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巨大的问号!──胡温联手能否顶住SARS“太上皇”的前后夹击?(图)
 
2003-4-24
 
【人民报消息】

胡温联手能否顶住SARS“太上皇”的前后夹击?
2002年11月16日广东爆发首起SARS病例,但在江泽民系人马严密控制下,中共全力隐瞒疫情,导致SARS在全国迅速蔓延,并向全球扩散,从而遭到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与此同时,随着SARS不断扩散以及死亡人数的增加,人们通过互联网、手机短讯等现代化通讯工具传递消息,使SARS疫情迅速传遍全国。

其实,在江泽民还在担任国家主席期间,SARS就已经在国内暗中全面爆发,并攻入北京。北京市长孟学农这次下台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未经江泽民点头的情况下擅自对外公布了北京爆发第一例SARS是在3月1日,把江系人马所公布的首例SARS日期提前了近一个月,从而引发世界舆论哗然,得罪了江泽民。而且,在中共未正式公开疫情之前,广东、北京等地的SARS恐慌浪潮就已经暗中爆发了。周围死了那么多人,恐怕只有魔鬼才能保持平静。

对于有关SARS疫情的宣传问题,中共高层一直存在着激烈分歧,胡锦涛、温家宝主张公开报道疫情的开明政策,但遭到了江系人马的强力抵触。然而,全国SARS疫情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江系人马的想象,在纸实在包不住火了的情况下,在关乎政权存亡的关键时刻,胡锦涛、温家宝挺身而出,联袂效法邓小平“南巡”,亲临第一线,带动媒体曝光,打破江系人马对疫情宣传及防治系统的操控。

但胡锦涛、温家宝所主张的开明政策似乎一直处于被孤立状态,直到现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其他成员竟没有一个公开出来表态支持的,而积极支持胡温政策的似乎也只有吴仪这个上任政治局唯一没有升任常委的女性委员。身兼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人大常委主任吴邦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以及副总理黄菊、负责宣传工作的李长春等等居然全部哑若寒蝉,仅仅偶尔出来一个见一下外宾。不仅如此,甚至连大陆地方那些党政第一把手,这一段也很少在新闻传媒上公开露面,表示对胡温开明政策的支持,或积极贯彻中央最近有关对SARS防疫工作的部署。

这种“党和国家领导人”纷纷作壁上观的微妙景象,显然同最近大陆传媒每天铺天盖地的“全社会反SARS运动”宣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中共的历史上,宣传上如此“大干快上”,但领导集体却如此低调的情况过去并不多见,不免让人回忆起六四初期阶段新闻传媒的大胆开放和除赵紫阳之外各级领导在公开场合的沉默寡言。──关键时刻,谁敢不看“太上皇”的脸色行事?!

北京市长孟学农被免去党内职务,组织部长贺国强马上召开北京市干部大会传达指示(孟学农似乎没有出席),第二天孟学农就自己提出辞职,北京人大常委会马上通过,一点不脱泥带水。但卫生部长张文康被免去党内职务至今,却不仅卫生部内没有召开类似的“免职精神传达会议”消除影响、统一思想,反而连张文康本人也一直没有提出辞职(或者提出了没有公布),至今其人的“卫生部长”一职在法律上仍然有效!孟学农张文康的免职原因相同,但效率却如此大相径庭,不能不让人想到这是他们后台背景强硬不同的结果!

在SARS大敌当前,“太上皇”领着一帮“御林军”在背后放冷箭,胡温联手指挥的这场战役能否最后不败,人们实在没有信心。

另外,对人类来说,SARS是一种来无踪去无影,杀人于无形的神秘病毒,并非采用中共一贯倡导的“人海战术”或所谓的“人民战争”所能战胜的。从目前的情况看,国际医疗界尚且对SARS病理传播毫无定论,所有的控制手段都属于被动应付。因此要成功控制SARS的传播,恐怕唯一的希望就是瘟疫突然停止爆发蔓延,或者国际社会尽快找到治疗免疫方法等等。但这个时间究竟需要多长?这段时间里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能否不陷入全面危机?中共政权能否闯过这次重大危机?这些的确都是巨大的问号!

中共最最最伟大的领袖毛泽东生前曾经发表过不少豪言壮语,“人定胜天”就是其中之一。 但他老人家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老天”为他安排的生死定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