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当今大陆农村流行一副对联和一则顺口溜
 
潇湘浪人
 
2003-2-11
 
【人民报消息】春节期间按中国风俗习惯是走亲访友的良辰吉日,我几乎天天有应酬,忙碌异常。村子里的父老乡亲听说我回家了,进城来,都要来我这里,吃上一两餐饭,聊聊家常,有时还住一夜。和他们谈及农村现在情况时,个个摇头叹息。

第一,农村里年轻人几乎都走光了,剩下老弱妇孺在做农活,撂荒严重得惊人,很多田都没人耕作了,任其荒芜。一个亲戚只会种田,一家四口人,一个儿子读初中,一个女儿读小学,种了12亩田,包括别人撂荒的,辛苦异常,还有一个水果园,一年总收入还不到3000元,交了学费后所剩无几,除了吃的外,大大小小,衣服都没有完好的,破破烂烂,褴褛不堪,和叫花子一样,全靠亲戚救济,住房几乎四壁通风,斜斜歪歪。农民说,一斤米才卖七毛钱,一瓶矿泉水一斤卖2块钱, “水比米贵”,谁还愿意种田?

第二,农民不愿意奔小康。我起初不理解,后来他们说,苛捐杂税太多,尤其是计划生育,罚款严重,一旦超生便倾家荡产。青年农民结婚现在都不去乡政府登记,双双跑到城市里同居打工混日子,胡乱生育,生多少不知道,除过年外也不回家,过着逃亡的生活。乡亲说,农村里流行一副对联,上联是:“国民党抓壮丁,妻离子散。”,下联是:“共产党搞计生,家破人亡。”横批是什么我忘记了,乡里面大发脾气,把那个农民禁闭了一个月。

农村里苛捐杂税花样百出,比如朱镕基取消了屠宰税,本是一件好事,在农村却变成了一场灾难。一头猪原先屠宰税只要8元,现在取消了。但是地方政府却变本加厉,说是让大家吃上放心肉,必须集中屠宰,私人不得屠宰。于是农民只好把猪卖给国家屠宰场,卖猪就得交营业税,这是国家法律,做买卖哪有不缴税的道理,一头猪从原先的8元屠宰税,变成了交营业税40多元,成倍增长。打牌赌钱,本来在农村中就流行,农民穷困,小赌小赌,每局输赢不过五毛钱,但是政府来抓赌,罚款就是天文数字。谁也不愿意富裕,谁也不愿意奔小康,我听了才明白。

第三,种田一辈子都逃不脱缴纳人头税。我有一个堂姐姐70多岁了,青光眼后,一个眼睛失明,走路都歪歪倒倒,根本失去了劳动力,田老早就荒芜了,堂侄儿去国外发了点小财,在城里给她买了一个套间,搬进城里来住,每年乡政府和村里都要来催缴农业税,弄得她毫无办法,说城里人60岁就退休了,政府还要养着,农民70多岁了,还要交人头税,世界也太不公平了。

农民还编了一些顺口溜来嘲讽当前社会,一则说是:“毛泽东打天下,邓小平吃天下,江泽民尿天下”。开头我不大懂,农民给我解释,第一句不用讲了,谁都明白。邓小平当政,吃喝风开始遍及全国,叫做吃天下。江泽民当政,带着老婆全球游玩,全球到处撒尿,以至于上行下效,如今乡镇干部也纷纷以各种借口出国游玩,全球撒尿,叫做尿天下。

第四,卖官鬻爵,明码实价。亲戚说,一个乡镇长大约花5至7万元便可以买到,县委书记至少得20万元以上。我大吃一惊,以为听错了,他们说,是这样,因为如今这笔钱不是给一个人,比如说要买一个乡镇长,县里个个常委那里得打点打点,县里面秘书们也得意思意思,组织部门个个大大小小官员都得意思一下,各个关节必须层层打通才能当上乡镇长。买一个县委书记,市里面和省里面个个大员,各方人马,组织部门,人事部门,各个关节都要用票子打通,才能顺利当上,没有20万以上免谈,跑官的背后就是这样。当然,本钱撒出去这么多,当官后,必须捞回来,还要挣一点才划算。于是各种苛捐杂税,盘剥农民的各种措施便出堂了。农民上访是有罪的,这是下面政府公开讲的,于是农民便只有选择逃亡了,任其田地荒芜也罢,不盖新房也罢。相对而言,财富迅速地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花天酒地,无所不为。

想想春节我看的电视剧,哪一部里面人马不是住得富丽堂皇,比韩国日本人住得还豪华,还说是中国人到处旅游遍及全世界,《白领公寓》至今还在上演,看看那些年轻人过的什么生活?编一个什么游戏软件就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过着如此奢华的生活,和农村比起来,贫富差距也太大了。电视剧本来是反映生活,反映的什么呢?专讲假话,粉饰太平。我想起唐朝聂夷中的诗《咏田家》中说的,“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宴,只照逃亡屋”,现在不也是这样吗?

二○○三年二月十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