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青萍 「两会」掩盖巨大危险
 
作者:中南客
 
2004-3-11
 
【人民报消息】中华民族面临江曾联盟生死挑战(12)

一、三套马车在演戏

大陆“两会”屡放空炮,年复一年,每况愈下,今年尤其邪性,开场就反常,枪杆子压着共产党开会,江氏以恶霸形像,明着反党中央协议压着胡锦涛在台前亮相。其实是阵角已乱,迫不得已,江也知道此举不得人心,他是在向全国党政军干部发出警告:“千万别站错队!”拆胡温的台,使胡温激动人心的讲话不能执行,变成空话、废话。

夺权专家林彪讲过:“有了权就有了一切,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一夜之间就可以打倒!上面要夺权,下面也要夺,最好是上下一齐夺”,江氏身不在其位而要谋其政,继续夺权就比较别扭,江氏对国内忙着的就是这件事。党内三套马车,江、曾拆台系统在招安胡温补台系统干部。

二、江氏拜物教

江氏成长在日寇野蛮统治之下的南京大学,成熟于克格勃血腥控制下的留学苏联时期,是东条英机理念与斯大林主义的崇拜者。没有人留意到江氏的社会意识形态,江氏是暴力万能论者。所以他敢于放纵上海帮强拆民屋,不当其值,不予其居。新拆户--北京天光照相馆在老板常永兴被逼上吊就是全国市民现在和将来的缩影。

为了模仿希特勒1936年通过奥运会凝聚“爱国”人心的宣教技俩,北京将有30万人以上市民要驱逐出北京。会等价交换给钱买房吗?江氏忙着神5神6,军备竟赛,钱哪会用在没枪的市民身上。

这就是江氏父子张口闭口“提高综合国力”的悖论,中国大赦主席沈默文章早就指出:“江氏鼓吹的强大为了什么,为的是谁?”现在答案更明确了“为了镇压老百姓以维持统治”,从俄国高价买来的军备为后盾的国家(机器)越强大,压得老百姓越喘不过气,仅去年一年因强拆而致的自焚、自杀、示威等抗议已过千宗;为了神5、神6升虚火、发高烧,还不知有多少工农活不下去?为了2008年纳粹式的奥运会的“强国自豪”,不知将被强拆房屋的30万人口中多少人上吊自杀?就在“两会”宣传“人权入宪”、“以人为本”期间,律师竟然被搜捕得无处藏身,胡锦涛刚讲完“腐败分子,发现一个,抓一个”,历史上空前的唐山万民书马上遭到大镇压,为无人权的百姓说话的律师俞梅荪,响应胡温新政只为化解民怨与社会矛盾竟成罪犯,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超“腐败分子”唐山市长张和成了灭犹太群体的党卫军,小号江泽民,无辜公民「上访前李铁被警察抓到清田县火葬场,蒙住眼睛,嘴被插入电棍,手指和肋骨被打折,还被反绑,浇上汽油(实际是水),推进火化炉,被威胁恐吓:“还上访不上访?不然使你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见3月8日大纪元网《专访》唐山万民书风云,代表进京死里逃生,附录《要求罢免张和全国人大代表与河北省人大代表倡议书》)

江氏说:“就是不怕上访,来一个,抓一个,训练那么多武警部队就是干这个的”,有恃无恐,因为江氏在日寇统治下,尤其在苏联红色恐怖下见识到的犹太人等弱势群体被虐待无助的阅历太多了,执著地相信暴力万能,相信恩格斯的这一句话:“暴力是历史的接生婆。”江氏接生的就是以“金盾工程”武装到牙齿的纳粹民族主义。

三、石壁三村与综合国力

石壁三村在改革样板珠江三角洲,25年改革,现在每人年均收入340人民币,每天合九毛钱,而村支书邵永标个人资产1000万元,敢置整个村委会于不顾擅自出卖村土地400亩,地价两千万,不知去向?简直是江泽民置政治局于不顾擅自出卖几百万新旧国土的小号作业,具体而微。(见大纪元3月8日《一封发自石壁三村的电子邮件》)

辛苦劳作,每天九毛钱,还是在最富蔗的广东!这就是《中国农村调查》成为禁书而潜销十万册的原因。

现代史家辛灏年说:“珠江三角洲的农民已经穷得不能再穷了!”而这是改革的样板区;惜日繁荣的沈阳铁西区被迫靠妻女卖淫养活全家的工人们说:“有枪!我们早就反了!”

四、谁敢说“官逼民反”?

是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他愿意讲这话吗?是共产党的总书记一再向下讲“官逼民反”,因为这是遍地事实,这比前两年前政协主席李瑞环的全国调查,危险更大!但是江氏自上而下的共产党的拆台系统能听进去胡的话吗?这个系统本身工作就不是建设,而是腐败、破坏,花天酒地,面子工程,暴力统治,加上江氏控制的刘京6、10办系统、周永康公安系统监督地方镇压反抗,更使胡锦涛的警告成为各地官吏耳旁风。

江氏是用另一种语言早在2001年给军政高干讲党课说“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船翻了,大家都完了。”

江氏和胡、李看到同一现实,江氏是嫌军政官员麻木、镇压不力、认识不足。

拆台与补台两套系统语言,立意正好相反,行政系统前国务院总理朱熔基对遍地汹涌的工农示威暴动,一再强调四个不准,即不准镇压,江氏立即针锋相对提出五个不要:不要等,不要怕,不要手软等五不要,即立即严厉镇压。

类似孙志刚的活活打死人的事件,在各地公安俯拾即是,江氏镇压法轮功的“打死白打死”的方针,已被各地警察普遍施之于在压者,以言获罪的何德普,工人领袖张善光,慈善网主黄琦,甚至前北京市长陈希同都遍尝酷刑,只有吕加平先生一人是例外,警察逢年过节还给他家庭送月饼,那是江氏唯一不敢动的人物,有江宋下流录像的镇物保护。

五、谁最先感到了地震?

除了既得利益者还在自我感觉太平、天真地说:“穷人都是懒虫,下岗的人卖大碗茶都能发财”,“电视上报导北京郊区农民很富裕吗嘛!”,“工农示威暴动但愿是假的,别破坏稳定呀!”

他们比胡锦涛还乐观,不仅共产党总书记感到了命运的威胁,许多人消闲别墅不敢住,退不掉又卖不出去,对我诉苦说:“多年来对镇压法轮功的仇恨教育,对美国9、11灾难的幸灾乐祸,现在人对暴力、抢劫、虐杀无辜已经心安理得蛮不在乎!农民暴动冲击的第一个富人堡垒就是这些别墅,杀不着江泽民,还不拿我们开刀呀!”去年高官拐款外逃数千起,公安发起《自投罗网》堵截大行动,这些贪官不光为逃避官府追究,也为逃脱人民的惩罚,仅去年一年被群众自发处死的官吏“首长” 们就有三百宗以上(见人民报网2月下旬报导),香港那些围攻真正爱国者李柱铭先生的江府吧儿们,都是只认钱不知死的鬼,过不了多久就会叫苦连天,后悔已晚!因为他们的靠山曾江是纸老虎。

六、山雨欲来风满楼

俗话说:风是雨的头,大风已从最穷困农村,从无力开发的大东北、大西北刮起,从中原地区、两湖、两广、长江流域,从中、小城市,从展览橱窗大上海,从富蔗的珠江三角洲,从新起城市唐山,刮到天安门前金水桥。江氏的办法是学希特勒,做莫索里尼,请钱乘旦教授开讲民族社会主义,重金急于启动“金盾工程”,把江氏一家装进保险箱,说:“死二百万人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乞灵于武警暴力,而胡锦涛在讲“发展新思维”,大官胡长青枪毙前早已断言:“共产党必亡。”他们面对的都是 “官逼民反”这一现实。

投机混入党内的白骨精,劫持了大陆国家机器,把中华民族欺侮到这步田地:打死你白打!拆你房白拆!到天安门自杀,还要判徒刑!比意大利黑手党还黑暗,比蒙古人、日本人大异族统制都严密,「创新」者是俄国、日本双料二鬼子。

象对付“四人帮”那样早点把江氏揪出来,共产党还有救,若象《王子复仇记》中的汉姆雷特那样,优柔寡断,畏首畏尾,希图侥幸过关,共产党就只有被混进党内的白骨精一家彻底摧毁,与江泽民一同灭亡。

江氏以为既然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么余外的十二亿人用酷刑也可以对付,那就打错算盘了。

江氏的“稳定”,只靠大城市毫无知情权的中上层人氏得过且过,但网坛先觉者们,象聪明的香港爱国者一样,发起团结多元化各阶层的维权运动,维护人活着的基本权利。会通过录像、照片、资料、电话、书信、媒体各种手段,把中国人民面临生死挑战活不下去的具体事实,尤其610办强迫各地警察创造的一百多种残忍酷刑,遍告所有被遮目塞听谙不知情者。

聚沙成塔,积腋成裘,星火已在燎原。

偶然性是必然性的表现形式;必然性通过偶然性而表现。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