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接班未達共識!北戴河開會小曾恐安竊聽器(圖)
 
青晴
 
2002-7-5
 
【人民報消息】中國高層政治家將很快帶上游泳衣到海濱療養地北戴河參加十年來最重要的年度夏季秘密會議。有人樂觀地說:「他們議程中的主要問題──新一代領導人的組成──已經實際上解決。」 恰恰相反。

英國金融時報五日發表文章說,「在中國政治的不透明世界中,任何東西在結束之前都不是最後決定」,這句話說到了實處。只有在十六大上宣布結果才基本上算塵埃落地,還不能百分之百地算塵埃落定,因為只要有人使勁吹風,那塵埃還得換地方。

(左圖:1977年8月12日至18日,中共第11次黨代會,毛澤東和華國鋒像並列在主席臺上)打倒四人幫時,大家都知道毛澤東的接班人是「英明領袖華主席」,這算不算塵埃落定?結果沒過多久,華國鋒就因為不英明下臺了。幾十年來,至今華國鋒的行動都受到限制,原因很簡單,只因為他當過「英明領袖華主席」。

在西方民主國家,昨天你是總統,今天可能開個飯店,或者到大學教書;但在共產國家不行,一下臺,政治生命結束了不算,連肉體生命都被限制住,其實不就是怕那點兒事被他說出去嗎?幾十年過去了,即使說出去也不成為機密了,況且人家也不一定想說。中國的政治確實是個不透明的世界。

評論中共的事情不能按照世界上一般政治斗爭規律去分析,因為它的情況很特殊。

這次,中國領導人的兩代之間交接班很難會按原定計劃在今年秋天舉行並比較順利交接。前幾天媒體上不是報導過,十六大要推到江澤民訪美以後嗎?這不就是江澤民要以三位一體之尊最後再逛一圈兒嗎?開完十六大,就是保留兩職不也是個瘸子嗎?

江澤民要是真想下臺,真想為中共、為國家安定著想,就不應該在下臺之前費盡心機,頻繁、大批量地提拔軍隊及地方的高官了,就不應該製造他們與未來的領導人之間的不必要的矛盾;江澤民要是一心為公的話,就應該把提拔各諸侯的這個機會留給第四代接班人,讓他們去提拔那些幹部,這可以使未來的領導班子更加團結、更加穩定。可是恰恰相反,江澤民為了一己私利,有意識地製造矛盾。使應該順利交班之事遲遲得不到解決,使被江提拔起來的幹部為了繼續在江記紅傘庇護下,使自己利益免受損害,而高呼讓江留任。江就是要利用這些人的私心來為自己的政治目的所利用。

法國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高敬文( Jean-Pierre Cabestan)說,「我認為新領導大的路線已經確定。接班也許不會完全順利,但他們有很好的理由要實施紀律並尋求共識。」 如果中共可能「實施紀律並尋求共識」的話,江澤民就不存在了,根據中共幾次會議可以看出,中共實施的紀律是江澤民所規定的紀律,共識是統一在江澤民意志下的「共識」。所以有千條、萬條「很好的理由」都硬不過江澤民隨便提出的任何一條理由。

沒有任何政府職稱的曾慶紅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他只在黨內擔任職位,可是新華社卻報導說,應瑞士外交部長戴斯的邀請,曾慶紅訪問去了,國事訪問怎麼可能邀請某個政黨的領導人呢?瑞士外交部長應該邀請中國的外交部長去才對。但5月30日,曾慶紅硬是名不正言不順地率領著政府代表團訪問了瑞士,還好,幸虧帶著外交部副部長喬宗淮,兩國政府的協議才不至於由黨代表去簽。

(左圖:哈佛大學校長來了也得麻煩江主席親自接見!)實際上曾慶紅沒有必要跑這一趟,但又不去不行,因為曝光得有理由,象江澤民搶李鵬、朱熔基的客人是常有的事,主要是怕老幹部們記性差,怕十六大投票時忘了他。但曾慶紅這種曝光率通常是政治升遷的預兆。曾慶紅在黨內外聲譽很壞,五次政治局「候補」委員的帽子都沒摘下去,尉健行和中紀委多次將基層對他的反映提出來,但你有多少條「很好的理由」都硬不過江澤民要挺他的這一個理由。一名官方報紙的編輯說,「媒體得到指示要突出曾慶紅。」

但另一關鍵職務全國人大委員長的人選不那麼明確,分析家說,現任政治局常委李瑞環是首選。和江澤民拼死拼活不下臺的作風相反,比江澤民年輕很多的李瑞環一直提出要退下讓給年輕人,這種姿態讓走路都費勁的江澤民說不出道不出地惱火。

目前,二十二名政治局委員中三分之二還沒有選出,政府多數部長職位也沒有確定,這些都可能成為潛在權力斗爭的因素。但31個省級幹部和主要大軍區的負責人在江澤民的「親切關懷」下已經搞定了,這增加了十六大選舉的難度和矛盾,中共後臺的交易通常會在最後時刻擺平。

看樣子,中共高官們近日去北戴河不光要帶上游泳衣,還得讓秘書和警衛員多準備點菊花茶敗火,另外,千萬要嚴格檢查一下自己住的房間是否被曾慶紅派人按上了竊聽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