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都扁了 江澤民還能戲水?
 
林長茂
 
2002-7-3
 
【人民報消息】剛把頭探進北美中文論壇那陣子,看到在報上寫文章的淩鋒,就以為是那個唱歌的淩峰,歪個嘴、斜個眼,一曲「船歌」,唱得真是動人心弦。後來才弄明白,原來這是兩格性格、風格都不一樣的大男人。雖然都是文化人,不同的是:一個是唱、一個是寫。寫文章的淩鋒長得文質彬彬,一表人才。「八千里路雲和月」結束前,唱歌的淩峰對中國現況說點小道理,只是點到為止,過兩天也就忘了。寫文章的淩鋒,白紙黑字,針對的也是中國當政,下筆如刀,一切一拉一挑,看江澤民在他的文章裡,被一層一層地剝皮抽筋,真是過癮!

最近淩鋒發表文章說,江澤民為了拉攏俄羅斯抵抗美國,大筆一揮,把被俄國占領的滿清康熙大帝打下來留給的我們的祖地,拱手割讓給俄國,那可是相當於一百多個臺灣大小的領土呀!

想當年,慈禧沒讀過幾天書,大清到她手上已兩百多歲的歷史。老女人對洋人的無理,心有餘力不足,可還是打了幾個仗,死了不少人,被壓得沒法子,不得不割地賠款簽降約。

而今的江主席,滿肚肥腸,還是留蘇的「留學生」,名副其實的老克格勃,(論輩分比給普京好老呢)。自稱是「技術專家」出身,而且會背美國總統的演講稿,會唱七八十年前的「情歌」和意大利情歌,唱跳彈拉吹樣樣在行,快八十歲的人還能夠一聽到樂曲就蠢蠢欲動,激情滿腔地把國際知名的歌唱家擠下臺自己霸占了麥克風賣弄公鴨嗓子,在舞臺上串下跳,彷彿正是年輕力壯。好一個水陸碼頭都能跑能靠,生旦凈醜俱全的「三個呆婊」宗師!居然能心平氣和,不氣喘、不臉紅,背著13億人口、腳踩歷史,如京劇裡的大奸臣秦儈,頭戴烏紗帽,桌上一拍:「這一百多個臺灣,我那俄羅斯老爹好歹饞了二百多年,脖子都等長啦,咱就送給它填填肚子吧,略表阿拉的孝心。反正中國地方大、人味足,送點小東西給俄老爹,中國版圖上不過少幾塊豆腐而已,算不得什麼,阿拉仍舊是泱泱大國之首。再說,阿拉還想在十六大的茅坑上再蹲上五年,現在正需要俄老爹說聲承認,需要俄老爹在國際人權會議上替阿拉投一張棄權票,需要買俄老爹的武器來鎮壓不把我當核心崇拜的人民……」弓身鉆到桌底下畫押了三個烏龜——江澤民,硬把那一片從老祖宗手裡傳了不知多少代的地給畫沒了。

當然,賣國的勾當都是桌底下的交易,江主席兼職賣房地產是絕對不能讓人民知道的。於是在香港、澳門問題上,便自鳴得意以偉大的領導「祖國統一勝利者」的姿態出現在政權交接儀式上!別以為人民健忘,為了澳門和香港能夠順利回歸,趙紫陽花了多少心血?!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你江澤民現在來摘桃子,好過癮不是?你可知道每回提到香港,人民就想起和撒切爾夫人簽字的趙紫陽!就想起是你的那封告密信挑撥了鄧趙之間的信任、離間了他們的親密關係,一提到香港就忘不了是你踩著六四義士的屍骨暗中把趙紫陽推下領導崗位,還被你嚴密軟禁了十三年。

你江澤民靠邊站去吧!香港一回到你手中,由一顆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經濟貿易中心、東方明珠變成一個經濟倒退、失業率高、股市低迷、地價狂瀉的臭港。都說你是蛤蟆王投胎,你那條毒腿從中南海的毒潭裡伸出來往香港一站,整個維多利亞港頓時變了色,看到這你高興得手舞足蹈在香港回歸五年的晚宴上搶過麥克風唱「我的太陽」呼喚你的水族,你用舌頭舔著嘴邊的唾沫對媒體說:「香港成功地實現了一國兩制!」你當然不會在意被香港海關無理攔截強行遣送的數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捆人的麻繩套人的麻布袋,武警們狠毒的拳腳,那都是你毫無廉恥的見證!當然,人類的廉恥感,你天生就缺乏。

憑著你在香港的如此「一國兩制」,還想「統一」臺灣?說實在,你連一百多個臺灣都舍了,都送了,還會真在乎臺灣嗎?在你看來版圖再少一塊豆腐也沒什麼丟人的。臺灣的獨立是否能為臺灣人民帶來好處你根本就不關心。但是,臺灣的一舉一動,你卻很在乎。因為臺灣問題是你表現「愛國領袖」的舞臺,是你挑動魯莽狂熱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 情感的催淚彈,是你拿來遮掩賣國嘴臉的面具。

江澤民你時時處處想在臺灣問題上製造事端。不過,臺灣的陳水扁就是不上你的當,真夠你頭痛的是吧。其實,光是「陳水扁」這三個字,就把你江澤民給克住了。那水都沉下去,扁下去了,水裡的蛤蟆還能有「戲水」的地兒嗎,水都扁沒了,蛤蟆還能活嗎?等著被太陽曬扁吧江澤之民!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