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揉在江澤民的手掌心中
 
網日月
 
2002-7-15
 
【人民報消息】香港,曾經絢麗奪目的東方明珠,自從1997年「回到祖國懷抱」後,便被揉在江澤民的手掌心中,飽經誘騙、玩弄,嘗盡寄人籬下、仰人鼻息的滋味。五年來忍氣吞聲,步步後退。原來夢想以「一國兩制」來維護香港百多年民主,自由的人們,現在大夢初醒,五年夢回,「一國兩制」已成中共玩弄香港,欺騙世界的遮羞布。

1999年12月法輪功在香港風風光光地召開法會,全世界幾千法輪功信眾齊聚香江,世界媒體爭相報導,這正是「一國兩制」的絕佳詮釋。可以想見,對法輪功恨之入骨、彷彿與之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江澤民彼時正氣得發抖。之後,與法輪功成功租借會場有關的政務司長、香港僅次於特區首長的第二號實權人物,強調兩制的陳方安生女士慘遭中共修理。儘管陳太自從回歸後在港人中民望遠高於特首董建華,儘管陳太身為香港前朝重臣,聲威顯赫,背後又有商界支持,終究不敵江澤民左右夾擊,於2000年4月敗下陣來,被迫離開香港政界,朝野依依惜別這「香港的良心」,好不留戀,好不惋惜,個中無奈不言已明。江澤民從此拔掉「一國一制」的眼中釘,暗自竊笑。從此以後,中共放手玩弄香港法律於股掌之間,以「一國兩制」為藉口,實行「一國一制」之實,使其踐踏民主自由人權的黑手染指香江。

眾所周知,江澤民在國際間素有「人權惡棍」的名聲,特首董建華是江的傀儡,對大陸中央政府言聽計從,大陸政界盛傳董建華是香港「最會擦鞋、拍馬」的。也因此受中央力捧,於2002年2月不顧坊間強烈的反對呼聲,自編,自導,自演無對手的特首選舉獨角戲,連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這是中共玩弄香港法制的一例。

特首董建華在江澤民的授意下要對叛國、顛覆中央等行為立法嚴懲。無疑引起外界對香港民主自由人權的擔心。既要立法,必有立法要打擊的對象,否則就沒有立法的必要了。這叛國、顛覆中央的罪名要扣給何人哪?無非是民主派,法輪功人士,和所有在香港不聽話的人。你看,江澤民「七一」訪港,民主派竟敢抬著棺材歡迎,法輪功竟穿著江主席最害怕的黃衣服打坐練功,董特首連任坊間竟有反對的聲音,這還了得!香港不是法制社會嗎,那就跟你們玩玩法律吧。

中共玩弄法律的一個特點是頒布新法,使違法變成合法。這也是最下流、最隱諱的手段。想當初,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在先,而後為其違法罪行遮羞,在鎮壓三個月後脅迫人大通過了所謂的《反邪教法》。於是大言不慚的在國際,國內宣稱「因為法輪功違反了法律,所以才鎮壓。」如此偷梁換柱、混淆視聽的流氓手段,中共挖空心思要運用到香港來。

最近香港至少三千公務員大遊行,抗議港府立法減薪,使違法變合法。本來港府與公務員簽訂的合同是受法律約束的,減薪是完全違法的。公務員體諒港府處境已經同意減薪。但是港府卻採取釜底抽薪的辦法,把減薪列入法律條文,為違法行為制定法律依據,使香港的司法系統成為單一維護當權者需要的利器。平民百姓投訴無門,只能走上街頭來表達心聲,卻連這也遭到當官者的威逼恐嚇。

在此背景下,來看看港警方控告法輪功阻街鬧劇,就不難理解了。最近港府正在中聯辦門前圍欄施工,要建一個植物苗圃。目的其實是阻止法輪功在此和平請願。可笑的是,警方正控告法輪功曾經在此的絕食請願活動阻街,現在這正在建造的苗圃不但阻街,而且是永遠的阻街了,港警方卻沒有用強行暴力,抓頭髮,摳穴位,七八個警察對一個人的連擡帶拖的把施工人員清理走,也沒有以「有可能阻礙員工出入」為理由把港府控上法庭。唯獨對法輪功興師動眾,這背後的原因不說也明。無非是江澤民要打壓香港的法輪功,玩弄法律的又一實例罷了。

今年6月初,幾百名臺灣及世界各地持有效合法證件來港的人士遭到無理由的粗暴遣返。原來是江澤民害怕法輪功請願,不惜踐踏香港自由港的國際名聲,濫用海關職權,以分布海外的特務爪牙非法搜集到的黑名單為執法依據,強行遣返來訪客。有的臺灣旅行團被一網打盡,只有導遊獲通過。被攔截的遊客許多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在問詢無門的情況下憤怒地在海關破口大罵,聲稱再不來香港旅遊。如此的國際笑話,也只有在中共陰影籠罩下的香港才會發生吧。

可悲,可嘆,東方明珠漸失光彩,自由,民主在香港完全被侵蝕掉的時候,國際政治經濟的大家庭也就永遠失去了香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