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疫情频频变调 西安交大学生抗议近乎疯狂
 
2003-5-25
 
【人民报消息】4月26日消失达半个月的军委主席江泽民,首度在上海露面声称“中国控制非典取得了明显成效”,5月20日出席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的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声说“中国SARS的发病高峰已经过去”,中国官方媒体关于“疫情已经稳定”的报导越来越多,民众也开始有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的情绪。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却警告说切勿遽下结论。外界担心中国政府重新在玩数字游戏,埋下SARS疫情再次爆发的隐忧。与此同时,一度从旅行警告名单中除名的加拿大传出SARS反扑的消息,中国疫情会否再次反扑,成为许多人日益不安的问题。

据大纪元5月25日报道,SARS疫情的迅速发展似乎让人眼花缭乱。也许在这种情况下,回顾一下短短的SARS纪年中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十分必要的。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SARS报导追踪

4月2日: 现在所能查到的第一篇关于SARS的报导发表,题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4月3日: “卫生部长就‘非典型肺炎防治’答中外记者”,网上至今可见卫生部长张文康的保证:“我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
4月5日: “ 张文康谈非典型肺炎:我以部长名义保证,来华是安全的 ”。
4月6日到8日: “世卫专家说中国出色治疗非典型肺炎”、“全国非典型肺炎发病呈缓慢下降趋势”、“非典型肺炎不必恐慌 痊愈医生亲历非典型肺炎”。
4月17日: 第一次有不同声音:“胡锦涛主持政治局会:不得瞒报‘非典’疫情”。
4月20日: “ 中共中央:免去张文康卫生部党组书记 ”。
4月23日: “国务院成立抗非指挥部 吴仪挂帅财政拨款20亿”,“抗非典:我们众志成城”。
4月27日: “全国防治非典检疫组:不让一个疑似病人进出北京”。这个报导间接证实了外界关于北京封城的传言。
4月30日: “温家宝:‘非典’防治形势严峻 中国正努力扭转局面”。
5月1日: “胡锦涛:群防群控 打一场防治疫病的人民战争”。
5月9日: 温家宝签署了国务院376号令《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将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玩忽职守、失职、渎职等行为给予行政处分,处罚造谣者、奖励举报人员等。
5月17日: “本网独家:解读传染病刑事案件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了“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可动用死刑处决故意传播SARS者。
5月20日: “中国代表通报WHO大会:中国非典发病高峰已过”。

疫区大学生生活写照

一、西安交大:

西安华商报论坛一贴子称:“4月23日开始,西安大部分高校开始执行‘上级’的封校指示。一时间,高校所有出入口被学校保安层层设卡,学生禁止离开校园”,“ 随着这种‘野蛮’封校的继续,越来越多的问题开始显现”,西安交通大学“学生怨声载道,甚至出现了部分学生罢餐抗议的行动。该校财经校区两个足球场大小的面积内,聚集了数千学生,这样鸽笼式的生活方式势必对学生心理造成巨大的影响。4月30日晚,该校区宿舍楼突然停电,学生们一周来饱受压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数十个啤酒瓶被从楼上仍下,学生们近乎疯狂的抗议声逼退了接警而来的110警车…………野蛮的封校措施甚至让患病的同学强忍着疼痛去履行一道又一道复杂的请假手续,难道这还算保护学生的健康吗?复杂得一塌糊涂的请假手续让越来越多的同学选择了翻墙这种最无奈的举措。”

该帖最后还说,“截止发稿日,包括西安交通大学在内的部分西安高校的野蛮封校行为仍在继续,学生抵制情绪也在积聚之中,校方的打压行为也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到教育部、国务院甚至外国媒体的耳朵里,这些学校的在防非典斗争中简单野蛮的做法已经严重的损害了中国大学在世人眼中文明开放的形象。让我们更多的关注这群依然被‘关押’在象牙塔中的大学生,让我们共同呼吁用更理智的方法对付可恶的SARS吧!!!”

二、上海交大:

上海交大论坛:“近日,学校又补充了新的规定严格控制在校学生进出校园。非经学院批准并签发出入校园申请书便不能随意出入。在此,我们不得不问,要以什么样的理由才能申请出入学校呢?学院领导给我的答案是高烧不退,校医院难以就诊予以批准;大四毕业生要与公司签约予以批准。上海同学因为天气转热回去取换衣物、拿取生活费不予批准;去校外购买食品衣物等不予批准;做家教勤工助学不予批准;家里有长辈过世,出校参加追悼会不予批准;等等。”

三、北方交大:

“鉴于目前非典疫情,为打好‘五月份防治非典的攻坚战’,进一步加强进出校门的管理,从5月18日6:00起实行新的出入校门制度。规定如下:

1、学生一律不得出入校园。特殊情况需经学校主管领导书面批准,方能出入。
2、教职工凭工作证出入学校;临时工、外聘人员凭新换发的出入证出入学校;施工单位人员经主管校领导书面批准由学校相关单位人员带领一次性出入学校,并由相关单位人员负责其在校园内的活动管理。
3、机动车出入学校,车内所有人员均须出示证件接受检查。
4、外来送货的个人、自行车、三轮车,不得进入学校,由收货单位人员到门口接货。
5、学生看病出入校门要由老师带领并登记,如学生住院治疗,老师应将情况通报门卫。
6、所有进出学校的人员必须测量体温。
7、继续关闭南门、西北门、东北门。”

四、把我们当人看待,OK?”

上海大学生除了报怨“不公平”的“囚禁”外,还指责道,“关键是学校的教工和交工子女可以进出,这样一来,首先导致了一种不平衡感;其次,降低了封校的效果,使大家觉得学校里不如家里安全(事实上的确如此);再次,给大家一种校领导不关心学生利益的感觉(其实学校也是为大家好)。因此,这次封校之举,我个人认为是一次在紧急环境下作出的匆忙决定,作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象苏俄建国后采取的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一样。”

另一个帖子则说,“封了这么久了,一直不愿意说什么时候解封,这也就罢了,还不让我们集体活动,这也就算了,还不给我们补偿,这也就免了,还不把我们当人看待,比如最近的11号公告,竟然提醒我们小心温度计掉地上引起水银中毒!我们交大学生难道真的白痴到这个地步吗?

“求求交大上层建筑,把我们当人看待,OK?”

趁火打劫

一位学生家长也在网上发帖子说,“可在我们这里的卫生院却借机捞钱。他们以每平方米0.4元(包括地面、墙壁和门)给我们当地的经营户‘消毒’。我们每户被敲诈勒索了近一百元钱,由此他们这些‘白狼’每天收入近万元:这真是发财的好路子!最可气的是我们发现他们这些“白狼”竟然给我们喷的过氧乙酸的浓度竟然远远不够,根本就没有达到消毒的目的!这是其一。

“ 其二,西安市郭杜镇医院的‘白狼’竟然以劣质的中药出售给我们。昨天我去买防‘非典’的中药,回来去熬的时候发现有一些中药竟然发霉了。这能吃吗?我给县卫生局打电话投诉,结果也不了了之!而且他们把一副药卖16元,合理吗?

“其三,他们医院的医生竟然没有任何防护设施,这样如果有一位医生染上‘非典’,那么我们镇就全完了!

“我们最痛心的是我们的西安电视一台在本地作采访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哎!哎!哎!我们的媒体呀,真不知道以后还信不信他们?

“ 我以一位父亲的名义,为了我们的后代求你们:请来一下我们这里作最真实采访吧!(最好是暗访)

“谢谢你们!”

疫情再次爆发的隐忧

4月26日消失达半个月的军委主席江泽民,首度在上海露面声称“中国控制非典取得了明显成效”,5月20日出席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的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声说“中国SARS的发病高峰已经过去”,新华网5月24日的最新报导之一是“北京称有信心、亦有能力防止新一轮的疫情爆发”,于是,在中国官方媒体倾向乐观的报导声中,“整个城市从沉寂变得热闹起来”。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却警告说切勿遽下结论。外界也在担心中国政府重新在玩数字游戏,埋下SARS疫情再次爆发的隐忧。与此同时,一度从旅行警告名单中除名的加拿大传出SARS反扑的消息,中国疫情会否再次反扑,成为许多人日益不安的问题。尤其是医疗资源匮乏的广大农村地区的SARS隐忧依然十分严重。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