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民運人士聚中使館前悼念六四
 
2002-6-3
 
【人民報消息】一些旅美華人星期六晚間在華盛頓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紀念六四事件十三週年。除了聲討中共統治者之外,多位著名民運人士和政治異見人士還敦促中國普通老百姓不要忘卻中國歷史上這一段慘痛的過去。

據美國之音6月2日報導,夜幕降臨的時候,大約一百多名中外人士聚集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前的一個圓形草坪上,手舉著點燃的蠟燭,先向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死難者默哀一分鐘。自從1989年以來每年的六月四號前後,人們都到這裏舉行追思悼念活動,他們已經習慣地把中國大使館前面的這塊圓形草坪稱為天安門公園。

當年在天安門廣場領導學生運動的領袖王丹、張伯笠, 名持不同政見者魏京生,以及在美國的多個人權團體都參加了今年的紀念活動。王丹說:[已經十三年了,我無法保持沉默]。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在發言中說,自從六四大屠殺以來,中共當權者一直在利用各種手段歪曲和誣蔑那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但是在國內和海外的一些華人對八九民運的歪曲和誣蔑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王丹說:[令人震驚的是,在民間被遺忘和歪曲的廣度和深度都到了不能僅僅歸咎於政府的程度]。王丹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死難者的鮮血也被沖的越來越淡。他表示對中國民眾已經逐漸忘卻六四那場浩劫感到悲哀。王丹還說:[最令我擔憂的是,當局對記憶的清洗,對八九民運的歪曲已經深入到後八九一代的心裡,當對政治的冷漠成立一種時髦的時候,當社會責任感成為那些成功人士不屑一顧的時候, 我無法想象這樣一個民族,即使有經濟發展,怎麼能夠強大起來。]

*喚起良知正義感*

設在華盛頓的勞改基金會主任廖天琪也批評在中共集權統治下的中國老百姓已經失去了良知。他們不僅忘卻了六四血腥屠殺,也忘卻了中華民族近一百年來所遭受的苦難。廖天琪說:[在中共統治下半世紀的中國人已經變成一個失去記憶能力的民族,九一八,有誰在紀念,中日戰爭,中國人死了三四千萬,每年的七月七日有誰還在紀念我們的同胞,反右大饑荒被餓死的中國人,不下數千萬,紀念他們的何處可尋,文革中被打死數百萬,他們也都是孤魂野鬼,沒有公開的紀念活動。共產黨下的中國是什麼樣的國家,被中共洗腦後的中國人是怎麼樣的民族,沒有正義,沒有廉恥,沒有哀思,沒有道德。]勞改基金會的廖天琪說,中國不僅需要一個強大的經濟、人們生活的富裕和舒適,更需要有正義感的民族。我們不要一個強大的中國和爆發戶似的有錢階級,我們要有一個有正義公理和平進步的國家,一個公平競爭自由開放的社會。

一年前在回國探親時遭到逮捕和監禁的美利堅大學中國學者高瞻說,她帶著慚愧和懺悔的心理來到這裏紀念六四的死難者。六四流血事件之後,當時在美國留學的高瞻得益於美國政府為了保護中國留學生而設立的特殊移民法案,並且拿到了所謂的六四綠卡。她說,其實她是吃了六四人血饅頭。高瞻呼籲所有跟她一樣吃了六四人血饅頭的留美華人一起為民主而奮斗。高瞻說:[今天在這個叫做小天安門廣場的地方,對著咫尺之外的中國大使館,我要想數萬個跟我一樣拿了六四綠卡的`吃了人血饅頭的中國同胞,你們在那裏。可不可以讓我們重新開始,擺脫使中國長期沒有民主的集體健忘症,捧著我們的良心,為了那些受傷的,倒下的,和死去的做一點我們應該作的事情那就是為最終的民主和自由而奮斗。]

*不忘[歷史的傷口]*

近幾年,海外中國民主運動遇到了挫折,參加紀念六四活動的人數也越來越少。民運人士承認,這跟前些年海外民運中各個不同的團體和派系一度不夠團結有關。曾經被中國關押過十八年的魏京生說:97年我剛出來的時候,大家願意跟我打招呼,很少人出來幫助民運活動。我覺得當時他們的狀況並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不是對中國民主不感興趣,可能跟個別民運人士行為不太敬佩有很大關係。]不過,魏京生表示,從近來海外華人社區對民運的關心和支持可以看出,海外中國民主運動正在向好的方向轉變。

一如既往,在華盛頓中國大使館前組織今年六四追悼活動的還是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全美學自聯主席易丹軒說,儘管來參加活動的人不多,儘管許多來美國的華人放棄了民主運動,但是他仍然看到許許多多有良知和正義感的中國人並沒有放棄對中國民主前途的信心。

參加今年這次活動的人士也用一曲[歷史的傷口],來表達自己反抗強權、抗拒遺忘、重新樹立民族精神的決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