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也會有中國特色嗎?
 
柏楊
 
2002-7-8
 
【人民報消息】一直到現在為止,人類最大的利益仍是國家利益。對內對外,都高於一切,過去的歷史如此,在短暫的未來,也會如此。可是,一種新的思潮興起,發現國家利益之下,人類還有一種共同的更高層面的利益,遠超過國家和國家保護下的民主利益。在很久以前,人類就有一種自覺,自覺他獨立於其他動物之外,而最近一次自覺則是,人類內部,人與人之間的問題,遠超過對其他動物和大自然的問題,如果不獲得公平的解決,人類憑著自己的智慧,所製造出來的災難,將使人類毀滅。

  法國大革命使這個問題獲得初步答案,那就是自由、平等、博愛三項最基本的理念,創造了歐美西方國家的現代文明,並成為全人類奮斗的目標。但是任何崇高的理念,在野心家的解讀下,常異化出一種畸形的結論。好比說,某一部份有權勢的人,認為那些被權勢壓迫的人,是天生的賤民,賤民必須承認自己是天生的奴隸。美國總統林肯先生,第一個發現和抨擊這種現象,他說:我們不應允許世界上,一半人有自由;一半人受奴役。那就是說,人有人的「尊嚴」,不能因為對最高理念解讀的不同,而使「尊嚴」意義扭曲或喪失,這就是人權。

  人權是一種絕對價值,不因地域、言語、膚色、性別,和經濟條件,有所差別。

  亞洲價值的興衰

  近年來,亞洲的經濟發展快速,「亞洲價值」口號自然冒出,直接挑戰十七世紀以前,以自然法為基礎的啟蒙思想。一時之間,響徹雲霄。亞洲人也因為這個口號,忽然發現自己的身價暴漲,為我們自己有自己的價值判斷與價值標準,而洋洋得意。然而,這個口號經不起考驗。我們從原始的農業社會,逐漸邁入工業社會的轉型之際,亞洲人還是脫離不了自耕農和佃戶思想,我們沒有從根本上了解貿易的真諦,而一直認為外國人來我們國家做生意,是賺我們的錢,所以產生了下列認知:「你只要敢借錢給我,我就敢向你借錢。」亞洲大、小城市,高樓大廈遂連雲而起。所謂的三小龍、四小龍、五小龍、六小龍,紛紛出籠,「亞洲價值」成為金字招牌,好不風光。忽然間,西方國家收帳索錢,各龍無以為應,除了詬罵西方資本家心懷叵測外,「亞洲價值」連顏面都保不住,徒落笑柄。它並不能顛覆西方電腦時代的經濟思想和經濟體系,只能顛覆自己國家國民(尤其是低階層小民)的正常生活,而使國家的力量更形下陷。

  何謂「中國特色之人權」

  人權是世界性的,人類全體性的,臺灣最初也曾經拒抗過人權思想,當時的擋箭牌是:「我們有我們的國情」。所以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公布了五十周年的時候才簽署。而就在這個時候,大陸聲稱中國擁有的是「中國特色」的人權觀,這跟前述的「亞洲價值」及「我們有我們的國情」,是一條生產線上的複製品。政治語言有時固然令人捧腹,但有時也會刺激我們,興起一種掀開蓋頭,瞧瞧新娘真實面貌的衝動。現在大陸推行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實上就是資本主義,那麼中國特色的人權觀,到底是什麼樣的架構?難道說,中國人的生命沒有保障,隨時可以屠殺;健康沒有保障,隨時可以摧毀;自由沒有保障,隨時可以逮捕;人格沒有保障,隨時可以侮辱,這才是中國特色的人權?如果是這樣,那是中國人自異於人類。

  如果不是這樣,應該告訴我們,在人權觀念上,「中國特色」具體的理念和行為是什麼?現在這樣的幹法,是把西施女士的蓋頭,蓋到無鹽女士的頭上,然後宣稱,這是有「中國特色」的美麗新娘。那不僅是對外國人的一種欺騙,也是對中國人的一種羞辱。

  人權就是人權,沒有東方人權與西方人權之分;沒有白色人種人權與黑色人種人權之分;也沒有男權與女權之分;沒有無產階級人權與資產階級人權之分;沒有官人權與民人權之分;然而,這些年來,出現了亞洲價值人權與中國特色人權的不同聲音,說明對這一項人類最高無上的理念,需要進一步明確的澄清。

  一提起人權,封建落後國家的掌權人物,立刻大為驚恐。他們感覺到一個政治性的斗爭,就要來臨。於是把人權視為洪水猛獸,於是口中念念有詞,祭出「 亞洲價值」、「中國特色」。他們的恐懼,當然有相當的道理。在人權發達的國家,特權一定減少,不過我們這裏所說的人權,要比政治人權、經濟人權、法律人權的層面,更為提升,也更為深入,而是生活人權。

  有很多人問我:「你讀過中國的二十六史,有什麼感想?」更有多人問我: 「你讀了資治通鑒之後,有什麼感想?」感想當然很多,但如果用一句話來總括的話,那就是:「中國人沒有尊嚴。」讀史的時候,我常掩卷嘆息:「中國人,你的名字是苦難!」不僅生沒有尊嚴,死也沒有尊嚴,健康也沒有尊嚴至少一千年以來(多麼漫長的時間)在中國廣大的土地上,每逢夜深人靜,家家戶戶都有小女孩的哭聲,她們的骨頭被摧折,她們的肌肉被蹂躪成為爛瘡。人格更沒有尊嚴滅九族、滅十族,屠城,殺降,閹割男性的生殖器,強迫接受單一思想,三百年醜陋的剃發,五千年無時或斷的冤獄酷刑,中國人活在恐懼、羞辱之中。

  曾志朗博士曾經用小白老鼠做過實驗,他把小白老鼠分成甲、乙二組,然後電擊它們。甲組的小白老鼠受電擊後,立刻跳過一道矮墻,奔向廣場另一端的幾個小門,穿門而逃。乙組的小白老鼠,在受電擊後,同樣也立刻翻過矮墻,奔向廣場另一端的小門,可是小門不開,因為那是畫的假門,而不是真門。它們一直撞擊小門,有些撞得精疲力盡,有些甚至撞昏。過一段時間之後,再做第二次實驗,甲、乙二組所有的反應,跟上一次一樣。但在做了若干次之後的最後一次,甲組小白鼠,照樣的立刻翻過矮墻,奔向廣場另一端的小門,穿門而逃。可是乙組的小白老鼠,在接受電擊之後,卻不再有任何反應,不再跳過矮墻,也不再奔到廣場另一端的小門,它們趴在地上,無奈的承受電擊,不再掙扎。唯一的盼望,就是電擊早一點停止,或不再電擊到自己的身上,而電擊到別只小白老鼠身上。

  這就是現代中國人的寫照。大陸朋友常常自豪的說:中國人終於站起來了。事實上,只是中國大陸少數高級政府官員,在外交場合中,敢跟美國說相反的話而不怕丟人現眼,如此而已。除了這個以外,中國人並沒有站起來,因為我們的極度窮困,極度愚昧,以及極度的自卑,像一隻體積龐大的井底之蛙。在會議桌上,中國大陸官員嚴厲指責資本主義的罪惡,但是回到房間,幾乎沒有人不想在這個罪惡的資本主義國家定居下來。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的國民,像中國人這樣熱愛自己的國家,但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國民,像中國人這樣,急吼吼想移民到別的國家居住。

  人權觀念的覺醒,是美的誕生。我們用人權教育,喚醍這一群乙組的小白老鼠,使它們在電擊中,重新建立尊嚴生命的尊嚴、健康的尊嚴、自由的尊嚴、人格的尊嚴。這四項尊嚴,是一種基本的人權。我們訓練自己,使自己尊重這四項尊嚴,當這四項尊嚴受到侵犯的時候,絕不退縮迥避。但這四項基本人權有衝突的時候,那我們就要學習第二項課題:包容。最後,還有一項更基本的人權素養,那就是,我們要訓練自己誠實,誠實的尊重,誠實的包容。

  我們常把「五四運動」比作中國的文藝復興,其實兩者有非常大的落差,文藝復興運動是喚回歐洲人的誠實精神,主要的是誠實的面對自己。

  而中國的五四運動,追求的只是科學與民主,所以我們迄今為止,仍然不能建立一個很誠實的民主制度,也不能執行一個很誠實的科學觀念。最近,桃園機場發生空難,在媒體上看到一篇文章,標題是:「當中國傳統文化,遇到西方電腦飛機的時候」,我感覺到,我們不能夠誠實的認清自己的缺點,所以也不能誠實的學習別人的優點。我們所會的,只是製造一個美麗的蓋頭,認為無論蓋到任何人的頭上,她就會成為美麗的新娘。

  中國文化中,勉勵誠實的文字,多的不得了,可是這些文字,都放在書架上,專制政治的長期迫害,五千年以來從不停止的電擊,使外國人認為中國人是世界上最狡獪的一個民族。中國人說謊像吃糖一樣,自從毛澤東先生把陰謀變成陽謀, 「引蛇出洞」以來,中國人講起謊話,如同流水,不但別人不相信,連自己也不相信。而對那些相信他們的人,還加以嘲笑,說他老實天真。

  我們推行人權教育,是希望發起中國文化的文藝復興運動,誠實是最基礎品質,民主就是民主,不是玩具;法治就是法治,不是玩具;斑馬線就是斑馬線,不是玩具;我們追求誠實,不立刻要求每一個人都要誠實,而是希望建立一個誠實的文化尊敬誠實。

  人權教育基金會在推動「追求誠實」文化中誠實的尊重和誠實的包容,第一件事情是推廣人權版結婚證書。教育的對象,不是壯年以上的人,尤其不是老人。他們已經定型。我們希望創造一種新的人類,新的中華人,新的中國人,新的臺灣人。這些新人類不會從天而降,我們要給這些新人類一個有人權觀念的新的家庭。也就是說,從年輕的新郎、新娘開始。我們把結婚證書改為結婚盟誓,這個盟誓就是新郎、新娘有共同的認知。從結婚這一天開始,他們同意做到下列幾項:他們除了是夫妻外,還是朋友;在家庭中絕不允許有毆打、詬罵之類的任何暴力;夫妻收入,完全等質;一旦對子女的教育發生歧見,必求教專家;維持一夫一妻制;一定為自己訂下休息的假期;雙方互相孝敬對方的父母;以及他們要了解,年老的時候,不可心存對子女的依靠,而應培養業餘的興趣。在雙方都有這樣認知之下的家庭,就是一個有人權觀念的家庭,他們的下一代,將是真正新人類的一代,在這樣家庭出生、成長的孩子,將是氣宇軒昂,追求誠實、自尊尊人,而有寬大包容心的一代。不同於我們這一代,更不同於我們的上一代,這是我們的希望。

  我們的第二項工作,是要建立綠島垂淚碑。中國人從來不敢誠實的面對災難,不敢面對死亡,認為只要不想到災難、不想到死亡,災難和死亡就不會來臨。像乙組的那群小白老鼠,它們唯一的盼望,就是忘記電擊,認為只要忘記電擊,電擊就不會再來。一些暴君,就是希望我們忘記過去的暴政,然後他才可以從容的儐露臼幀R易櫚男「桌鮮筧旱惱苧牽汗サ木凸ィ閹恰J率瞪希荒芡牽皇前芽志逶┛岬謀椋淘謐約旱幕蟶稀?

  只有不忘記過去的罪惡,才能避免罪惡的重現;忘記過去的罪惡,罪惡一定重新抓住自己。大陸已經忘記了三反、五反,和文化大革命,臺灣也有人鼓勵我們忘記白色恐怖,這正是我們要建立綠島垂淚碑的主要原因。「英雄有淚不輕彈,皆因未到傷心處」。我們為全民長期以來受到的迫害垂淚,也為那些受災難的朋友垂淚,這個碑的建立,不但是宣告白色恐怖的結束,也是宣告歷史上綿延五千年之久的政治迫害結束。這座碑,也像華盛頓越戰紀念碑一樣,矗立在大洋之濱,使歷史掀開新的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