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留任老江不肯隨風而逝 薄情意小曾被懷疑搶坑奪權(圖)
 
青晴
 
2002-7-16
 
【人民報消息】

江澤民「穿著皇帝的新衣」

澳門的孩子們管江澤民叫大細路,好聽點兒說是「長不大」,讓北京人解釋這句話就是「二百五」。為什麼這麼說呢,江澤民幹什麼都太蠢,幹的事都是「穿著皇帝的新衣」,都是駱駝把頭藏在沙丘裡碩大的身體暴露在外面。

江系人馬近來策動軍內及若干地方諸侯,開會造勢擁江連任總書記。既然假裝要退就得沈住氣,穩住神,但江澤民哪裏有神啊,肚子裡的肥腸太多,氣也沒地兒沈。江對軍內表示要揪個人野心家,這不是就露餡兒了嗎?自己要退了,還要人表忠心幹嗎,還要揪個人野心家幹嗎,真是個「二百五」!

今年三月號香港左派刊物《鏡報》封面頭條大字是「穩定大局需要江澤民」,文中說「江澤民再連任一屆總書記……是中國人民和中共內部的共識。」「江澤民掌中國之航,是中國人民的福音。」這是江澤民發動黨內掀起挽留他繼任的造勢運動在海外首先吹起的序曲。

這個《鏡報》就不如江氏嫡親網會耍手腕,人家那個網看題目是罵江澤民,打開一看誇還誇不停。《鏡報》不知現在江澤民的行情跌停板,還拿出文革的架式,用文革的老掉牙的腔調拼命歌頌。

《鏡報》馬屁拍在馬腿上

《鏡報》不是嫡親網,所以沒有內部消息,香港《鏡報》是中國政協副主席、近九十歲的徐四民創辦的一份銷量甚低的政論性綜合月刊。不招江澤民喜歡的徐四民常常犯「路線性」錯誤,拿熱臉貼江澤民的冷屁股。

去年《鏡報》十月號以江總書記十六大交班為主題,報導江澤民將於十六大全退。這篇題為「江澤民再談十六大全面交班」的文章說,江澤民在二OO一年的北戴河會議上已再次提出他將於十六大退出他擔任的全部職務。江澤民說:「提出這個要求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考慮了各方面的關係,我認為我這樣做對黨和國家是有利的。」

江說:「我們這個年紀出出主意是可以的,自己親自幹已力不從心,自己不幹又佔著位置,讓能幹的人也不能幹,這樣對各方面都沒有好處,要退就全退」。

誰想這篇文章遭到江辦的批評,徐四民才知道馬屁拍在了馬腿上,隨後將功補過,在三月號率先喊出「共產黨不能罵,江澤民不能下」的赤裸裸的勸留聲。

江澤民在去年之前確實表示他將「隨風而逝」,那是因為離十六大還遠,高調多唱唱是為了賺印象分。但踏入今年,隨著十六大日子的逼近,就要動真格的了,江澤民繃不住勁在最近一次黨內談話公開暗示說:既然同志們有這個要求(即要江繼續掌舵),我可以繼續發揮作用,但是不是總書記就不當了?說此話時,在事先布置的授意下,勸留聲開始出現,到胡錦濤五月初訪美歸來及江澤民五月三十一日在中央黨校講話,非常明顯地表示他想繼續留任之後,中共黨內,尤其是軍方,有組織的勸留表態已成浩大運動。在江系人物的串聯活動下,中共軍方四總部和各軍種在六月紛紛召開了黨委擴大會議一致強烈要求江澤民留任黨總書記,此外一些地方省市領導,如江西、廣東、廣西等在授意下,已率先表態要求江澤民留任。江派組織者希望在七月底的政治局會議及八月的北戴河會議上形成強大的勸留聲浪,最後透過中央全會將江澤民留任總書記變成全黨的共識提交十六大,為了解決胡錦濤的職位問題,中央決定要按照縣裡的規矩辦事,也設立副書記,這樣胡錦濤就要曲居副手職位。

江自己內部講話表示要全退,而全黨則一定要挽留他,到最後他不得不順黨心民意為黨為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如果不挽留他,那就要揪黨內的野心家了,誰當總書記誰就是野心家。

江西婺源祭祖 癩蛤蟆誤以為自己是真命天子

北京一位太子黨說,獨裁的江澤民是小人乍富,讓他讓位等於是要他的命。

去年五月江澤民登黃山,寫了一首登黃山的詩,其中一句「日破雲濤萬里紅」引起很多猜測。但中共新聞未報導,他此行還順道回了江西祭祖。江澤民籍貫揚州人,但他的祖籍是江西婺源,宋朝大儒朱熹的故裡。去年五月他回江西祭祖,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派頭。

他怕百姓有不軌行為,他到婺源的頭一天,當局為了安全即刻緊急在他下榻的招待所及他江家故裡四周連夜建一道圍牆封起來。地方官為了升官發財,專揀他愛聽的說,他在參觀一所小學時,列隊歡迎的小學生大呼,「江澤民主席萬歲!」高興得他合不攏嘴。

江澤民不許老百姓相信算命,看風水,是怕民間相信對他不利的傳言。他本人是非常相信這些的,相信命相之說。他認為自己當總書記就是真命天子了,因此在命相家普仝卜子建議下建中華世紀壇以應「天命」之舉。這次他參觀江氏故居(現已被當局作為文物古跡保存起來),的地方官告訴他,這裏有一座山叫「後龍山」,江一聽立刻來勁,即問:什麼後什麼龍?地方官說,前後的後,龍鳳的龍。江澤民又三次問當地農民:你們這裏有座山,叫什麼名字?證實確是後龍山後,江澤民顯得很愉快。似乎祖上的風水已預告了江家後代會出一個皇帝。

江澤民和胡錦濤先後訪問過英國,一位英國外交官告訴大陸學者,他們對兩人的評價反差很大,非常反感江澤民而對胡錦濤有好感。江澤民作為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作國事訪問,好像串門子一樣,全過程未與晤面的英國政要講一句正經國事,說話沒有邏輯,嘻嘻哈哈,詞不達義,使做事認真的英國紳士不禁搖頭:天下竟然會有這樣的大國領導人。法新社6月11日在拉脫維亞首府裡加報導說:「到目前為止,新聞記者尚未獲准向江提問,但拉脫維亞國家電視臺播放了江率其代表團在拉脫維亞天主教堂19世紀的風琴前唱歌的鏡頭。」江澤民作為國家的三位一體竟分不清接受記者採訪重要,還是賣唱重要。竟還有人說他的理論是立國之本,您說這個國還要得要不得?

有人說,勸留江澤民的聲音把話說得再冠冕堂皇,實際上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在江澤民這塊爛肉上做一條肥胖的蛆蟲罷了。大陸現在的知識份子不論左中右,不論對現政權現制度持何種態度,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希望只知作秀、膚淺輕浮的江澤民下臺讓位給至少像個做事的領導人胡錦濤。

消息人士說,胡錦濤面對江系策劃強大的勸進運動,為了不溺水,只能隨波逐流,言不由衷地表態希望江澤民繼續為全黨全國掌舵。了解胡的人說,現處於弱勢的胡錦濤只能「保持平靜,不急不躁,自然過渡。」

到底江系的打算是什麼,媒體上傳言甚多都亂了套,由此可以看出,江澤民的陣腳也走亂了,他誰也不相信,據說現在連專給他出壞點子的曾慶紅也懷疑上了,怕他要往前竄。據說江澤民的這一舉動讓效忠他的人很是寒心,他們說江澤民如此薄情寡意,誰要涉足江氏混水太深,恐怕一定要遭滅頂之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