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万延海前赴后继 “人间炼狱”爆光震惊国际 (多图)
 
作者:阿牛哥
 
2003-5-22
 
【人民报消息】中共历来却是以“人的生存权”是人权的第一优先作眩耀。真的是这样吗?只要把廿世纪后期,被称为“黑死病”的AIDS之所以得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横行肆虐,并且实际上至今仍旧捂住的情况,与今天接踵而来的SARS在大陆相继引爆联系起来考察,就不难理解,在中共专制暴政下,人的生存权是如何被践踏虐杀的。

在中共看来,实际上只有专制独裁的"党的生存权"才是真正的第一优先; 或者说,“人的生存权”只能依附于“党的生存权”,才得以“寄存”的。请看,当上世纪80年代全世界都在密切注视,并且严防对付AIDS的时候,要不是先有74 岁高龄从河南医院退休下来的高耀洁大夫,以及近又有未及40岁、目前仍在我国加大北岭分校进研学者万正海两人,冒死把AIDS的“马蜂窝”捅破,人们恐怕AIDS在中国省造成人间炼狱的惨状,仍是一无所知。

可他们的良知义举,只因逐渐被国际认知并重视起来的时候,中共便立即嗅觉到他们的"党的生存权必须绝对第一优先的地位将受到威胁甚至动摇,于是,迫害便随之而来。当2001年5月,全球卫生协会为表彰高大夫眼看河南省农村只因赤贫在不洁中卖血和输血,竟导致了65%以上村民染上了AIDS/HIV病毒,却得不到国家任何医疗照顾,于是退而不休,为抗AIDS而日夜上门送医送药的感人事迹,决定要给她预设一个著名的高纳森 . 曼恩世界卫生与人权奖,并邀请她出席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亲自主持的颁奖典礼。但却由此惹祸上身了。中共的专政机器立刻开动了。首先,河南省卫生厅主管全喜,直指高大夫“有政治问题”,出国颁奖便是“为国际反华势力服务”,因而照会公安厅不得发给护照,继而又由中央外交部长朱邦造,在记者会上公开警告外国驻京记者不得违规再去采访高大夫。虽然由此引发了世界媒体的一阵震怒,但也无可奈何。中共也自以为从此全国AIDS的严重疫情即可锁住不露。

纸怎能包得住火?揭露黑幕自有后来人。去年,留美学者万延海水冒着风险赴中国大陆投入对AIDS的抗争了。他以更大的勇气,组成了一个纯民间的“爱滋行动”团体及网站。中共更惊慌了,立即下令把跟“爱滋行动”合作的一所私立学校驱逐出去,并打为“反动组织”,接着更将万延海秘密拘捕,诬控他在网上公布了河南两村庄170名死于AIDS患者的名单,及估计仅河南一省因卖血感染了AIDS/HIV病毒的并不只有100万人,而是200万人为“泄露国家机密罪”。只因美国的施压和联合国的关切,同时江泽民也急于在“交班”前要到美国与布希会谈一些“利益交易”,这才不得不在拘捕数月后宣称万延海得以“认罪释放”。五个国际团体也在加拿大给他颁发了首届爱滋病及人权行动奖。

正由于这两位先躯者的冒死犯难,震惊国际,才迫使中共不得不有限度地供认,中国的AIDS病患者以每年30%速度递增,全国31个省市都已蔓延覆盖了,其中7省为严重疫区,预测如未能遏止,则到2010年病毒感染者将达一千万人。可是,目前具体的、实际的疫情并不得告知,更没有开放给世界组织进行考察调查。只是台湾一位中医师陈重雄,今年二月自费到河南一个AIDS重病村访察的报导,就指称真已成“人间炼狱”,远比报导更加严重。不知是否要等到有一天全国AIDS疫情也如今天SARS这样的大爆发,大家才会认知在独裁暴政掩盖下,中国AIDS的实际疫情已经有多惨。


总有一张图片令您震撼──河南人间炼狱的惨状


这就是我的控诉──刘玉英患爱滋周身起疱疹危在旦夕


老泪纵横──白发送黑发!


以后?我不知道──父母患爱滋双亡!


你为什么就这样抛下我?──爱滋病夺走了她的丈夫!


泪已干────爱滋患者没钱到医院治疗!


我问苍天──儿子死了,唯一的孙子也染爱滋病!


遗嘱──改嫁吧!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