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当局的敏感问题」
 
作者:梅酉
 
2006-1-27
 
【人民报消息】喝狼奶长大的一代,对“当局”这一概念在媒介中的流动总能分解出一种特定颜色,中共的历史教科书中对国民党政府的着色几乎就是“当局”概念的样板色:它一定是独裁高压的、钳制民众的、暴力敌对的,当然它首先一定不是民选的,也将是被民众唾弃的对象。

仅半个世纪的工夫,人们陡然发现中共本身原来可以和充斥狼奶味教科书所指的“当局”对号入座。作为“当局”来说,“敏感问题”自然是少不了的。

“敏感”就是敏捷的感觉感知,被敏捷感觉感知的问题就是所谓的“敏感问题”,应该说它是一种心理和生理状态,原本无好坏善恶之分。比如说对某种香水的敏感,但这样的毫无政治性阶级性的敏感是不会成为敏感问题的,显然也达不到中共当局敏感指数的要求,但《冰点》问题就不同了,它不但敏感,还构成了问题。

龙应台女士诘问胡锦涛:“袁伟时说,教科书不能罔顾史实,不能赞美暴力,不能教下一代中国人对自己狂热,对外人仇视。这样的认知,锦涛先生,在我们这里,叫做‘常识’。在北京,竟然是违反‘主流意识形态’的入罪之论。那么能不能请您告诉我这个台湾人民,您的主流意识形态是什么?”

龙应台真是快人慧语,“常识”,作为任何民众、国家、政府和民族所认为的“常识”恰恰是构成中共当局“敏感问题”的关键要素。诸如,天赋人权是常识,在中共当局是敏感问题;自由选举是常识,在中共当局是敏感问题;宪法保护公民信仰自由,在中共当局是敏感问题;言论自由是常识,在中共当局是敏感问题;真理就是应该传播,在中共当局是敏感问题;谎言就是应该揭穿,在中共当局还是敏感问题,但“把真理当谎言,把谎言当真理,而且把这样的颠倒制度化”在中共当局绝对不是问题,你敲中了它,便又成了敏感问题。

那什么是中共当局最敏感的问题?它的执政能力吗?它的执政地位吗?它的价值标准吗?它在未来文明社会中的走向吗?有多少人在批判它吗?有多少人在反对它吗?这些当然是它必然要关注的问题,但这依然不是它所惧怕的灭顶封喉的最敏感问题。因为它历经的非人类的太多的流氓经验足以使它能够践踏和藐视人类的一切常识,并把这样的常识经“敏感问题”价值理念包装后挑战民众及国际社会的智商,其结果是民众“自律”了,国际社会因此而时常茫然无所适从。

六四、孙志刚、太石村、汕尾、《新京报》、《冰点》等近20年的事件本身及其对应处理都没有逃脱由中共当局 “敏感问题”价值理念所操刀的软暴力范围。原因是它所在乎和惧怕的“最敏感问题”在上述历史时期或事件中仍然处于冰点或冰点以下,没被突破,某些人们的思想意识也没有跟上来。而《九评共产党》的诞生历史性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九评共产党》只是简单的还原了中共本相——邪灵、邪教、邪党的三合一绝品,中共原形毕露后的真体真相构成了它自身最敏感的问题。智者不言自明,法轮功反迫害与高智晟上书以及席卷人类的退出共产邪党运动中的每一个小动作都会击中中共死穴,中共用解决敏感问题的那一套对付“最敏感问题”已经完全失效,根本原因是“最敏感问题”的经典与神意就在他把问题直指中共邪灵本身,这似乎形成了一个机制,当下的中共无论对付谁其结果就是对付它自己。

把太石村、汕尾、《新京报》、《冰点》等事件当作《九评共产党》的具体论据来看一看,事件的当事人们、普天关心它们的广大民众们如能就此洞穿邪恶,听命天意,顺势退党,那中共在任何事件中都将会面临束手待毙的最敏感问题。

俗语说“当局者迷”,在当局中当局的大小当局者们,《九评共产党》的本意不是让其成为你们最敏感的问题,恰恰是要你们也能够明天意,就民心,破迷而出,退恶党自救自新,其实中共邪灵比你们要明白的多,临死了还讲排场,多抓几个陪葬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