人說她是「偉大的女性」,有記者把她比作「民權之母」Rosa Parks女士。王文怡的確當之無愧。


2001年,在馬耳他,王文怡神奇的穿過層層警衛,從容的走到江澤民
面前,抗議殘酷迫害法輪功。江大動肝火,情緒異常激動,手舞足蹈,
大喊大叫,不停的重覆中共瞎編出來的誣蔑之詞。(RMB資料)



4月20日,王文怡大聲呼籲胡錦濤停止迫害法輪功。



所有媒體的鏡頭對準了王文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