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華人與狗不得入內」──教授的那張臉出了問題
 
2002-6-10
 
【人民報消息】在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執教的殷教授本想利用暑假出去走走,看看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但做夢也沒有想到出師不利,還沒出門便遭「軟禁」。

殷教授在冰島的朋友寫信邀請他去玩,殷教授欣然答應,馬上著手打理行裝,一面訂購機票,一面委託紐約的朋友辦理簽證,準備下週動身。昨天接到通知,簽證已辦妥,但因為朋友當天沒空,所以等到今天才去取。

這一等可了不得,煮熟的鴨子飛了。

等朋友趕到紐約領館,被告知持中國和臺灣護照的華人6月12日至18日去冰島的簽證不予辦理。可殷教授的簽證已經批了呀。這下更麻煩。領館的工作人員要朋友轉告殷教授,除非提供一份書面保證,不會用此簽證去冰島,否則會把他的護照「臨時看管」起來,直至18日以後。不知是怕別人會另想奇招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這位工作人員又補充了一句,說哪怕去了,到了機場也不會讓入境的。

殷教授長這麼大,還沒經歷過這種事情。自己是拿了美國綠卡的高度學府的教授,到哪兒都是受人尊敬的。今天怎麼連出趟門看朋友都不行了呢?

更想不通的是,不是他一個人不行,只要是拿中國護照的都不行。還不光是中國護照,臺灣的也不行。兩岸統一到這兒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中共國家主席在那段時間裡要訪問冰島。

這下明白了。是殷教授那張臉出了問題了。不管你是臺灣人還是大陸人,只要你是黃皮膚黑頭髮,就不行。

可能殷教授平時太忙,沒時間關心世界大事。咱們這位國家主席怕見自己的同胞可是有前科的。去年他去香港出席財富論壇會議,非但把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封得水泄不通,還把許多來自澳門、臺灣、澳大利亞、美國和世界其他各地的華人堵在海關,不讓入境,甚至把幾個弱不經風的年輕婦女捆綁了遞解出境。最近他出訪柏林,不但把路上的井蓋焊死,還把住在同一個酒店的黃面孔統統趕了出去。

看來只要這位國家主席一出門,我們這些在西方自由世界的「龍的傳人」便不幸淪為二等公民。殷教授也只能看看手裡已經付了錢又退不了的機票搖頭。他在這段時間裡非但去不了冰島,連他最喜歡的多倫多唐人街也去不了,除非他寫出一紙保證去「贖回」他的護照和綠卡。

朋友們,看來以後出門不光要看黃曆,還得仔細研究好了這位見不得黃面孔的主席的日曆。否則,誰和他撞到一起誰倒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