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學塵暴威脅北京 危害更甚沙塵暴 (圖)
 
2006-3-22
 



3月12日,中國新疆西南部的喀什、阿圖什驚現罕見紅色沙塵暴。

【人民報消息】中國北方在3月9日發生入春以來第一次大範圍的沙塵天氣過程,隔天強烈沙塵氣流以強勁的之勢吹進北京市區,造成北京2006年第一場的強烈揚塵氣候。令專家更為憂心的是,比沙塵暴危害更為嚴重的「化學塵暴」將威脅北京。

據《新京報》報導,鹽堿塵暴又可稱為化學塵暴,系指沙、塵等固體顆粒物主要來源於鹽堿地、鹽堿荒漠、乾涸的鹽堿湖盆河床、退化草地中的鹽漬化草地等等。其危害程度比普通沙塵暴更為嚴重。除了影響能見度、大氣質量等之外,其危害的特別之處還在於它的化學污染、化學腐蝕和化學毒性。可使草場嚴重退化,耕地糧食減產,加劇土地荒漠化的趨勢。

位於京津風沙源的安固裡淖(淖,蒙古語指有水的地方)乾涸後,附近的6萬人口開始遭受鹽堿之苦,刮風時,幹湖盆裡鹽堿亂飛,就像白色的漩渦往天上沖。已有數據表明,幹鹽湖、鹽漬土也是北京沙塵暴的來源之一。

2002年春季,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最大的湖泊查幹諾爾乾涸,出現了面積達12萬畝的鹽堿幹湖盆。在春季大風的夾帶下,查幹諾爾形成了鹽堿塵暴。

查幹諾爾距離北京的直線距離400公里左右,安固裡淖距離北京才100多公里,這些地區正是進京沙塵暴的必經之地。中國工程院院士魏復盛說,理論上幹湖盆裡產生的塵暴肯定會影響到北京的。

安固裡淖的海拔是1300多米,北京的海拔是100多米。京津地區在安固裡諾爾的下風方,自然首當其沖受到其影響。有人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如果安固裡淖和壩上的塵暴揚向北京,就好像是站在屋頂上向地面撒沙子。

2002 年3月20日至22日,北京出現特大沙塵暴。北師大大氣環境研究中心的博士生張興贏等人,利用掃瞄電鏡和能譜儀對其中成千上百個單個顆粒物進行化學成分和微觀形貌分析,首次從實際大氣顆粒物成分數據中指出,威脅北京的沙塵暴當中,來自於西北地區幹鹽湖盆地的化學塵暴是不可忽略的重要成分。

今年3月9日起,我國北方出現入春以來的第一次大範圍沙塵天氣,隔一天,北京即發生今年第一場的強烈揚塵氣候。

3月14日,位於京津風沙源的河北張北縣一樣是常見沙塵天氣,黃色的風沙夾雜著白色的鹽堿。當天下午3時,風停沙住,安固裡淖周圍枯草綿延,幹湖盆裡鹽堿如雪,陽光下茫茫一片。
  
56歲的蒙古族農民巴牙爾說,只要一刮起風沙,當地居民就會明顯感覺到嘴巴發幹,嗓子也幹疼,眼睛發紅。村民們都知道,這是幹湖盆裡揚起的鹽堿引起的。

當地的牧民還注意到一個現象,風沙過後,牲口吃了撒了鹽堿的草之後,不想吃東西一個勁地喝水,肚子都大了很多。

專家們認為,未來查幹諾爾的生態還會向更嚴重惡化的方向演化。由於鹽堿湖盆沒有條件生長植被,風會更加強勁,先吹走鹽堿粉塵,一部分堆積在石子、草根周圍,形成沙丘核,然後風繼續吹,吹走全部土壤,只剩下沙子,形成沙丘,最後演變成沙漠。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員宋懷龍近年來一直在研究鹽堿塵暴,他說,化學塵暴夾雜在普通沙塵暴裡,可能危害沿途所經過的每一個城市、鄉村、河流、水庫和每一個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