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大前夕 大陸及國際傳媒感受肅殺氣氛 (圖)
 
2002-9-9
 
【人民報消息】中共十六大即將於十一月召開,中共中宣部、公安部等相關單位最近陸續針對平面媒體出版刊物、網路、通訊衛星、甚至手機短訊展開整頓工作。從以往整頓南方週末報、藍極速網吧到最近封鎖GOOGLE網站等高壓行動,在在顯示中共對媒體是「戒慎恐懼」,打擊則是「絕不手軟」。

據中央社記者焦興華9日分析報導,整頓傳播媒體,統一輿論口徑,一向是中共當局控制中國大陸社會的一貫伎倆,特別是在敏感政治季節或舉行黨大會,必須營造政治穩定及社會氣氛之際,大陸傳媒及國際網站媒體就會感受到一股肅殺之氣。

十六大是中共今年最大一場政治性活動,江澤民如何交棒問題、胡錦濤能否順利接班問題、中共政權如何過渡到第四代領導人的問題,種種問題都困擾著江澤民。中國大陸內部揣測傳聞、小道消息甚囂塵上,國際媒體也密切注意報導,引起中共高層領導人極度不安。

中共當局最近大肆展開全面淨化輿論行動,高姿態壓制異議聲音。從封鎖GOOGLE等大型國際網站,到中共公安部及信息產業部聯手發出公告,打擊違法、違規設置地球站和使用衛星轉發器的行為,決定對衛星通用專用網、公眾網和廣播電視節目傳輸網,聯手進行清理整頓工作,似乎顯示中共十六大高層人事權力交班問題並不順利。

長期以來中共對新聞傳媒的控制即未曾松手過,為加緊對付網際網路時代訊息失控的現象,中共當局一方面建構防火牆,將「危險訊息」和「敵意網站」阻絕於門外;另一面設立網路警察,嚴密監控中國大陸網路的運作及網上的訊息內容。

中共也經由立法全面控管網際網路,僅二000年一年內即制定七項管制互聯網法規,對經營新聞網路及發放新聞及新聞內容,都作了非常嚴苛的規定。在中共嚴厲打壓下,許多個人網站被迫關閉,比如南京大學教師李永剛著名的學術網路「思想的境界」,也有一些經營個人網站的業者遭到文字獄,如經營「羊子的精神家園」四名大學生遭到中共國安局逮捕判刑。

據了解,中共對於報刊媒體的管控主要是採取兩種手段,一是管人,二是管「號」。所謂管人就是要求報刊的上級主管部門對釀成事端的記者、編輯進行行政處理;至於管「號」,即通過對報刊的「報號」和「刊號」進行數量控制,或對「冥頑不靈」的報刊予以撤銷,達到全面監控管制目的。

儘管中共整頓控制媒體高壓政策始終如一,但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時,整肅行動達到高峰,由於當時出現媒體記者集體走上街頭情形,中共下令要求管好媒體,「絕不允許輿論導向失控的局面再次出現」。當時一些極具知名度的雜誌紛紛被關閉,例如上海的「世界經濟導報」、江蘇的「東方紀事」、湖南的「國情研究」,都難逃被整肅的命運。

掌管箝制輿論的中共中宣部,更是經常下達所謂的「套話大全」,要求媒體在報導重要事件時口徑要一致。例如「反華勢力總是到處有的」,「亡我之心總是不死的」。而對於中共的重要會議,則必須報導「會議沒有不隆重的,開幕沒有不勝利的,決策沒有不英明的、路線沒有不正確的」;報導社會黑暗面時,「貪官總是極少數的」。

中共對傳播媒體的控制體制,則各有地盤。中國大陸境內傳媒歸中宣部管理,外國傳媒歸外交部管理,臺灣媒體歸國臺辦管理,港澳傳媒歸國務院港澳辦公室管理,至於時下盛行的網路傳媒歸公安部及文化部共管,但言論尺度大權完全由中宣部一把抓。

社會輿論一向是中共堅守的陣地,中共老一輩領導人周恩來、鄧小平都曾經擔任過「紅星報」主編,深切了解輿論陣地攸關中共的政權維系。特別是中共深信「左是認識問題,右是立場問題」,「寧左勿右」,嚴密控制輿論傳媒就可以「穩定壓倒一切」。

中共當局把新聞媒體視為宣傳機構的陳舊心態始終未變,媒體必須永遠是官方的「傳聲筒」,永遠只能執行上級命令,海外媒體永遠被視為「特務」、「間諜」,進行二十四小時的監控。

然而在開放經濟趨勢下,市場化已是平面媒體及網路媒體生存唯一法則。中國大陸傳媒生態也已經發生變化,上從「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中共中央一級媒體,下至地方黨委機關報如「成都日報」、「廣州日報」,在「自負盈虧」的政策影響下,都不得不自創小報「以子報養母報」,走商業掛帥的市場化道路,這種趨勢反映中共以政治掛帥控制媒體的結構性矛盾。因此,中共動不動就對媒體施展「緊箍咒」,在全球網路化時代,這種做法恐怕終將遭到反噬,中共政權的專制性格,勢必令民眾越來越質疑其合法性。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