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明珠的變異與墜落
 
李迪
 
2002-7-3
 
【人民報消息】香港曾是「東方的明珠」。有位朋友告訴我,五年前收回這顆明珠時,中國領導人把它稱作為「南海的明珠」。南海是中國的內海,顧名思義,香港從此變為了中國的明珠。香港已不再屬於東方,它只依附於中共。

五年後再看,此話的含義證實了: 一顆明珠墜落了。明珠歸了中共,身價不再。恒生指數由交接前的17000點,跌成10000點。房地產下降約一半。失業率與中國的增長爭相妣美,創造7.4%歷史新高點。《財富》雜誌1995年就作出「香港已死」的預測,竟然應驗了。

明珠的墜落在於它的變異。中共有什麼魔力,居然能在短短五年裡毀了一顆明珠?中共的秘密是公開的:這就是用獨裁去變異香港的自由和民主。中共不在乎把香港經濟搞的多麼壞,失業幅度有多大,中共只在乎香港聽不聽話。董建華談了他執政的體會:「以前從商最要緊的就是看業績,到底你怎麼樣,你領導的公司領導得怎麼樣。現在實在是不同。」什麼不同?香港人人心裡清楚。

五年來香港的變異由錢其琛作了小結。據6月26日《南華早報》報導,錢其琛認為香港的政治民主發展不應與中國的步伐相距太遠。按錢的意思,香港應該越像中共獨裁體制越好,應盡快實現「一國一制」,應盡快拋棄鄧小平的「一國兩制」。

這使人想起了中共在建國初期曾許諾過的民主和自由。中共曾在《共同綱領》裡用法律定下了普選制和新聞自由。不到五年,中共就否定了自己的立法。《共同綱領》成了一紙廢文。《基本法》中白紙黑字說明特首和立法會最終都會透過民主程序提名後由普選產生。但錢其琛讚揚現在立法會中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否定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因為根據基本法所規定的立法會選舉辦法,一人一票所選出的議員只是六十位中的二十四位,是少數,其他三十六個小圈子選舉出來的人選基本上是北京所可以控制的,因此中共在立法會中握有多數。這樣,錢否定《基本法》,離中共在建國初期否定《共同綱領》還差多遠呢?

錢其琛還督導香港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顛覆罪立法。錢說,如果香港的法輪功繼續和海外組織保持聯繫,在「反顛覆法」制定以後就應該取締。與此同時,錢又說香港民眾沒有任何理由驚慌因為該法案是針對反政府破壞統一人士的。錢其琛是故意裝傻。香港市民關心制定「反顛覆法」的問題,原因就是中共把包括法輪功在內的異議人士言行都指控為「顛覆罪」。法輪功的存在顯然是香港信仰自由的試金石。如果是因為和海外組織有聯繫就是顛覆,那麼中共為什麼還要與天主教梵第岡接觸?為什麼不關閉和取締所有外國駐華使領館?

香港的變異還可以從剛公布的高官問責制、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草案》和近年來政府不斷運用《公安條例》打壓遊行集會人士等事件中看出來。最近,香港警察還在中共壓力下上演了反誣法輪功「阻街」、用布袋驅逐外來旅遊者的醜劇。 在政府獨裁傾向加劇的同時,香港市民沒有參與的權利,沒有公開諮詢的空間。昔日自由世界在東方的一顆耀眼明珠蛻變為中共茍延殘喘的象徵。

這就提出了一個根本問題:中共的許諾和立法可靠嗎?無怪乎,絕多數香港人至今不承認中共統治的國家。據去年底的民調,只有2.2%的香港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如果說「一國兩制」是給臺灣樹一個樣板的話,臺灣已經接了「領子」。副總統呂秀蓮說,香港的倒退「對臺灣2300萬民眾是重大警惕」。

香港的悲劇在於,明珠的失落不是它的自墜,也不是上海把它比下去了,是中共把它拿下去的。因此,當那「東方的明珠」被叫作「南海的明珠」時,香港已象那個阿根廷的「中鋒在黎明前死去」。

(博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