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卡山!這塊英雄的土地,曾是我們的國土(圖)
 
一讀者
 
2002-6-21
 
【人民報消息】圖片可點擊放大

江澤民賣國,留給子孫後代的是戰爭!


江澤民政府在1999年拱手送給俄羅斯相當於一百多個臺灣的領土後,隨即又把雲南、廣西邊境部分領土劃給越南。清朝末年用土地換和平的賣國方針在江澤民的獨裁統治下又屢次重演。

------------------------------------

最近通過互聯網得知,在中越國界正式勘察確定後,雲南老山將化為越南所有,坡下的烈士屍骨將永葬於異國他鄉!我目瞪口呆地震驚了:老山的戰斗英雄們算什麼呢?侵入他國的倭寇?未來的歷史將怎樣書寫這一頁?同時,另一個地點迅速進入我的腦海──廣西的法卡山呢,她的命運又如何?

法卡山,位於著名的南中國第一關友誼關的西北。在當地方言意思是"天殺雷劈之山",老百姓是從來不上此山的。從清末的抗法鎮南關大捷到70年代抗美援越都出現了無數的中華民族英雄。法卡山在戰略地勢上極其重要,它象一顆釘子緊緊地插在中越邊境的要沖上。1981年5月,在犧牲了154名年輕的生命的條件下,我軍收復了法卡山,並在以後的戰斗中,不惜一切代價牢牢地守住了它。上千名英魂永遠地埋在了青山綠柏之下。當年胡耀邦總書記視察時,親筆寫下了「英雄山,法卡山」。英雄的事跡激勵著整個神州大地的人民。

十四年前,作為中學生代表,我參加了法卡山慰問團。那是一個頌揚英雄的年代,整個山嶺激蕩著歡歌笑語,招展的旌旗映紅了西邊的晚霞。年僅16歲的小戰士臉上天天充滿了自豪和滿足。
  
十四年後的今天,法卡山又如何呢?得到的消息是沉重的,法卡山的命運與老山一樣,也將劃歸越南。我的心已經無法平靜,西部考察回來,還未來的及將收獲向大家匯報,就急忙奔赴廣西前線,我一定要再去看一眼那即將失去的國土,去做那最後的懷念。

8月底,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我第二次登上了法卡山。
  
山是更綠了,上山的路依舊,只是上山的車只有我們孤獨的一輛。看到進入營地前的"軍事禁區"已經沒有了當年的興奮。三層的營房大樓雖歷經風雨,但比我想象中顯得要新。

樓前籃球場、黑板報如故。迎接我們的除了汪汪的狗叫和下車後軍官間禮節性的問候外,就剩下習習的山風了。那些出出入入颯爽英姿的戰士身影只存在於閉眼後的記憶之中。坑道、防空洞、射擊位、碉堡等軍事設施仍保養的很好,我心痛地和它們永別,因為在我軍撤回後它們將被統統炸毀,戰爭的痕跡只有存留在最後的照片中。山頂上的草更高了,周圍的雷區並未排除。站在山頂可以清楚看到山腰上放牧的越南人。整個山頂僅僅象徵性地安排了兩個站崗的戰士。和平年代,這也就夠了,我們需要的是國家的尊嚴,但這僅存的一點點尊嚴也被江澤民出賣了!
  
遺憾的是,當年胡耀邦所題詞「法卡山,英雄山」的刻碑不見了,山上守備營的榮譽室也被移到了麻栗坡下,我失去了再一次緬懷英烈們事跡的機會。
  
回程的路上,開始下雨了。我們瞻仰了烈士記念碑,200級臺階後是一片墳頭,每一個墳頭的墓碑下都殘留著熄滅後的香枝,犧牲的烈士年齡最大的29歲,最小的17歲。他們將永遠長眠於異國他鄉的青山綠柏中,越南人將會怎樣對待他們呢?!深深的鞠躬後,淚水伴隨著雨水一起在我臉上慢慢地流下來……
  
我不是黨員,不懂得太多道理。我更不是領導分不清什麼國家戰略部署。我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中國人,只知道國土喪失意味著國家尊嚴的喪失!它不是在經濟最困難的時期失去的,也不是在戰爭的爭奪中失去的,它恰恰是在我們號稱最強大的時候失去的,是在江澤民稱為「最好時期」失去的!誰能向全中國人民解釋清楚?誰又敢面視著中華民族子孫的眼睛解釋這個問題?

我已經無法面對屍骨未寒的烈士,還有那一百多具未能撿回,也許將永遠不能撿回的屍骨,只能以一杯清酒和著淚灑向他們流血的土地。再見了,法卡山,我心中永遠的痛!

希望每一個看過此文的人們,告訴你們的孩子,曾經有一塊英雄的土地,那是我們的國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