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十六日的沉重
 
作者:高瞻
 
2002-7-27
 
【人民報消息】(編按:七月二十六日是高瞻博士在國際社會和各界朋友的大力聲援救助下從中國的牢獄獲釋一週年紀念日。)

華盛頓下雨的天空,映照了我灰色的心情。在一個本該喜慶的日子裡,我心哀傷憂戚。獲得自由的時刻,因爲很多人的不自由而倍覺沉重。

同期受難的曲煒、徐澤榮等人,正在中國的牢獄裡受著折磨,很少有人關心他們此時此刻在想什麼;楊建利至今下落不明,他到底被關押在北京哪間蚊蟲肆虐的監獄裡,無人知曉;大批的法輪功學員,正在被強迫鼻飼,他們的慘叫聲穿不破中國夏日炎熱的夜空;那些被秘密逮捕,正在受到審訊,正處於孤獨和恐懼之中的人,他們絕望的嘆息,透不破秘密關押地的高□;還有那些已經無聲無息的在冤屈中死去的人們,他們卷曲的帶著傷痕的身體和睜大的眼睛,刺激著我的每一種感覺。

所有中國的政治犯、良心犯和蒙受不白之冤的人的不自由,讓我覺得我自己所擁有的自由,象孤魂一樣,輕渺飄忽,無所附著。自由的日子原來可以這麼沉重,幷且伴隨著不能抹去的負罪感,爲我受罪的同胞,爲自己熟知的朋友和有過靈交的學術夥伴。

在你們不自由的時候,我心有如桎梏加封。我紀念你們有如跟你們同系鐵窗。

我呼籲中國政府,請你們善待自己的公民,無論他們是學者、工人還是流民。請你們釋放所有的政治犯、良心犯,讓他們尖銳的批評使中國社會有更多的公正。請你們不要阻遏國際社會的潮流,還人民他們應該享有的權利。

一個和平、自由、民主和公正的中國是每個中國公民的盼望,也是國際社會的期求。

原載(亞洲華爾街日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