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審江大聯盟」紐約集會遊行向聯合國提交審江公開信 (多圖)
 
2003-10-7
 
【人民報消息】



(大紀元記者韋實10月7日紐約報導) 「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10月6日移師紐約,在聯合國廣場前舉行集會遊行,並向聯合國提交審江公開信。近三百名大聯盟成員手中高舉「把江澤民送上審判臺 」、「中國開始追查江澤民」、「停止迫害宗教信仰」、「呼喚中國人權」、「審判邪惡之首匡扶正義良心」的橫幅和標語,以演說的形式向路人及駐足觀看者揭露江澤民對人類所犯罪行,表示「把江澤民送上良心、道義和法律的審判臺」的堅強決心。

何海鷹:為人類重樹尊嚴而成立大聯盟

集會上大聯盟代表何海鷹先生首先發言,他說,江澤民封殺世界經濟導報,踏著六四學生的血跡竊取高位。壓制自由,迫害宗教信仰,打擊異議人士。鉗制媒體封鎖互聯網,剝奪人民知情權。秘密出賣國土,掩蓋六四屠殺真相,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 、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式」的殘酷鎮壓。江澤民及其代表的所有不正勢力,其邪惡不僅在於大面積的對無辜生命的肉體的滅絕,更是他對人類道德精神的扭曲與摧殘。而後者的危害更大,影響更深遠更具毀滅性。他可以用暴力加謊言迫使中國人放棄對良心與道義的堅持,甚至助紂為虐;他可以用金錢與外交使國際社會三緘其口,甚至有時迫於強大的壓力而放棄正義。

何海鷹說,十三年了,江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由於中國的政權仍把握在江澤民犯罪集團手裡,遍及中國的暴行仍在繼續,成立大聯盟,就是為了中國人民的尊嚴和權力,結束中國非順民即暴民的歷史。全球審江大聯盟已經得到了世界各地有著不同語言膚色、信仰、思想的個人和群體的積極響應,有歐、美、亞、澳四大洲近100個團體和個人宣布共同發起和加盟。

安若南:江澤民要為剝奪中國人民宗教自由和帶來的苦難負責

中國宗教自由協會主席安若南(ANN NOONAN)表示,「我借用教皇保羅二世的觀點,宗教自由是人權的中心。我曾經在90年代在聯合國非政府組織工作,在我訪問中國時,天主教地下教會的神職人員為被剝奪人權的中國人向我求助。在我離開中國後,我致力於調查這類事件。我掌握了在江澤民統治下發生的事件的文件和證詞。」

安若南說,「我充滿痛苦地傾聽過天主教徒被毆打、折磨、監禁的遭遇;信天主教的醫生因為拒絕為計劃外懷孕的婦女墮胎而被折磨;醫生親口講述他從中國監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經歷。我收集了中國政府的文件、秘密攝製的錄像帶 和照片,它們記錄了政府對教堂的拆毀、對天主教修士和信徒的迫害。在江統治下,中國的政府人員監禁並折磨不同信仰的人,基督徒、天主教徒、法輪功學員和穆斯林都遭受迫害。我們號召世界,要求江澤民為他剝奪中國人民宗教自由和帶來的苦難負責。」


中國宗教自由協會主席安若南


胡平:這聲音表達了良心和正義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表示,聯盟成立是一件大事,在眼下我們還不一定能夠把江澤民繩之以法,但這聲音表達了良心和正義。江在位13年,作惡多端,有人給他辯護,江鎮壓自由民主、獨立信仰、異議人士,這些都不對,但是他把經濟搞上去了,功大於過。這個講法是完全錯誤的,希特勒在位是德國的經濟創造了領人眼花的奇蹟。因為這個難道就應該原諒他屠殺的罪?在中國,一黨專制,缺少起碼的制衡。結果造成了舉世罕見的貪污、腐敗。說起來,腐敗這個詞已經不準確,應該叫搶劫。大家知道拆遷造成的自焚悲劇,這不是搶劫是什麼?在大躍進、文革時千千萬萬人受批斗。當時還有人為共產黨叫好,這些可以原諒,因為不知道真相。今日江政權種種倒行逆施,國外在這個地球村的信息時代,你想知道就知道。對待這個殘暴的人,你應該採取什麼態度?挺身而出,還是助紂為虐?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


淩鋒:希望受害的臺灣人民共同參與歷史的審判

著名政論家淩鋒就臺灣人權對訴江發言,淩鋒說:「當年鄧小平講一國兩制,江曾經講過江八點,包括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要搞一國兩制,但臺灣對中共有戒心。結果1996年3月,中共向臺海發射導彈,臺海局勢緊張,同時中共的高級將領說導彈可以打到洛杉磯,一副戰爭販子的嘴臉。中共同時在國際上打壓中華民國,結果最近15萬人上街要求臺灣正名,因為民國不承認、只好叫臺灣。目前中國雖然沒有臺灣海峽制海、制空權,但是不放棄武力威脅。在雙十節仍然搞軍演、恫嚇臺灣、影響臺灣政經發展。全球審江的同時、希望臺灣人民參與、一起把他押上歷史的審判臺。」


著名政論家淩鋒


李大勇: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老百姓審當權的獨裁者

全球審江大聯盟的代表李大勇說:「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老百姓以大審判的形式起訴正在當權的獨裁者,目前全球公審江澤民由來自亞、歐、加拿大、美國、等地的100多個機構組成,江澤民對中國人民的欺騙是想摧毀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礎,我們下一個公審江澤民的活動將在休斯頓舉行。」




黃紅堅女士:我是從澳門來,江拆散了我的家

法輪功學員黃紅堅女士談出了自己經受的親身迫害。她說:「我是從澳門來的,我原來有一個很美滿的家庭,我先生是日本夏普公司中國總代理,生活很穩定。法輪功被鎮壓之後,我先生被關押了而且秘密宣判了十年'徒刑,我至今仍然沒有收到判決書。我被跟蹤、監視,最後我失業了。2001年,我來到美國,不會英文,生活很艱難。我已經三年沒有見到我的女兒了,我現在的處境全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造成的。」




劉青:審江聯盟對中國社會發展人權和民主具有意義

中國人權主席劉青發言:「法輪功是中國受到壓迫最嚴重的團體。法輪功對社會的作用也十分明顯,法輪功對身體有好處,同時修煉真善忍,對中國社會有益。審江聯盟聯合了各界、各方面、各種人,發出了大家的共同聲音,這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典型。只要堅持下去,對中國的社會發展、人權和民主一定是有意義的。」

魏玲:江使我們更多的姐妹淪為「北姑」

著名民運人士魏京生的妹妹魏玲談到,法輪功的學員是不問政治、無政治訴求有精神寄托的人,卻受到殘酷鎮壓。江澤民統治下,人民流離失所。中國大陸的女性在香港被叫做北姑,認為都是妓女。偷渡到臺灣的人被推到海裡。早晚有一天,時間不會太遠,中國人民願意練功就練功、可以自由地安排生活、不必流離失所。


著名民運人士魏京生的妹妹魏玲


唐柏橋:正義的審判會結束中國的黑暗時代

中國和平主席唐柏橋說,「江上臺後,在全國範圍內要求對六四表態。在槍口下,人們被迫出賣自己的良知。人們失去對正義對良知的信仰。結果在中國社會裡,少女被當眾淩辱而 路人袖手旁觀,嬰兒被丟在大街上無人過問。十幾年來生態惡化、人權惡化社會風氣急轉直下。社會矛盾只能通過上訪解決,這其實是封建人性的產物,不可以對等地通過法律解決。郭光允八年間為舉報省委書記程維高被開除黨籍,並蒙受了兩年牢獄之災,精神和身體都受到嚴重摧殘,其家人親朋近20人先後受到牽連。千萬個上訪的人裡,這是極少的幸運者。而法輪功的學員們,上訪近乎於不歸路,他們大多受到關押和迫害。中國的古話是官逼民反,國內的余傑概括為:官逼民死。江的暴政下,人民兩反抗權都被剝奪,人們被逼走投無路,自殺率高、甚至自焚。9.11之後,美國開始與邪惡斗爭,然而飛機撞大樓這個點子是中共的超限戰中提出的。中共不是不想,而是沒能力當世界霸權。它在海外收買中文媒體,散布仇恨。對海外華人恐嚇、大打出手。它的邪惡本質不會滿足於自己的國民,還想推廣到全世界, 成為世界的邪惡代表。正義的審判會結束中國的黑暗時代,走出以暴易暴的歷史,為人類文明作出貢獻。」


中國和平主席唐柏橋


從華盛頓特意趕來的鐘女士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活動。這個活動已經在華盛頓舉行過了,我們特意趕到這裏,是想引起人們對江澤民暴政的關注,現在是用良心、道義和法治公審江澤民的時候了。」

會後,審江大聯盟組織的代表向聯合國遞交了致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公開信,要求聯合國及各國制止江澤民對人類的危害,並要求成立特別法庭審理其對人類所犯下的罪行。隨後與會人員從聯合國廣場遊行至中國駐聯合國代表處。代表處緊鎖大鐵門,以阻止大聯盟遞信。聯盟代表李先生對記者說:我們來這裏不是來鬧事,而是為了幫助中國人民盡早結束這場迫害。看來他們這些人深受其害,連封信都不敢接,看來我們今後還需盡更大的努力,讓全體人民真正覺醒為自己的基本權力說話,其實迫害之所以能夠發生也正是因為大家不敢站出來講真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