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朱非正色 異種已稱王
 
世事洞
 
2002-6-15
 
【人民報消息】清初詩人為稀有的黑牡丹提詩,上述兩句,異族的滿清皇帝,因統治漢族的非合法性而疑心生暗鬼,以為這兩句暗示奪了明朝朱姓江山。要把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開始了全國規模的文字獄大屠殺。

其實是出於對失權的恐懼過於敏感。滿清並非直接奪權於明朝,而是得自反明朝的李自成政權,正因為如此明朝十三陵才得以保全,滿清皇帝年年派員奉祀。

此次江澤民出訪前,召集各路座談會,尤其對軍方實權將領大談軍隊鏟除「黨內野心家」、「反黨集團」的拳經,仿效毛澤東故事。

1966年劉少奇人馬控制了中共全國分局,毛澤東問南京軍區司令許世友:「中央出了修正主義怎麼辦?」許世友答:「我帶兵打進北京」,劉少奇暗示這是「擁護毛澤東,打倒共產黨。」

如今江澤民兼兩用之,他既代表共產黨中央,說別人是野心家,反黨集團;別人若說他是野心家,則是反黨,因為江澤民挾中央號令全黨,他就是黨,三代表撈什子拼命吹捧為立黨之本即是為此。

如今連自己代表黨也不放心了,別人若代表黨呢,可以預先關照軍隊推翻,這不叫反黨,因為他又在仿效毛主席。

軍方悍直的漢子在問:「中央是否出了野心家,不堅定者?」其實是非已被顛倒,野心家正是江澤民,豈止是不堅定?對外把毛鄧「聯美抗俄,以策萬全」路線翻了180度,完全徹底反其道而行,對內鎮壓工農示威,只要看看江澤民把工人示威定性為「動亂」、「政治事件」就完全明白。許多老幹部還蒙在鼓裡「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一元老遺孀批評「不抓黨的作風建設」,其實江澤民天天在抓,他本人就是貪污總代表,兒子是火箭發冠軍,天天在抓幹部作風,就看是不是和他保持一致。他說的黨性實質上是江澤民一幫的派性。是非顛倒,要求民主監督,敢揭官僚腐敗的成了反黨言論,保護貪官,縱容慌淫稱作顧全大局,不拘小節,只要看被整的與被保護的是什麼人便可明白,被朱熔基諷為四季發情的黃菊,全黨要求揪出的大貪官賈慶林,絕不會提出辭職,而自請炒魷魚被逼辭職是正派實幹的徐匡迪們,以及屢被江家幫圍攻、修理的溫家寶、李瑞環、胡錦濤,甚至朱熔基。

揭發質問賈慶林的尉建行,被曾慶紅指為「別有用心」,「反中央」,八大金剛圍攻李瑞環時,江澤民去山西逍遙遊,最近圍攻尉建行。曾慶紅反被揭發,江馬上讓朱熔基去滅火,結黨營私,一打一保,截然兩態。派性冒充黨性,昭然若揭。不搞五湖四海,而是江家一黨。

如今十六大前,親信安插各路要津,還不放心,要求軍隊在別人代表黨時,大膽反黨。

只要看看江家黨都是什麼人就可明白,或獻出姘婦宋祖英以固寵,或組織貪官圍攻廉史,或壓制華遠案以保大頭;而江澤民本人即秘簽中俄邊界協定,新劃黑、吉兩省600多地區贈俄,拱送邊防,海空主權,而私生活又極糜爛,最近網上揭發任部長時赴美嫖妓,皮條客被19歲白人妓女賞下50美元說「中國大胖子出手大方」。從江的幫派組成人員看:貪官壞份子充斥,從江的組織路線看:結黨營私,從江的政治路線看:依靠暴力、欺騙兩手鎮壓,反人民反世界民主主流,純屬一叢變色黑牡丹。什麼「工人階級的黨」,「權力是工人階級給的,貧下中農給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已是歷史招牌,控制中共的江家幫,完全是「異種」:花花公子上海拆白黨,用金錢收買了中共,腐蝕了共軍,駕馭了全黨。

軍隊的傻哥們,為中共異種看家護院,保權保財,還自以為在保衛「黨」呢?

中共外長唐家旋,一不留神,講了句真話:「中共早已是歷史名詞,成為歷史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