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天安門血痕的後面
 
清水君
 
2002-6-3
 
【人民報消息】一晃,離89-64已經13周年了。13年的風風雨雨,從血雨腥風到寂然無聲,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忘記,忘記曾經有過的那一場驚天動地的事。

獨裁者的忘記是有理由的,因為忘記,所以他們老以為自己是[偉、光、正] 的代表,老以為[朕即天下],殺人也好放火也好,[貪官我自當了] !某些學生領袖們的忘記也是有理由的,因為忘記,所以他們不再夜夜夢回那個坦克機槍血火交織的廣場,可以拿著犧牲者鮮血鑄就的綠卡在自由主義的國家發著資本主義的財偶爾語不驚人誓不休地宣告說:學生錯了。然而,歷史總是有驚人的相似,在你遺忘的時候,往往會有新的血痕點醒著我們:北京,不相信眼淚,相信屠刀!

可曾有人記得:1976年春,共產獨裁王朝周總管過世,無數青年學生市民自發紀念,形成了規模宏大波瀾壯闊的天安門運動,事實上,周恩來不過是毛獨裁王朝助紂為虐的奸臣而已,哪一次獨裁王朝血腥的運動,比如大躍進、廬山會議、文革少得了他的大力支持與捧場?更何況無人不知周曾是共產獨裁殺人機器(中共特科、中央社會調查局等等情特機構) 的長期主要負責人,曾經親自指揮顧順章滅門慘案,曾經作為超級漢奸獻媚日本放棄賠款,論其實,不過秦檜一類徒有君子衣冠實有禽獸之惡的毛獨裁之家奴而已!而當時所紀念周,固然因其惡尚不為民所知,而主要目標,乃借周打毛,所謂[死諸葛嚇走活司馬] 之意。所以如毛獨裁之陰險,心知肚明,定其性為[反革命動亂] ,鎮壓之,全國因此而蒙冤者,不可勝數。自1976年後,一晃13年!這一年,被廢總裁胡耀邦在獨裁者統治會議上因氣發病,終不治而亡。胡耀邦曾經撥亂反正,為1976天安門運動洗冤,故耀邦之死,再次成為天安門運動導火索,學生市民以紀念胡耀邦為名,抗議新獨裁者鄧小平李鵬,演變成駭人聽聞的89-64屠城血案。

1976年天安門運動的代價,是毛獨裁把主張政治獨裁經濟資本主義的走資派領導人鄧小平趕下臺,而其指定太子[華國鋒] 及其忠實打手四人幫全面掌握中樞之權,一時[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黑雲密布。但僅僅3年後的1979年,被獨裁集團喻為[第一個春天] ,這一年鄧系走資派得勢,毛太子[華國鋒] 下臺,胡耀邦趙紫陽上臺,為1976天安門運動平反昭雪,中國大陸正式進入政治獨裁經濟改革的雙貓理論雙軌價格雙手都要硬的摸石頭過河爭做萬元戶階段;

而1989天安門運動的代價,是鄧獨裁把主張政治改革經濟開放主義的溫和派領導人趙紫陽趕下臺,而其指定太子[江澤民] 及其忠實打手上海幫全面入主中樞之權,可謂[寒風蕭瑟馬蹄急,一日踏盡民主花] ,氣焰囂張。3年後的1992年,被獨裁集團喻為[第二個春天] ,這一年鄧系走資派發怒,鄧太子[江澤民] 險些被黜,朱容基參政,實施市場決定經濟的溫和改良路線,中國大陸進入政治腐敗經濟繁榮的黑白不分官商勾結買辦橫行貧富懸殊的有人美國賭博有人無錢上學階段。

而今,是自1989年以來的第13年,這一年,新獨裁者江澤民與太子[胡錦濤] 之間勾心斗角,權力欲放難收,情景與1976年毛獨裁華國鋒太子之間、1989年鄧獨裁趙紫陽太子之間的關係何其相似乃爾!如果不幸,某被廢優秀總裁,譬如據說身體健康的趙紫陽,偶然身體欠安,是否能夠再次引發新世紀的天安門運動,天下人借趙之名而行反江李獨裁之實?若果如是,我們則不得不借鑑歷時的教訓,做好最壞的思想準備,而爭取最好的現實效果。

讓我們對比研究如下:1976年,天下人苦毛獨裁久矣,然毛獨裁文韜武略,舉世皆服,終毛一世,無人可擋其鋒,世人別無他法,惟待其死,天安門運動斷無成功希望。1989年,天下人對鄧獨裁改革主義尚有感恩,89天安門運動勝敗之機操鄧一念,而學生領袖缺乏社會經驗,單憑血氣之勇,忽焉絕食請願於前,忽焉盤居廣場於後,與獨裁集團彼此陷入僵局,而最可嘆者,當時改革初現成效,社會矛盾趨於緩和,內政上有開明改革之風,外交上與美蘇相歡,學生運動宗旨初則為胡耀邦紀念,再則為反對社論,後則為倡議民主,主題變換,見好難收,其中最大敗筆,乃不能拉鄧打李,鄧固然獨裁,然其在軍隊、農村民眾中威望頗高,如果不以[倒李倒鄧不倒趙] 口號相激,不以[打倒共產黨] 口號相逼,通過溫和派安排與鄧本人直接對話,尊重其貢獻,表達單純愛國之心,顧其顏面容其榮休,鄧未必出動霹靂手段,行殘酷之實。而當時運動發展情形,於鄧而言,退則難保性命聲譽,進則陷入不義結局,兩者擇一,選擇[寧我負天下人] 之舉,鄧如有靈,亦必悔痛莫及。當時地方諸侯,除上海江澤民外,皆謂出現雙中央,只好作壁上觀。北京城內,武警公安新聞輿論曾經抗命不從,與市民學生共呼吸,學生運動如能靈活運用有利因素,不奢求民主訴求一步到位,先拉鄧或只要令鄧保持中立,然後集中火力拉李下馬,稍後幾年待鄧安然榮休,則趙紫陽可以推行政治民主改革,而國家民族有幸矣!此為上上之策,若鄧獨裁不肯放手,則有中策可以一試:鄧命地方野戰軍入城,然並未命野戰軍屠城,故當時軍隊已有分裂,前有38軍軍長徐某抗命不從,後有眾多軍隊遲疑徘徊。若能於形勢惡化之前以民主文章、報刊、傳單、講座策反軍隊,形勢惡化之際勸趙紫陽以總書記身份下達命令,按照[黨指揮槍] 原則,趙為軍隊最高統帥,則軍方將必有支持民主支持趙紫陽之師,或者部隊臨陣倒戈發動兵諫囚禁鄧李也有可能;而其它部隊大多在形勢未明之前、於兩個中央斗爭之間保持中立觀望;即使仍有個別部隊奉鄧命入城,也不敢造次。當然,也可能支持民主之師與支持獨裁之師發生衝突,勝敗之數各半。如果以上兩策皆不能採用,則唯有取此下策:即在趙紫陽前去天安門看望絕食及靜坐學生之際,向趙紫陽提出,只要政府不對付參加運動學生,學生運動將和平結束,撤出天安門,回校復課,以趙紫陽作風,他一定會感動地表示,將盡他個人所能,為學生表達心聲,爭取政府的寬大處理。趙紫陽離去之後,立即召開天安門指揮部聯席會議,然後召開中外記者招待會,宣布:在黨和國家領導人趙紫陽總書記的親切關懷和看望下,在趙紫陽代表黨和政府保證不對付參加運動的學生和市民情況下,天安門學生們深深為黨和政府的寬容了解而感動,決定撤出天安門,回校復課,以後將繼續在校園和社會實踐中為推進民主進程奮斗!在這個時機,即使趙紫陽已經被鄧小平和元老們決定罷免,然而沒有經過中央的正式工作會議決定,在公開的場合上趙紫陽仍然是合法的黨和政府領導人,趙紫陽去廣場,中外新聞媒體仍然會繼續報導,所以如果能夠把握這個時機,學運做出[以退為進] 的步驟,宣布和平結束運動,撤出天安門,回校復課,輿論一定會大力宣傳,民眾一定會認為,幸虧也只有趙紫陽才能解決這個僵局,趙紫陽在黨內不僅無過,反有大功,在這個形勢下,鄧小平就不會相信李鵬所匯報的[學生暴動要推翻共產黨和鄧小平] 的誣告,也失去了調動軍隊入城的理由━━場已經被學生自己清出來了!這樣收拾殘局的責任很可能就交給了趙紫陽,李鵬則可能失勢倒臺。即使趙紫陽仍然失去了鄧小平的信任,在這種情形下,鄧也找不到罷免趙紫陽的理由,[動亂] 根本不存在,何來[趙紫陽支持動亂] 之罪?大不了一邊保持趙紫陽職位一邊架空趙紫陽讓其成為傀儡,也難奈其何。當然,這樣一來,就形成了[鄧趙體制],而不是[江李體制]。其實,在當時的中國大陸而言,[鄧趙體制]是最好的選擇。前面提到底的上上之策,如能實施,也將變成[鄧趙體制] 。可惜的是,當時的學生領袖們,忙著接受採訪,發表演講,接受外界援助物資,甚至忙於制定天安門運動的遊戲規則,發展自己的運動領導組織(單看看天安門當時的民主領導組織之多和會議之繁就可知道情況多混亂,何況很多組織競相罷免領導人與爭奪天安門控制權) ,卻沒有保持清醒的頭腦判斷形勢的演變,也沒有組成有效的運動決策小組,以制定不同狀態下的應對策略,積極和鄧小平、趙紫陽、軍隊保持良性互動,相反,學生運動的領袖容易為群眾的情緒所左右,先是以過激的絕食靜坐試圖逼政府就範,後是在政府採取的對話中準備不足缺乏策略,錯失和平解決的關鍵,最後在明知軍隊當晚清場的情況下,不能說服學生提前撤出廣場,反而在部份學生的影響下放棄會議決定而宣布堅守廣場。最後,悲劇就朝誰都不想看到的結局中━━包括鄧小平和李鵬本人,迅速惡化!回首13年前天安門的硝煙血痕,固然會有人說我們是[事後諸葛亮] ,確實,作為在89年身處旋渦之外遙遠地方的普通孩童,我沒有資格批評任何當事人,但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無數愛國青年學生和市民們的血痕已經湮滅,如果我們尚不能正確檢討和提升智慧,而未來許多愛國青年的血,可能就繼續會白白而流,[子不殺伯仁,而伯仁為你而死] ,讓我們互相提醒,保持警惕和智慧。因為,或許新的民主運動,在不久的未來又要展開。

89離現在又13年了,這13年的變化,在經濟上,可以說翻天覆地,在政治上,卻可以說停滯不前。至於造成的社會變化,可以分為幾點:一、官僚階級已經徹底墮落腐敗,成為任人唯親貪污賄賂淫蕩冷酷揮霍無度的代名詞,成為豆腐渣工程紅燈區黑社會國外資本家的保護傘或原創者,他們大多數揣有國外護照或投資移民的黑金,他們的子女絕大多數或者保送國內大學或者送去國外留學,他們要麼打算退休前後潛逃海外做寓公享受大陸國民血汗,或者打算培養子女親信接班以[千秋萬代、仙福永享] !從某種意義上說,今天的大陸社會,完全是墮落的社會,而墮落的源頭,來自官僚階級。二、 工人階級已經面臨邊緣化。面對[砸三鐵] 、[精簡人員] 、[資產重組] 、[企業破產] 、[內退下崗] 、[產業升級] 等等一浪接一浪的打擊,工人階級已經完全看清楚了自己處於被宰割的悲慘命運,多少年低薪水高強度的勞動換來的是失業無助和難以承受的生活負擔,工人階級越來越趨向於採取工人運動來爭取自己的權益,在可預見的將來,工人罷工和遊行示威運動將日趨頻繁和激烈。三、 農民階級已經被徹底出賣。原有的土地大片大片被政府占用,分到的一點薄地投入與收獲的收益率長期是負值,然後大批大批的青年農民留下老弱病殘大逃亡大遷徙大流浪進入廣東上海北京等發達地區和城市,過著被歧視被侮辱被遣送被搜捕毒打被平時廉價使用節日粗暴轟趕的屈辱生活。有的偷渡了有的偷搶了女的賣淫了男的賣命了,還有更多的在眼淚與怨恨中建設著不屬於他們的高樓大廈,建設著與他們無關的海市蜃樓的繁華。農民階級的很大一部份已經成為不屬於農村也不屬於城市的夾縫人,他們容易屈服也容易被煽動,他們中可能有不妥協的英雄也可能有為了斗米而折腰的可憐人,他們是造成社會動蕩的主因,也可能是實現民主的主力軍。至於在農村留下來的農民,不得不為了日益高漲的稅收提留而絞盡腦汁生產自救,可能為了鄉鎮幹部的轎車,他們的孩子不得不放棄上學。四、 專業人士階級。他們受過高等教育或者有著這個社會所缺的專業特長,他們據說是精英,但可能是最奇怪的一群,他們也可能痛恨墮落,卻會因墮落而感到滿足和快樂;也可能他們痛恨官僚和大款階級,然而他們非常想成為官僚和大款階級的一員。因為專業關係,他們和官僚階級、大款階級認識最深,或者他們成為徹底的民主主義信仰者,或者他們成為官僚階級和大款階級的幫兇與看客。無論喜歡不喜歡,未來的獨裁王國或者民主社會,都要從這個階級中尋找接班人和信仰者,才能有效統治這個國家。五、 大款階級。有的人認為他們是資本主義者,事實上他們並不具有資本主義者應有的風度與智慧。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獨裁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甚至根本就是獨裁體制內的一分子。他們通過投機倒把、貪污賄賂、走私偷稅、股票申購、地皮炒賣、行業壟斷、貸款不還、黑白結合、造假盜版、工程倒賣、色情經營等等手段中的某種或者多種手段而獲得巨額財富,他們可以在美國一手現鈔買下昂貴別墅,可以在賭場一輸幾千萬,可以在銀行內一偷就是8億美金(中國銀行湛江分行驚爆此案) ,可以在香港一擲千金滿身名牌,可以在深圳上海一包就是無數二奶……可惜,他們並不是西方的資本家一樣,經常以慈善事業來彌補良心虧欠,獨裁王國告訴他們,沒有神仙和上帝,他們能多淫蕩無恥就可以多淫蕩無恥。當然,不可否認,有很少部份的大款只是憑個人智慧成功致富,而越來越多的大款開始洗白,他們[先有錢再學做生意] ,如同以前的社會[先結婚再戀愛] 一樣,讓後來者無可奈何無從分辨。六、 海外階級。之所以說海外的留學生和移民者已經成為一個階級,是源於海外生活的國民越來越多,不論是從未冷卻的留學熱,還是昌盛不衰的移民潮,無論拿不拿中國護照,他們都在觀望著大陸的發展而來來回回,大陸的發展變化,與他們不可分割,縱觀中國百年來的歷史,海外階級已經成為最具有對大陸最具有政治和經濟影響力的決定因素。即使獨裁王國的周恩來鄧小平江澤民李鵬也都是曾經的海外階級,因此,海外階級的素質,某種意義上,是決定未來中國發展方向和國家前途的決定因素。七、 港臺階級。之所以單獨列出香港澳門臺灣的階級,是因為這個階級的國民雖然目前並沒有構成國家成份的主流,然而,這個階級卻具有舉足輕重的重量。這不僅是因為這個階級擁有深厚的經濟實力和獨特的市場體系,也因為這個階級已經具備成熟的民主基礎與架構,特別是臺灣,已經完成從專制到民主的和平演變,成為中國全面民主化的先聲與前鋒。儘管港臺階級目前保持冷靜的觀望態度,甚至這個階級的商人階層已經習慣於從獨裁體制內尋找代理人而獲得特殊權益,然而,大陸如果能夠實現民主化進程,他們仍然會得益良多,他們雖然會保持距離,但是他們會是大陸民主運動的最有力支持者和顧問者。

以我們的分析,我們可以了解到不管大陸經濟以怎樣的數字發展,不管加入世貿還是舉辦奧運,能夠實質改變到的不過是大中城市的市容形象而已。而我們的工人階級被漠視和邊緣化,我們的農民階級正在大逃亡和被出賣,我們的專業人士階級正在分離崩析,我們的海外階級正在大陸來來回回,我們的港臺階級正在等待觀望,我們的官僚階級和大款階級們呢,隨時準備出走海外……如果偶然事件發生再次引發新世紀的民主運動,那麼,我們所能依靠的就是工人階級和農民階級,其領導作用的可能就是專業人士階級和海外階級,而港臺階級會成為我們的支持者,而官僚階級和大款階級,其中一些可能會成為我們的同情者,而另外一些,可能成為民主運動的阻礙者。這場運動的勝敗之數,取決於已經因為89-64而聲名狼籍後悔莫及的軍方,而軍方的力量,來自於動蕩的農民階級和缺乏安全感的工人階級。只要宣傳得法,策略有效,爭取軍方少壯派和朱榮基溫家寶李瑞環的支持,幫助胡錦濤成功上位,則李鵬可以下臺,而容許江澤民安然退休。對於中國前途而言,是代價最少的進步。即使不能成功,那麼,也有可能在3年後,獨裁王國出現[第3個春天] ,讓民主進程重新進入加速度。

前人種過的樹,後人總可以嘗到果實。無論如何,天安門無數無名英雄們的血痕,會映照出未來民主中國的光輝前程和爛燦風景。讓我們做好準備,迎接這偉大的運動和偉大的變革的盡快到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