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賽怕動亂!朱令50市全面戒備 中南海作12次指示(多圖)
 
林淩
 
2002-6-29
 
【人民報消息】中國有句老話「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也就是說好人活得心裡踏實,壞人老是膽膽突突。

唐太宗李世民在公元628年,遣出宮女三千餘,令之「任求伉儷」成家立業。633年唐太宗讓死刑犯309人回家,命令他們秋後自己返來監獄就死,結果所有的死刑犯到期都自動回來了,唐太宗全部赦免了他們。白居易有詩,歌頌太宗德政:「怨女三千出後宮,死囚四百來歸獄」。

江澤民出訪德國時,讓把車隊經過的沿途水井蓋都焊死,怕有人突然從裡面沖出來害他,一位德國老人說:「是不是他幹過這事啊,我活這麼大歲數連想都想不到那上面去。」

霸占權力不肯下臺的江澤民口口聲聲說要「以德治國」。他所說的「得政」和老祖宗李世民所施的「德政」雖然只有一字之差,可是卻天壤之別。

江澤民先後作了十二次指示

中國足球隊打入世界杯三十二強賽,整個大陸沸騰了;中南海的高層對此十分緊張,他們怕國內球迷鬧事,也怕去韓國看球的球迷大軍出事,對世界杯賽事先後作了十二次指示。

老病簍子羅幹向江澤民提交藥方

坊間有句話:「老病簍子勝過多半個大夫」。有些長期病號到醫院裡指導醫生開藥,因為他們比大夫還清楚自己的病根在哪裏。

《動向》6月刊透露,早在二月間,驚弓之鳥羅幹就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一份請示報告,稱.在世界杯足球賽期間,要防止國內外敵對勢力,借機煽動製造政治事件,要防止國家隊出征賽果不理想或球迷期待較大,引發騷亂;要防止球迷、觀眾把國家隊失利和個人對現實不滿情緒發泄,聚眾鬧事,致使局面失控;要防範部分人把發泄引發為反對幹部腐敗、特權,引發失業職工群眾上街,引發對社會經濟兩極分化的抗爭,衝擊地方黨政,引發跨部門的反政府、反現行政治制度的抗爭動亂。

二月二十三日,江澤民、朱熔基、胡錦濤、李嵐清等,都在羅幹這份請示工作報告上作了批示。江澤民的批示:考慮周全。以中辦、國辦下達省級黨政。

對去韓國觀戰球迷的擔心

大陸很多球迷爭相要去韓國看球。外交部為此專門向中央提交了報告。五月三日,朱熔基在外交部的報告上批示:意見很及時。對到南韓觀看足球賽的球迷,要進行必要的道德、紀律宣傳教育,及南韓的國家法律、風俗等的教育,對有劣跡的人,有關部門暫不批准出境。五月十二日,朱熔基又批示:到南韓觀球的人數要壓一壓,要有控制,不能給友好鄰國添麻煩,不能在鄰國鬧事。

混在出國球迷中的特工人員

四月底,中央決定派出以國安部人員、政工幹部,以球迷身份,和球迷一起到南韓觀戰。江澤民指示:要保證球迷不會叛逃、不會鬧事。如發現有叛逃跡象,立即採取措施;對個別人以球賽為由搞政治事件者,要果斷勸阻和制止,不能給國家聲譽造成壞影響,以致影響今後的中韓兩國關係。

為此,辦理出境手續時,為了怕叛逃,每個人須交的押金從5萬提升到7萬,並要填表申明對法輪功的態度和江政府保持一致,然後才考慮可否讓其出境。

不僅如此,中共抽調了一百五十名安全、公安幹部,又從北京、河北、遼寧、山東、天津抽選了二百五十名政工幹部,作為「球迷」,混在真正的群眾球迷中去韓國,執行監督任務。為了這次球賽不要出現對江政府不利的事,江澤民、羅幹等真是操碎了心!

體育總局忘了中國還有別人要吃飯

中國足球第一次打入了世界杯三十二強賽,三月中旬,國家體育總局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報告,其中要求江澤民在足球隊出征前能對足球隊發表一次激勵性講話。但江澤民並沒有接見足球隊,也沒有講話,只是在該報告上作了批示:對國家足球隊首次打入世界杯決賽,在戰績上不要有不切實際的要求,不要給隊員太多壓力,只要賽出自身水平,要注意風格、作風。

國家體育總局的報告中,還狂妄地提出要用專機送國家足球隊去南韓。據知,幹不了正事的李嵐清事先答應了,最後請示朱熔基,朱熔基對李嵐清說.這個頭一開,以後怎麼辦?社會各界反應,怎麼解釋?你若為難,就說是我卡住了。於是,李嵐清正式批覆:用專機接送,規格太高,會給其他隊伍出國參加世界賽,造成特殊、特權影響。要做好工作。

飄飄然的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給李嵐清的報告中,還要求國家足球隊出征前,中央領導人能接見足球隊全體成員,在人民大會堂開歡送出征南韓大會。並提出給足球隊比賽成績列出獎金金額。李嵐清指示:見一下鼓鼓氣可以,召開歡送會不適宜。獎金還要研究。

據悉,昏了頭的國家體育總局初步擬訂的極其荒謬的獎金標準是,中國隊如能進入十六強,由國家體育總局開個例外,每人獎一百萬元,其他商業機構或個人獎、贈不設限。據知,已有十五、六個大集團承諾,如打入十六強,每名球員可得五百萬元以上,如打入八強,每人至少可分到一千萬元。

賽前這麼多好處在遠方招手,上場時金包袱壓的腿還擡得起來嗎?

無論任何人在神經最放鬆的時候才能發揮得最好,這一點藝術界、體育界、醫務界……哪一界也跑不了。歌唱家上臺太緊張,心跳過速,氣短舌硬怎麼可能唱好呢?體操運動員比賽時腿肚子轉筋,怎麼能發揮正常呢?護士拿著注射器手直哆嗦,針頭怎能準確地插入纖細的血管呢?

人緊張時都是因為有怕心,有怕心都是因為有私心,這個私心當然就是怕損害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國家體育總局腦子裡想的都是自己這個小圈子裡的利益,如何給自己圈子裡的人增加好處,「大河有水小河滿,大河沒水小河幹」,江澤民就是搞小圈子,所以把國家搞成這個樣,如果由江澤民帶頭,每個部門都搞小圈子,都拼命刮分國家的錢,國家會怎樣?吃不上飯的工人農民會怎樣?──國家崩潰,人民揭竿而起!

一場球賽經濟損失達120億至150億元

五月下旬,四川、遼寧、江蘇、山東等省政府,向國務院請示:中國隊三場比賽,四日、十三日二場,可否作特殊性假日,或特殊性準許請假觀看比賽?

(左圖:爸爸是球迷,兒子可不想湊這個熱鬧) 對此,朱熔基作了指示.放假看球賽,是不切實際的。幹部請假看足球,由地方酌情決定,下不為例:縣處級以上幹部不能搞特殊;重要部門一律不准看足球請假。對蓄意違紀失職的,要追究過失。

據六月六日國務院辦公廳《簡報》稱:六月四日下午,省市機關基本上都觀看足球賽的現場直播去了。社會上很多人對社會服務部門下午「休息」,意見紛紜,指:又搞特權了。有人打電話、發郵件、在網絡上提出了指責。

據悉,僅「六四」一場中國與哥斯達黎加一戰,因觀看直播賽,有一千二百多萬人請假,有百分之九十的國企宣布休息一天或半天,估計經濟損失達一百二十億至一百五十億元人民幣。

如果,中國足球隊再能進入十六強,進入八強,進入四強,進入冠亞軍決賽,中國的經濟損失……?上帝啊!還是您老人家心疼咱全中國的窮苦百姓!

朱熔基下令:五十個城市全面戒備

五月二十日,朱熔基在新聞辦的一份報告上批示:各地對國家足球隊出征世界杯賽果,評論有離實情,升溫過熱,還是要注意:期望過高,不切實際,又會引起反效果。

五月二十九日、三十日,朱熔基、李嵐清又對國家體育總局下達指示:要給球員、教練減壓,不要訂指標,要發揮集體作用,要遵守紀律,遵守當地國的法律、規定。

六月七日,朱熔基下令:五十個城市在六月八日至九日這二天進入全面戒備。這五十個城市的武警部隊都在當地黨政機關廣場、主要商業區、交通站,增設執勤點。六月八日,全國各市級以上單位黨委常委都在書記室「值班」看中國和巴西之戰。

怕動亂:羅幹令五十市第一把手坐陣

六月八日,中央書記處值日書記羅幹,在中巴之戰開始時,已下令:五十個城市黨委,要第一時間掌握本地區動向,第一時間親自到可能有麻煩的地點、場所,第一時間把可能演變成動亂的騷亂,正確、妥善處理好。

中巴之戰尚未結束,已處於零比四時,朱熔基親自向各省(區)、市下達指令:地方第一把手要親自切實到現場做好工作,謹防事件發生,朝損害社會穩定、擾亂社會秩序方向發展,要紓緩群眾的情緒。朱熔基叮囑各省(區)、直轄市的黨政領導:不能有亂子發生!

誰該下臺

新華社《內參》報導.「中國足球隊的失利,各界對他們的指責不算激烈,但矛頭對準了國家體育總局、中國足協,要求徹底改組,局長袁偉民應下臺。」;「大多數觀眾指:國家隊就這樣一個水平,亞洲二流,世界三流,還有什麼奇蹟會發生?」;「中國隊輸在技術、戰術素養、集體精神合作上」;「如果一場改為二十分鐘,那麼,中國隊就能打入十六強」;「奇怪的是,國家隊傷員總是滿額」;「中國足球隊的收入和他們的實際實力是不相配的。中國足球隊不能再盲目自吹了」;「中國隊教練遲尚斌坦承:國家隊此次征戰世界杯,並未儲備足夠體能。在京的足球界前輩更一言指出.國家隊輸了,輸得很正常,怨誰?體育總局、足協負責人應當引咎辭職。哪有一支國家足球隊隊員都熱衷於拍廣告賺錢!三大球,為什麼女子都能進入世界一流?中國足球照現狀,二十年後也打不進十六強,三十二強、五十強還是很勉強的。」

大家批評的極是,局長袁偉民頭腦太愛發脹,小團體主義嚴重理應下臺,可是江澤民搞小圈子搞得更紅火,把國家搞得一團糟,又到了交班的時候了是不是更應該立即下臺?國家足球隊隊員都熱衷於拍廣告賺錢,荒廢了正業,是個急待解決的問題,可是人家說江主席的廣告都做到臺灣去了,難道我們連在大陸做都不行嗎?


國家主席忙著在臺灣做廣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