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分离七载 夫妻多伦多团聚(图)
 
2006-3-12
 

邱兆金与妻子王延英在多伦多家中(大纪元)


【人民报消息】被迫与妻子分别了七年的邱兆金,2006年3月3日终于到达多伦多,与久别的亲人团聚。邱兆金在中国大陆曾因爲修炼法轮功被判劳教3年,亲身经历了未经司法程式就被非法判劳教,以及在劳教所被酷刑对待、强迫苦役,健康曾一度处于危险状态,被医院认爲不可救治。

99年与妻分别,迫害开始

大纪元记者周行、张莹3月12日多伦多报导,邱兆金原是山东省大衆日报社(山东省委机关报)的美术编辑,1995年7月与妻子王延英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王延英在1998年底去新加坡探望女儿并等待孙女出生。邱兆金1999年初也到新加坡与妻子一起过春节,这也是他们夫妻七年来一起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回国后不久,法轮功在大陆受到诬蔑和打压。1999年7月22日晚上7点钟,有几位功友象往常一样到邱家学法,单位大门口的警卫给给邱打来电话说:“几位炼法轮功的要去你家,上级有指示,不准让他们去你家。”邱去门口领功友从宿舍的西门进家。到家后看到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在翻东西,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和凭证,并把邱绑架到派出所禁闭室关押了一天一夜。

7月23日邱刚回到家不久,当地派出所又来了几个警察把他再次绑架到派出所。这时候大衆日报社的政法委副书记管义杰来到派出所,协同所长张会生、副所长郭俊平、教导员王立刚、民警杨家忠把邱押到邱家,一进门就土匪似的翻箱倒柜,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翻了一遍。家里的法轮功书籍、电视机、录影机、银行存摺等等被抄走。并又一次把邱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了一天一夜。

坚持修炼讲真相,遭非法劳教

邱兆金以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事实给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去北京信访办爲法轮功上访;去天安门广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因爲坚持修炼法轮功及向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邱兆金曾被警察抄家6次,被非法罚款及强行拿走共计10,000元人民币。2000年10月邱兆金去北京向公衆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山东省警察抓捕并押回济南派出所,在派出所受到酷刑虐待,被电棍电了1个半小时。

派出所试图把邱转送看守所,但邱被虐待后血压升高,看守所不肯收,只好关在大衆日报社的保卫处,由警卫看守。10天后,邱兆金收到了一份劳教书。没经过任何看得见的法律程式,邱被判了3年劳改,只因爲他坚持炼法轮功。

酷刑、洗脑转化学员

邱兆金被关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邱说这是专门用来关押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同时关押了700多名学员。邱在2个多月中受到各种酷刑对待及洗脑。

其中一种刑罚是坐在一个几厘米高的小木头板凳上,每天从上午5时坐到晚上11时。很多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一天屁股的皮就磨破了,淄博的一个19岁的年轻学员每天睡前在屁股上垫一块很厚的卫生纸,早上起床后都被血浸透。邱被罚坐了1个多星期,邱说有些学员被罚坐2个多月。

邱还经历了一种“面壁”刑。两脚尖和下巴贴住墙壁直立,持续几小时至全天。

这里的电棍刑是7、8根电棍同时电。

劳教所里每天有5次强迫唱歌颂共产党的歌曲;经常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和录影;晚上11时后还经常被带去谈话,睡眠时间极少。

这一切都是爲了使学员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和揭批书),也就是“转化”。

长期苦役导致健康恶化

两个多月后坚持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回各地的劳教所,邱兆金被送回济南刘长山劳教所,开始了被强迫劳动的生活。

邱提起了3种记忆深刻的劳役。第一种是在劳教所对面的机床厂做打磨铁锈劳动,在没有保护的肮脏环境中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第二种是包装卫生筷子,每天要完成包装1,000双筷子,完成不了就加班,再完成不了就会受惩罚甚至加长劳改刑期。第三种是做出口塑胶扎花,每天要完成200件。

每天的苦役是没有任何报酬的。伙食是吃发霉、发黑的面食,加上清水煮白菜(没加食用油),没有肉。

2002年1月后,邱的健康开始变坏,逐渐发展成每天高烧、哮喘、肺积水、心脏积水、胸膜炎、高血压及高血糖。

关键时刻救援来到

2002年8月,邱兆金的健康已严重恶化。劳改所要求邱交2万元住劳改所医院,邱没有钱,也知道劳改所医院同样是一个迫害严重的地方。这时劳改所突然通知邱到济南市结核病医院做检查。

医院检查的结论是:这个人已经无法治疗了。劳改所于2002年9月18日允许邱保外就医,也就是释放回家了。

邱的妻子王延英告诉我们,丈夫被非法劳教期间,1、2个月才能通一次电话,电话中对方是被紧密监视着,只能讲好话。

“在一次与丈夫单位领导通话时,”王延英说,“对方说他瘦了很多。我马上警觉了。”

王延英这时已在加拿大多伦多定居,她找了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展开了一场营救正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营救活动,营救名单中就有邱兆金。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走上街头征集签名、开新闻发布会、去找议员、政府部门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及这些学员当前所处的危机状态,请求加拿大政府帮助。

加拿大的营救活动在邱兆金最需要的时候起了作用,几乎是生命垂危的邱兆金被放回家。

炼功再见神效,书记改变态度

邱兆金回到家时,身高超过1.7米的他体重只有35公斤,起居和活动仍然受监管,并没有真正恢复自由。大衆日报社的管书记带着保卫科长和卫生所所长来到邱兆金家,带来了一大包药让他吃。

邱没有理会医院的“死亡”判决,也没有理会单位带来的药,他恢复了在劳教所时被迫停止的学法和炼功。10天后,邱身上的衆多症状基本消退,一个月后,身体恢复了健康。

管书记见证了这一切,他对邱的态度由严厉变成了客气。在邱办护照申请与在加拿大的妻子团聚时,单位人事处长一直给他压着不办。后来邱找了管书记讲真相,管书记便同意让人事处处长在邱申请护照的表格上签了字。

当我们问王延英在这段过程中的感受时,她说:“我丈夫很喜欢炼功,在劳教所里他没法炼。那段日子里,我炼功时,眼泪会止不住往下流。”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