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性解放的動力──天下情種盡在權貴 (圖)
 
2002-9-27
 
【人民報消息】

天下第一大情種
一幹部被通緝,抓捕人員,去家裡搜查。妻子說:「他早沒回過家了。」於是,詢問鄰居。鄰居回答也是如此。無奈,領導到了幾家夜總會,詢問小姐。小姐說:「他可是我們的常客,年青的小姐都認得他。不過,他現在哪個小姐那裏,我也說不清楚?!」

領導幹部跟小姐說不清楚,這也是中國幹部的中國特色。古代不說,就現在而言,這種「幹群」關係依然是如出魚得水,如漆似膠,剪不斷,理更亂。在等級森嚴的官場社會,真正地能做到幹群關係魚水情的也只有跟小姐的那點關係了。

據報導:烏魯木齊對當地新市區歌舞娛樂場所開展夜查行動,收容「三陪小姐」150名。讓人吃驚的是,當天中午,就有近百名前來說情和領人的各方人物,其中有生意人,也有國家幹部。這些人大多是「有些來頭」的,有的「關係還相當硬」。

以前,出了這樣的醜事,一些領導往往是嘴上強硬,背後擺平。為怕出醜,個別領導甚者不惜殺掉三陪女來保證自己的「節操」。我有一個領導哥哥,人證物證俱在的情況下,尚且鐵嘴鋼牙,酷刑之下,依然跟革命黨人一樣不出賣自己。可現在不同了,光天化日之下,眾目睽睽之前,為小姐說情,並要把小姐領走,跟領回遺失物品一樣坦然。

中國科技成果最先武裝領導幹部的同時,西方的性解放觀念也最先惠顧我們的領導同志。性的現代化,首先是領導幹部的解放化。什麼「腐敗的部級幹部95%包養情婦」;什麼「中年幹部不嫖娼的越來越少」;「什麼中國的權貴『老牛啃嫩草』現象越來越嚴重」;性觀念的現代化,真讓人懷疑中國依然是個性封閉的國家。

繼一領導幹部醉死歌舞廳之後,又有一領導幹部跟小姐洗桑拿煤氣中毒,牡丹花下壯烈。近來,四川武勝縣花澡事件9名男士和9名小姐裸泳後淫亂,9名男士中,國家工作人員就有6名。南京市政公用局局長帶領幾名幹部到寧波大酒店夜總會,聲稱要幾個「小姐」陪陪,當被告知沒有「小姐」陪侍時,這幾個人強行將4名女服務員拖入包廂。而舒城縣兩領導在沐浴時,向沐浴中心老板娘提出「要小姐」,在得到「沒有」的答覆後,兩人竟然同老板娘吵了起來,最終竟釀成了命案。常德市安鄉縣國土局幾名執法人員,因為看不到「精彩」的艷舞,竟將城關鎮文化站副站長活活打死。

以前,一軍閥在女子學校訓話說:「天生你們必有用,你們一定會成為社會的有用的人才。等你們學業有成後,長得漂亮的可以成為司令的太太。漂亮的,將成為師長、團長的太太。次點的,也能成為連排長的太太。」

這種現象,在國民黨統治下的白區和共產黨領導的解放區也都多少存在著。而今這種現象更為嚴重,現在的一些權貴們是等不得她們學業有成,就提前有受用了。她們在權貴眼裡,跟一次性的輸液器一樣,不過是衛生的瀉欲工具。每逢節假日、星期天或夜幕尚未降臨,一些大小老板們便在大學的門前等候她們了。在性粗放式解放後,性解放品位也在逐漸「提高」。

中國一些領導幹部已經完成了有小姐主動接近領導到領導主動要小姐觀念的轉變。中國權貴作為性解放成果的最大享有者,中國性解放的進一步推動,很可能依然要他們推動下完成。近來,某地查獲一系列女學生賣淫案中,她們是作為禮物,由老板們無償地提供給當地的領導幹部。

點球先生說:「不到十年,再看中國的大地,性早也變得開放了。同樣是中國人,同樣是把性看成萬惡之源的中國,經過不到十年的時間,中國當時那些口口聲聲的道學家今天也成為最最享受性的開放的得益者。有一個統計數據表明,在中國十三億人口中,不到六千萬的共產黨員得的性病名列前茅。在這些性病的人當中,我想不乏當年對性如洪水猛獸樣害怕,也有好多性的假道德學家。」  

美國幽默作家伍德霍斯這樣描述過:「像許多富有的美國人一樣,他很早就結婚了,並不斷的結婚,從一個金髮女郎撲向另一個金髮美女。這猶如阿爾卑斯山岩羚羊一樣,從一個峭壁跳到另一個峭壁。」幾乎所有的權貴男人,天生都是大情種。他們在物質生活上照顧好自己的老婆,但其情感既不會專注於妻子,也不會專注於其他任何一個女子,而是不知疲倦地從一個女子身上轉到另一個女子身上,大有「天下情種盡在權貴」之勢。

在中國,性解放的先驅將有兩部分人,一是傳統思想道德約束較少的年輕人,一是中國的權貴階層。中國的性解放已經由他們發起,並將由他們帶動。中國的性解放,很可能跟西方性解放先從資產階級開始一樣,中國性解放的成果可能首先為領導幹部所享受的同時,波及社會的各個方面,並最終講傳統性禁錮觀念打碎。中國幹部作風問題之所以今天不是問題,關鍵的關鍵是幹部隊伍性行為整體混亂促成的。所以,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中國領導幹部一直是中國性解放的最有力推動者。

(博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